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律師回家已是第七天,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記憶力嚴重衰退,心臟、血壓、腰椎尾骨、雙腿、眼睛等均出現不同程度的病狀,每天都有一幫黑衣國保的人看守。妻子金變玲表示:「我聽了心如刀絞,天勇要是能來美國治病多好呀。」

自江天勇出獄回到河南信陽的父母家,金變玲每天都同丈夫影片通話,她們有六年的時間沒有影片通話,金變玲感覺這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六年的話永遠也說不完。

說起回家後的情況,金變玲3月8日對大紀元記者透露,江天勇被軟禁在家,每天早上會出門溜小狗,但也等於溜一大群「狗」,他後面會跟著一群穿黑衣的當地國保的人,去哪兒都要坐國保的車。

金變玲說,江天勇現在身體很不好,要吃降心率的藥,腰也不好,腿也不太好,走路稍微有點兒瘸,記憶力減退得厲害。「狀況挺嚴重,他現在不能直立坐,左歪右歪著坐。」

她說,江天勇沒有太多細說在監獄裏的經歷,因為這些讓他心裏很痛苦。

金變玲希望江天勇能好好休養一段時間,對於去醫院做身體檢查,她表示,因為有當局介入,有可能結果不是真實的情況,她希望江天勇能儘快赴美國治療。

【江天勇不自由第六天】現在每天能和江天勇聊天,感覺是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今天和天勇聊了很多,六年的話永遠也說不完。天勇說他現在不能坐直了,只能斜著坐,尾骨被他們整壞了。我聽了心如刀絞,天勇要是能來美國治病多好呀!

6日,金變玲還發推文說,跟江天勇影片說話,看到他的臉面比第一天看到的時候舒展了許多,但還是經常想不起來這個那個,一提醒,他就能想起來。

「天勇說每天早上都出去溜小黑狗(一大群狗),走到街口時,後面就跟上來一群黑便衣。他碰到老鄉都主動打招呼,因為人家看見後面跟著的一幫黑衣人害怕,不敢靠近江天勇。江天勇坐牢時,爸爸媽媽就是這樣被孤立的,村裏人都被威脅不許跟他們說話。」

「他每天吃降壓藥和降心率的藥,吃飯很香,他說在監獄裏就特別想吃媽媽做的飯。我看他總是擦眼淚,他說在監獄裏不見陽光,可能是陽光刺激的。我開玩笑說:在老婆跟前流淚還行,可別在國保面前也這樣啊!」「天勇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江天勇於2月28日刑滿之日,被當局直接接走準備送去鄭州,江天勇絕食抵抗,2日才被送回父母家裏,但仍失去人身自由。因709案被抓律師在監獄均遭受酷刑,江天勇出獄後的身體狀況也受到外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