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計生協會官員近日在記者會上,發佈了兩個雷人的觀點,一是稱再過30年、50年,中國勞動力數量仍然比較充裕;二是稱「兩孩」政策已經滿足了絕大多數家庭的需求。其言論遭輿論駁斥,甚至被網友罵「蠢才」。

近日,中共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中國計劃生育協會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王培安在回答英國泰晤士報記者關於中國生育政策的提問時,發佈了以上觀點。

同時,他還稱雖然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持續減少,但總量仍很龐大。「按照國際口徑,15到64歲的勞動年齡人口我們國家還有9.9億,到2030年還有9.5億,2050年還有8.2億。」

對此,網友「道義2018201511」指出,王某是在玩數字遊戲,混淆視聽,忽悠國人。王某為了虛誇勞動力人數用「國際口徑」,而在對比歐美發達國家時使用的是「年輕勞動人口」。「在王某心裏中國人是吃了長生不老之藥,64歲也是年輕勞動力?」

此外,王某沒有使用權威部門發佈的人口數據。「人口部門為了集團利益,數據上讓人質疑」。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16-59歲勞動力人口總數達8.97億人,佔總人口比重64.3%。自2012年起,中國勞動年齡人口的數量和比重連續7年出現雙降,7年間減少了2,600餘萬人。勞動力供給總量下降,2018年末全國就業人員總量也首次出現下降。

人社部新聞發言人李忠曾表示,到2030年以後(勞動年齡人口)將會出現大幅下降,平均以每年760萬人的速度減少。到2050年,人社部預測勞動年齡人口會由2030年的8.3億降到7億左右。

針對王培安的言論,美國威斯康星大學研究員易富賢也發推文表示,「他(王培安)有很多雷人的觀點。他折騰不了多久了。」

據易富賢《2018年人口負增長》等文章對中國人口的判斷,如果今後的生育率穩定在1.05,那麼2050年、2100年總人口分別降至11.36億和4.63億,65歲以上的老人比例分別增至31.8%和48.6%。「1個65+歲老人對應的20-64歲勞動力的數,將從2018年的5.7個降至2030年的3.6個、2050年的1.8個,將爆發嚴重的社保、醫保危機」。

大紀元記者查詢發現,王培安去年在答中外記者問時,就曾稱「中國未來一百年也不會缺人口數量」。此言遭到網民怒轟:「不缺為何鼓勵生二胎?中國最不缺的就是體制內的蠢才」。

王培安的另一言論是,稱「影響群眾生育行為的主要不是生育政策,而是經濟社會因素,『全面兩孩政策』已經滿足了絕大多數家庭的需求」。

此言論一出,王培安立即被網友罵「不是人」,「王培安,你是外星人!」,「一幫吸血蟲,還在狡辯」;「禍民殃國,禽獸不如」。網民紛紛呼籲,要求「放開生育」,要求「生育自由權力」。

對於泰晤士報記者提出的政府是否在考慮取消計劃生育的時間表,及政府對計劃外生育,比如三孩等持何種官方立場?王培安直接沒有回應。

專家:中共不會放開生育

中國婦權創始人兼董事張菁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從官方的回應可以預期,在短時間內,中共不會全面放開生育政策。對於這個管控婦女子宮的政策,對人的管控、對家庭的管控,中共是完全是沒有放開的想法的,這裏有幾個原因。

第一,人權在他們的眼中不是問題,私人生活、個人私隱或者自己的身體的,天生自己有權支配的部份,生育、懷孕、家庭生活,但是黨都要控制。

第二,中共利用計劃生育的「國策」,幾十年來已經嘗到了非常大的甜頭。它從計劃生育罰款裏得了很多錢,這裏面的黑洞大得不得了,根本就是個天文數字;中共用計劃生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體系,穩定它的統治基礎。都是老百姓供養起這個龐大的系統。

張菁表示,在中國農村,因為農民沒有甚麼福利,他沒有安全感、沒有社會保障,他唯一的安全感就是養孩子,孩子大了可以管管老年人,這是農民的想法。中國有8億農民,你說「滿足了絕大多數家庭的要求」,怎麼可能呢?首先農民家庭就不能滿足。

「再加上城市裏面,經濟條件好一點的也想多生幾個。中共官員的言論,完全不符合這個國情,也不符合老百姓的心願。只符合黨的政策。」她說。

中共政府抬高了老百姓的生活成本

對於官方炒作的影響生育行為的兩個主要問題是「生出來的孩子沒人帶,養不起」,張菁認為,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養不起孩子,是因為生活成本很高。幼兒教育政府沒有補貼,沒有對孩子的福利。生活成本高是政府的問題,把物價抬得那麼高,把生活成本提升得那麼高。他們不從政府的角度是檢討中共的制度,反而怪老百姓窮。」

「比如,本來全世界的奶粉都是很便宜的東西,如果政府管控得好,生產的奶粉沒有問題(毒奶粉),本來奶粉很便宜的。」她說,「每一個國家、包括中國自古以來,養幾個孩子都是可以的。現在中國的特殊環境是,買奶粉要去買進口的,打疫苗要到國外打進口的,那當然生活成本高了。」

張菁指出,中國的超低生育率已經顯而易見,低於全世界很多國家、大部份的國家,甚至低於西歐國家的出生率。中國並不是人太多,只是經濟的發展不平衡。那些鄉下的青壯勞動力全部進城去打工,全部湧到大城市和沿海地方去了,大片的土地荒無人煙、或者人煙稀少。

她說,「那麼多的留守兒童、長年在鄉下跟父母分開。中共計劃生育的口號下面,隱藏了很大的社會問題和社會悲劇。這個『國策』就是最不人道、殺人最多,受害也最廣泛,傷害最深刻,歷時也最長的一次人為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