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議會3月7日召開研討會,關注中共在西班牙馬德里以及歐洲其它地區干擾旨在恢復中國傳統文化的神韻演出。歐洲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資深議員克萊姆(Tunne Kelam)在會上發表了他對共產黨統治下的文化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獨特看法。

克萊姆議員來自前共產國家愛沙尼亞,對共產主義有較深認識。他曾因對愛沙尼亞擺脫前蘇共統治所做出的貢獻而獲頒杜魯門-列根自由獎。

克萊姆談中國傳統文化 強調天與人連接的重要性

克萊姆在談論中國傳統文化時說,這種文化呈現「天與人之間的聯繫,並將天與人連接起來。我認為現代歐洲社會苦於缺乏這種(天與人的)連接。雖然我們善於發展橫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但是,如果我們錯過了縱向(天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們就迷失了,因為縱向關係賦予人類生命以精神意義,賦予國家和文化生活以精神意義。」

克萊姆指出,人們現在已經看到了失去這種縱向關係的結果,那就是「如果一個大國對某些事情感到惱怒的時候,一些國家政府、政治領袖就會表現得猶豫不決,小心翼翼地行動」。

中共帶來的是「竄改過的文化」

克萊姆議員指出,中共給中國帶來的文化是「竄改過(edited culture)的文化,竄改過的文化表達」。這是因為中共切斷並忽視了中國長久以來的「文化連續性和文化遺產」。特別是文化大革命期間,這種文化的連續性和遺產被打斷了,這個國家遭到了破壞。

「極權政權不會接受這種文化的連續性,」克萊姆說,「當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和文化遺產被一個對文化不感興趣,只對維持權力感興趣的一黨專制政府控制時,這會意味著甚麼。」

「你可以設法騎在老虎上,但是要想能夠隨時從虎上下來是不可能的,因為這隻老虎會使用所有可能的辦法吃掉你。」

克萊姆提到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打壓擴展到對少數民族、不同的信仰團體及文化團體的打壓。他特別舉了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打壓的例子。

他表示,今年是法輪大法在中國被禁的第20個年頭。中共政府一開始支持、並建議所有民眾學習(法輪大法),因為這一功法增強了身體健康、人的壽命及文化。但是當中共意識到法輪大法學員的數量超過了中共黨員的數量時刻,這對於「每個一黨專政的政黨來說,基本上是不可接受的」。他們註定是要害怕。因此情況開始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數萬人因此受到逮捕並遭受痛苦,甚至現在仍在發生。」

克萊姆強調說,目前(法輪功在中國)的情況仍未改變。這「非常非常令人擔憂」。

文化不能隨意被割裂 不能隨意被竄改

在克萊姆看來,一個國家保持其文化的連續性不僅對本國重要,也對其與外國建立長期關係至關重要。

「對我來說,很明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首先是基於文化聯繫,文化交流。經濟和政策雖然很重要,但長期的基礎應該是文化交流,而且(文化交流)必須是自由的。」 克萊姆說。

他還表示,「文化遺產不能被隨意割裂,我們的文化遺產不能依據執政黨的意願而被竄改。」

不要屈服於獨裁政權短期的誘惑

神韻藝術團原定今年1月底至2月初在馬德里皇家劇院演出,卻被劇院通知因技術原因而取消演出。經國際組織「追查國際」的調查,中共駐西班牙大使呂凡曾親自出面以中國的巨大市場為誘惑,施壓劇院取消神韻演出。呂凡對劇院說「跟中國的這個市場今後合作的前景是非常廣闊的」,不要因為神韻丟掉了中國市場。

此前,中共也曾在布魯塞爾等多個歐洲城市對神韻演出進行干擾。

歐洲議會3月7日召開研討會,關注中共在西班牙馬德里以及歐洲其它地區干擾神韻演出。(比利時記者站)
歐洲議會3月7日召開研討會,關注中共在西班牙馬德里以及歐洲其它地區干擾神韻演出。(比利時記者站)

克萊姆說,這次會議提醒我們,「作為政客,我們的使命是不要屈服於目光短淺、具有短期利益的誘惑。」「如果我們每天都不戰而退,在與那些想要干預這個演出的外國勢力的衝突中輸掉,那麼我們也就相當於自己進入了審查(censorship)。」

「這樣做,會令自由民主國家破壞他們自己的價值觀,有損於他們自己對合作夥伴的信譽。」克萊姆說,如果我們不在這裏作出回應,我們就無法確保未來幾年我們的自由是否能夠得到真正的保障。所以我們必須「每天都要站出來,捍衛我們的原則。不要有任何藉口說『今天是特殊情況,我們必須妥協』。你可以在日常政治中做出妥協,但在一些原則上,即定義我們民主社會的言論自由(freedom of expression)的原則上,你不能做出妥協。」

克萊姆表示,今天會議的最好總結就是,「不要害怕,不要屈服於(獨裁者的)誘惑,因為歷史表明,所有獨裁政權都註定要崩潰。實踐中,這就是長期政策和短期實用主義政策的問題。長期政策是以價值為基礎並優先考慮這些價值觀,而短期實用主義政策則追求短期利益。」

「這實際上是我們每天(面臨)的選擇,但你永遠都不要期望任何獨裁統治將會為你帶來長遠利益。雖然會為你帶來短期利益,但如果你優先考慮短期利益,你必然會輸掉。」

克萊姆議員說,有關中國傳統文化的演出在馬德里和歐洲其它城市受到干擾,「我們必須非常警覺,並對此表示關注。因為這也關係到歐洲的穩定和我們的基本價值。如果我們屈服於外國勢力的壓力,並根據他們的意願允許或不允許演出進行,那麼我們都將會失敗」。因此,這裏的信息是,「我們需要毫無恐懼的站出來,堅定的,在團結和道德操守的基礎上,讓世界上所有的文化弘揚,特別是重要的中國傳統文化,能夠沒有壓力,無所畏懼地自由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