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接B1版

紐時刊文期兩會代表對習說「不」

2月25日,身在美國的原中國體制內政治學者鄧聿文在《紐約時報》發表〈今年兩會,會有人對習近平說不嗎〉的文章。文章建議:近5000名代表和委員本著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將今年的兩會開成「國是會議」,從市場改革到意識形態,專門討論中國向何處去的問題。

鄧聿文還直言:他期待在這次兩會上,有相當部份「勇者」站出來,真正行使他們的憲法職權,大聲地對習近平說「不」。「兩會要辯論:是甚麼導致個人崇拜和極權政治在中國的回潮?」

鄧聿文回顧說:「在去年全國兩會上,當習近平提出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制時,他們本應該站出來行使憲法賦予自己的權力,阻止這個危險的舉動。如果狙擊成功,或許中國就不會有當下的內外交困局面,由一人支配的國家政策就更難出台。」

《紐約時報》發表的這篇文章寫得冠冕堂皇,將中國及中共目前面臨的所有危機歸咎於習近平,並直接號召兩會代表與委員對習近平說「不」,其「反習」色彩非常鮮明。

《成報》老闆爆習家族腐敗

2月26日,自由亞洲電台報道,最近一年多保持低調的香港《成報》老闆谷卓恆,突然在推特上發出指控習近平家族腐敗的貼文,聲稱習近平家族的貪腐程度,遠超歷代國家領導人,包括江澤民、曾慶紅等幾大家族。

谷卓恆2月27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獨家訪問時,聲稱要揭示習近平家族,是史上最大貪腐的醜聞,因此收到死亡威脅。

曾發文狙擊香港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及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香港《成報》老闆谷卓恆,「隱居」美國沉寂多時後,突將矛頭指向習近平。有媒體報道說,谷卓恆的另一個身份是中共總參情報二部的特工。谷卓恆被傳目前正遭國際刑警追捕,他的舉措引來國際關注。

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無法透過獨立第三者驗證谷卓恆對習近平家族提出的指控,也無法確認其所指的香港空殼公司數目及所涉金額。

自由亞洲電台就谷卓恆所揭露的事情,向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諮詢意見。程翔認為目前毫無證據及討論基礎,但其個人分析,習近平上場僅七年,不如江澤民、曾慶紅等前高層在位多年,若以財富累積速度來說,似乎可能性不大。

程翔還指,即使谷卓恆掌握一些公司文件資料,在股權上列明是習近平的家人或身邊人士持有,但也無法直接指控是習近平個人涉及貪腐。 

程翔認為,今次似是一個「反習」警號,可能黨內「反習」力量正在集結,欲透過谷卓恆的言論,以對習近平製造壓力。

江派圍攻王岐山後再圍習 習唯並用兩招方可絕後患

2017年中共十九大前夕,習王打虎逼近江澤民、曾慶紅等終極大老虎之際,留任常委呼聲頗高的時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成為江澤民集團的重點打擊目標。

最終,王岐山卸任中紀委書記,未能留任常委,隨後出任國家副主席。江派背景的趙樂際黑馬接任中紀委書記後,打虎態勢低迷,與王岐山當年不可同日而語。

2018年北戴河會議前夕,中南海亂象紛呈,黨媒報道頻現異常,元老逼宮、政變等各種政治流言紛飛,江派大老虎企圖藉中美貿易戰危機逼習下台的陰謀浮現。

北戴河會議期間及之後,習掀起一波打虎浪潮,並連環引爆秦嶺別墅違建案與陝西千億礦權案,劍指陝西官場、最高法院等政法系統,震懾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等江派高官。

在中美貿易談判關鍵時刻、中共兩會敏感期,千億礦權案最高法院卷宗被盜案情突然「大逆轉」;以《紐約時報》密集發文批習為代表,江派勢力掀起六波「反習」浪潮;這些動作在政治敏感時刻密集發動,矛頭直接指向習近平。

習近平則連番動作震懾官場,包括要求政治局成員人人述職、表忠心等。兩會敏感期,中南海暗潮洶湧、刀光劍影,中共高層博弈態勢之激烈遠超外界想像。

縱觀近幾年江派反撲情形,江派圍攻的對象從王岐山逐漸轉移到重點圍攻習近平本人;其所依靠的反撲勢力主要為政法系統江派殘餘勢力、尚未被習陣營清洗的江派海內外國安特務勢力、一直被江派大員操控的中共文宣系統及大外宣勢力。

江派反撲的手段,包括攻擊習、王個人及其家族;離間習、王等習陣營高層之間的關係;利用乃至激化所有社會與經濟危機,操控文宣系統強化中共意識形態「維穩」,並將習近平與中共體制及社會經濟危機捆綁在一起。

中共政權現在內外交困、風雨飄搖。國內社會與經濟危機一觸即發;國際上,以美國特朗普政府為首引領的全球圍堵中共的浪潮方興未艾。習近平在集中權力的同時,也將內政外交危機及各種政治風險集於一身;這也成為江澤民集團等「反習」勢力藉機攪局、反撲的重要因素。

現在國際、國內的反共潮流已無可逆轉,中共解體的臨界點正在逼近。對於習近平而言,若想全身而退,唯有抓緊時間做兩件事,一是抓捕「終極大老虎」江澤民、曾慶紅,清算二人的罪行;二是拋棄中共,進行政治變局。

唯有如此,習近平方可從根本上化解中國社會的各種危機及其個人的政治與人身危機;方可獲得真正的民心與威望,為繼續執政奠定基礎。否則,如果與中共體制繼續捆綁,一方面面臨江派不斷升級的反撲、圍攻;另一方面,等到政治風險集聚而爆發時,將難以避免成為中共體制犧牲品的命運。國內國際局勢在巨變,時間緊迫,可供選擇並採取行動的時間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