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清華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孫立平一段有關拆遷的影片在推特上熱傳。內容指某市給區長下令,一年必須拆遷一百萬平民,否則走人。孫立平質問:古今中外有這麼「發展」的嗎?

孫立平在演講中說,一次聊天當中,中國某市一個區長對他抱怨,今年最難的一件事是市裏下達硬指標,今年必須拆遷一百萬平民,並且跟烏紗帽相連,拆夠一百萬,區長接著當,拆不夠一百萬,誰能拆誰來當。

孫立平說,他對這個區已經有了一些印象,就問了一句,都拆哪啊?區長回答說,拆哪都行,只要把老百姓的房子拆一百萬就行。

演講中,孫立平沒有具體提及此事發生在那個城市,但他透露,這種事情在中國遠不止個別現象,但他親口聽到區長說這樣的話,還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動。

孫立平質問,古今中外有這麼「發展」的嗎?世界上這麼多國家,有一個國家這樣發展的嗎?我們歷朝歷代有這麼發展的嗎?「沒有,我們是獨一份!」

大紀元記者搜索看到,這次演講是孫教授2013年在山西省孝義市做的一個演講,主題是中共十八大與未來十年改革,主持會議的是孝義市市委書記張旭光。

孫教授在演講中還提到,過去十多年的發展,盲目追求數量,造成大量社會不公,這也是社會矛盾的主要來源。

「老百姓遇到的事情沒有說理的地方。最低的標準現在都做不到。不只是百姓,有個一官半職的,遇到事情能不能找到說理的地方都是一個問題。」

除了上述強拆的案例,他還列舉了一個,九三學社的副主委,副廳級官員岳母家拆遷,因為補償標準發生糾紛,他作為女婿幫著去講,一張嘴就被銬上了,出示了政協委員證件才免於關押。但他說,自己當時連死的心都有了,完全沒有說理的地方。

孫教授說,這尚且是一個副廳級的幹部,一般的老百姓更當如何?

他還指,當前的中國徵地拆遷到了不顧人命的程度,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死在推土機下的就已經死了5個,還不包括自殺的。而所謂的發展對破壞環境到了不顧子孫後代的程度,簡直是挖地三尺。

孫教授在演講中分析當前的「發展方式」模式為何轉不過來,包括利益格局對增長的嚴重依賴,政府通過各種方式拿走的相當於GDP的大約1/3,並且每年維持平均25的增長,否則就活不下去。此外,中共越來越脆弱的合法性基礎使得其嚴重依賴於經濟增長等多種因素。

對於當前的社會問題,他在演講中說,過去十年政府還是過去的政府, 但老百姓已經不是原來的老百姓了,「維穩」成本越來越高,對中共政權已經完全失去了信任,對中共所說的連「標點符號都不信」!。維穩的措施達到史無前例的程度,但效果越來越差,越維越不穩。

孫教授還稱,子孫後代寫中國這段歷史,不會有任何好詞,很可能是很荒謬的,很愚蠢的,甚至是很可恥的一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