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本周狀告美國的國防授權法有違憲內容,引發外界關注。專家指出,華為此舉有多重動機,包括對內顯示強硬對外;替中共出頭,及或想了解美國情報的獲取來源和方法。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華為的起訴可以看成是對美國政府禁用華為產品以及對華為起訴的全面反擊的一部份。從起訴時機來看,與孟晚舟引渡案也是有關係的。孟晚舟案不是孤立的,而是與華為的背景、美國政府兩宗起訴華為案有關。再廣泛一點角度看,也有貿易戰之外中美關係全面轉向的背景。

但橫河認為,華為很少有贏的可能,這個案子甚至不容易進入審理階段。實際上此案的看點,在於中共統治下沒有憲政和法制,任意剝奪包括本國人和外國人的基本司法權利,而華為在中國是幫助中共通過網絡和一切其它手段監控民眾侵犯人權的工具,居然通過法律訴訟來挑戰美國國會的立法是否違反美國憲法。這是最大的諷刺。

3月7日,華為宣佈針對美國《2019年國防授權法》(2019 NDAA)第889條的合憲性向美國聯邦法院提起訴訟,並向德克薩斯州東部地區美國地方法院提交起訴書。

《國防授權法》由美國國會批准後,特朗普總統去年8月簽署實施。該授權法的第889條規定,禁止美國行政部門機構採購華為的通訊硬件產品和服務。

華為方面稱,美國國會通過立法懲罰華為,且從未展示支持這些限制條款的證據,因此,「華為不得不決定通過法律行動予以回應」。華為提告的第二天,中共外長王毅即表示支持,揚言不做「沉默的羔羊」。

美國國務院周四拒絕就此事發表評論,但重申對華為立場。美國國務院表示,政府主張網絡安全,不受外國政府不當影響。

美國資深參議員馬可‧魯比奧7日則發推說,都等不及讓全世界看看華為如何採用偷竊和間諜手段幫助中共作弊的了。並諷刺道「中國公司在美國可以使用法律程序,美國公司卻不能在中國使用(法律程序)。」

整個事件引發國際輿論關注。有網民在推特上質問,google能不能在中國的法院起訴中國政府,對google這樣的國際通訊巨臂進行基於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歧視?

專家:華為起訴動機

對於華為聲稱自己不為中國(中共)政府所有,也不受其控制。橫河表示,中共把國內法延伸到海外的做法比比皆是。且不說華為和中共的真實關係,僅僅是中共的情報法就足以駁斥華為的辯解,沒有一家中國公司會對中共要求配合收集情報說不,區別只是主動還是被動或被迫而已。

橫河認為,華為這樣做,有兩方面動機。一方面在國內顯示對外強硬,敢於在貿易戰背景下挑戰美國;另一方面利用美國的司法獨立給美國政府製造麻煩。這兩方面並不完全是華為的需要,更是中共的需要,所以這個起訴更像是華為替中共出頭。

此外,美國保守派智囊傳統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成斌(Dean Cheng)懷疑起訴的部份意圖是了解美國情報的獲取來源和方法。橫河認為這種懷疑是很有道理的。

「華為和中共當局竭力阻止引渡孟晚舟的原因之一也是害怕美國通過孟晚舟了解華為違反美國出口禁令之外的其它運作,包括中共通過華為實施的全球戰略,包括收集情報。從這個角度看,說情報戰也不為過。」他說。

律師:大家一起參與這場訴訟

美國華府律師葉寧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美國法院駁回此案的可能性是有的,要看這個案子在甚麼樣的法官手裏。大家應該做好給美國的法院、法官施加一定影響的準備,看看這個案子怎麼發展。

「美國的聯邦法院當事人提出立案要求後,一般都會立案的。聯邦法院立案後,美國政府的律師肯定會要求法院直接駁回。」他說,「聯邦法院也可以行使聯邦民事訴訟法第12條A項規則,法院可以sua sponte dismiss complaint,主動把它撤銷掉的。」

葉寧律師建議,作為法庭自由(freedom of court),大家可以向法院遞交要求撤銷的法律意見書,一起來參與這場訴訟。大家有很多途徑參與這個案子,可以起草法庭自由書。

葉寧認為,中共就是為了拖時間,鬧輿論。如果爭端慢慢變成大眾都參與的政治博弈,那會是一件非常好的好事。中共現在這樣做是在玩火。

他說,「中國政府這個頭開得好,我們拭目以待,美國的大公司能不能在中國控告中共中央政治局?如果它能告,大家也來告它(中共),而且這樣的官司打起來,應該是允許旁邊和報道的。」

「如果你中國政府不許反向的訴訟,利用美國自由開放的社會在司法領域興風作浪的話,這算甚麼玩法?實際上就是破壞國際規則。」

律師:美國政府需要充份重視

葉寧指出,美國的法律是講程序、重證據的。美國政府還得充份重視。從華為律師陣容的強大來說,美國國政府恐怕與中共的舉國體制還是不能比的。

葉寧認為,可能要做好苦戰的準備了。如果純粹軍事上的戰爭,那是很容易就獲勝的,拖了二、三十年的戰爭,現在再要來贏得這場戰爭只能是一場苦戰。美國人不知道有沒有做好這場苦戰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