在中、美一冷一熱的信號燈下,近期「習特會」何時開,以及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否會提前走人,成為判斷貿易談判進展的重要指標。

特朗普政府本周對貿易談判釋放「寧無協議、也不要壞協議」的明確信號,數小時後,中共高層則表達了看好貿易談判前景的意思。不過中方釋放的共同點,或許只是一種巧合;在核心問題上,中共並沒有完全鬆動的跡象。

而在經過一輪「習特會」以及八輪高層貿易談判後,特朗普政府貌似正調整步伐,同時靜觀其變。美方的新舉動增加了中方「以拖代戰」的壓力。

貿易協議若不達標 特朗普或再次走開

特朗普周五(3月8日)在被媒體問及是否仍有信心可以與中國達成協議時,特朗普說:「當然,我有信心,但如果不能為我們的國家達成很好的交易,我就不會達成協議。」

同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Larry Kudlow)接受財經電視台CNBC採訪時、亦引用特朗普從「特金二會」上走開的例子談論當前的中美貿易談判。

特朗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2月28日在越南進行峰會,本計劃雙方簽署聯合聲明,但因金正恩未承諾北韓完全無核化、特朗普亦不同意先解除對北韓制裁的分歧下,特朗普選擇放棄協議、提前結束「特金二會」,特朗普的果斷以及守護美國利益的舉動令政要和媒體刮目相看。

「你看到他從北韓問題上走開,」庫德洛說。「這是下指令,也可能適用於貿易(談判)。」

「我不是在預測未來,我只是說,協定必須是對美國的一筆好交易。」他補充說。「如果它沒有達到標準,美國將堅持、繼續推動既定的進程(Stick to its guns)。」

中方提共同點 或許只是一種巧合

在美國政府釋放冷信號數小時後,中共高官在兩會期間的新聞發佈會,卻釋放了一種樂觀情緒。

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在被問到下一步中、美經貿磋商的前景提問時,他回答:「我的感覺是仍有希望。」

為突出雙方在談判中的共同點,他還講了最後一輪中、美經貿磋商期間的一個細節,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午餐各自嘗試對方的典型菜餚,「劉副總理吃的是牛肉漢堡,萊特希澤吃的是茄子、雞丁」。

同時,在整個磋商過程中,他們都選擇喝白開水。「這就是要找共同點。」王受文說。不過,王受文提到的共同點或許只是一種巧合。

據美國媒體透露,萊特希澤長期以來一直重視健康保養及健身,向來只喝白開水,不喝咖啡或茶。

而在被問到兩國首腦本月是否會在佛羅里達會面,以便達成貿易協議的提問時,王受文拒絕就此作答。

據悉,中、美雙方在貿易執法機制上仍存分歧,此外,中共當局能在多大程度上限制其對國內高科技製造業的補貼,都在降低外界對習特會3月成行的安排預期。

而中共官員在兩會期間的發言貌似跟中方允諾的「全力落實兩國元首去年12月達成的共識」相差甚遠。比如:在貿易戰的另一戰場——世界貿易組織(WTO)上,中共稱堅持要繼續利用「發展中國家」身份;在美國關注的中共國有企業補貼上,它仍在公開否認美方的指責。

中共有意在WTO 繼續鑽空子 美方早已預料

中共商務部長鐘山周六(9日)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世界貿易組織(WTO)的任何改革都應該尊重發展中國家的不同需求。

鐘山此言是針對美方準備對WTO規則進行大修的動議,只是他口中的「發展中國家」其實就是指中共自己。

因為WTO機制未準確界定何為「發展中國家」,通常靠成員國自我指定。比如:台灣在2018年的WTO貿易政策審核會議(Trade Policy Review)上,就承諾在未來談判中以「發達國家」身份參與、不再使用「發展中國家」身份參與。

但中共一直堅稱它是發展中國家。言外之意,中共不應該與西方國家在相同的貿易規則下運作。

美國一直不滿中共濫用WTO的「發展中國家」規則,認為中共藉「發展中國家」頭銜在WTO享受各種優惠與寬鬆待遇,導致全球市場的嚴重扭曲與其它國家的利益受損。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在2月公佈的《2018年度的中國履行世貿組織承諾情況報告》已預見這一點。「考慮到中國(中共)從它當前的經濟體制中獲得受益的程度,它不太可能同意這些、要對它的行為採取有效約束的新WTO規則。」報告寫道。

外界認為,作為中、美貿易戰的副戰場,中、美兩國大使2019年在WTO的激烈庭辯溫度將居高不下。

中共否認給國企補貼 美方會買單嗎?

美國還希望消除中共的非關稅貿易壁壘,例如工業補貼、各種法規及許可程序、技術標準和其它歧視美國企業的做法,並要求中共停止給國有企業不公平的優勢。

但在另一場兩會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國資委)主任肖亞慶再度否認當局對國企有隱性政策。

「沒有制度性的特殊安排給國有企業額外補助,」他說。「可以講,中國的法律法規沒有專門針對中國國有企業補貼的規定,中央企業也沒有基於所有制的補貼。就是沒有只給中央企業、國有企業,不給別的企業。」

不過,肖亞慶的說法經不起中共官方數據的推敲。華盛頓智囊彼得森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尼克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 )在1月10日出席研討會時指出,過去十年裏,中國私企平均增長速度是國企的兩倍;但從2017年初開始,國企工業部門增長速度有史以來第一次遠遠超過私企,這充份反映了中共「國進民退」政策對私企的嚴重侵蝕。

「中國有超過四成的國企即使獲得政府直接補貼仍是虧損,但在中共做強國企的政策下,這些國企仍可通過不斷增加的銀行信貸存活。」他說。

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的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教授馬克・吳(Mark Wu)在2月28日出席「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的聽證會時表示,中共當局管控經濟的六個突出特徵中,第一個就是通過國資委控制中國經濟的「制高點」。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表示,「中共一直把最大、最重要的中國企業抓在手上,這是它的命根子,它自然不願意放;但在貿易戰打中中國經濟的七寸,中共很清楚、美國不鬆手,它現在都難活。」

「在中國經濟遭受各種逆風,慣於對內虛假宣傳的中共當局,要如何既不失面子、又不傷裏子,的確讓中共很頭痛。」他說。

特朗普是強硬談判家 靜觀貿易協定進展

美國一直要求中國實施可執行的結構改革,以結束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美國還希望消除中國的非關稅貿易壁壘,例如工業補貼,以及法規、許可程序、技術標準和其它歧視美國企業的做法,並要求中國停止給予國營企業不公平的優勢。

白宮顧問庫德洛表示,特朗普總統明確表明,他是一名非常強硬的談判家。

「實際上,特朗普政府的高級別官員對中、美貿易談判都相對樂觀。」他說。「但是,我們的條件必須得到滿足。」

庫德洛指出,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必須有重大的改觀,還有強制技術轉讓、所有權規定和執法機制等問題。

他透露,在中、美貿易談判的進展上,美方比過去任何時候都走得更遠,並且有提出非常好的條款。

「我要說的是,如果(中美貿易談判)沒有達到標準,那麼美國將堅持、繼續推動既定的進程。」庫德洛說。

外界預計,美國既定的進程是指提高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提高關稅稅率,從10%升至25%,還有可能對餘下的中國進口商品也啟動加徵關稅的程序。

受中國新年因素和去年同期基數偏高的影響,中國2月出口總值同比下降逾20%,並創下三年來最大單月降幅。

庫德洛表示,拖累中國經濟的原因,一個是商業周期,另一個是中共當局脫離了市場改革方向,走了更加專制的經濟和政治治理之路。

外界認為,中、美短期內最好的情況是,美國撤回針對至少2,000億美元的對華進口商品加徵關稅,而北京兌現結構性經濟改革的承諾,亦取消對美國商品的報復性關稅。不過,雙方退多少、怎麼退,是關注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