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全國人大代表劉小兵指,中共的「國家帳本」中存在不少問題:「其它支出」高居不下,支出不透明會滋生腐敗;公共安全和科學技術兩項合起來的支出,有上千億元(人民幣,下同)的錢「不知道花到哪兒去了」。

「其它支出」高居不下 會導致腐敗

據《北京青年報》旗下的微信公號「政知見」報道,在3月8日的中共全國人大上海代表團小組會議上,財稅專家劉小兵發言稱,去年他提出了「其它支出」過高,需「修訂政府收支分類科目」的建議;今年中共中央本級基本支出預算表中,按照經濟分類佔比30%左右的「其它支出」降到了27.3%。

去年,《關於2017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18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俗稱「國家帳本」)中,「中央本級支出」的「其它支出」佔比達到30%左右。

劉小兵表示,按照功能分類來看,拋開國防支出不算,「其它支出」佔比達到10%左右,「都是比較高的」。

對於今年財政報告中「其它支出」微降的問題,劉小兵認為這個比重依然很高,還可以進一步改進。

他說,「其它支出」的比重越高,公眾越不容易了解公共資金的去向,對於「錢袋子」的監管力度就越弱。

劉小兵認為「其它支出」過高,是因為收支分類不明造成的,而收支分類科目不完善,就會導致資金去向不透明,「可能會發生個別官員與企業、個人之間進行利益輸送,滋生腐敗土壤」。

上千億元的錢不知所蹤

劉小兵還指出了財政報告中存在「錢花掉了,但帳對不上」的問題。

以「公共安全支出」為例,他說,類級科目「公共安全支出」為2,041億元,款級科目為「武裝警察」「公安」「檢察」「法院」「司法」「緝私警察」,「但這些加起來只有1,834億左右,換句話說,還有207億不知道花到哪兒去了,執行表格裏沒有交代」。

還有類級科目「科學技術支出」為3,120億元,但是把款級科目加起來,發現還有將近877億、佔比28%左右的錢,不知道花在哪裏了,「也就是說,這個表(表格)沒有全面反映出資金支出的去向」。

劉小兵說,該現象在中共中央、地方的預算執行情況和預算草案中普遍存在。

劉小兵表示,這給人很不好的印象,「好像你『藏著掖著』的感覺」。同時,資金去向不夠透明,也會滋生腐敗。

「公共安全支出」數據矛盾 疑造假

中共財政部3月5日向中共全國人大提交的2019年的「國家帳本」中,2019年的「公共安全支出」為1797.8億元,較去年增長5.6%。

但去年的「國家帳本」中,2018年的「公共安全支出」為1991.1億元。

也就是說,去年的「公共安全支」比今年的多了193.3億元,但中共財政報告中卻說,今年「公共安全支出」預算比去年增加5.6%。

中共疑掩蓋維穩經費

中共「維穩」預算經費早在2009年就超過了軍費,當年中共「維穩」經費預算支出達5,140億元,而國防預算支出為4,807億元。

隨後的2011年「維穩」經費預算支出為6,244億元,國防預算支出為6,011億元;2012年「維穩」經費預算支出為7,018億元,國防預算支出是6,703億元;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

由於中共打壓國民的「維穩」經費接連多年超過軍費,因此備受外界詬病。

從2014年開始,中共財政部發佈的預算報告中不再列出「維穩」經費支出,只提到「公共安全支出」。

但中共列出的「公共安全支出」中,包括「武裝警察」「公安」等科目,但其經費到目前還僅有1797.8億元,不及2013年「維穩」經費7,690億元的四分之一,「維穩」經費被掩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