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自從當上這個總統以來,可以說每天都在被罵,整個白宮始終處於「動盪」之中,整個美國被攪得風起雲湧。過去,美國兩黨對立激烈;而現在的美國是「總統與民主黨水火不相容」,甚至是共和黨內部對總統也有不滿意的聲音,特朗普是一個人在戰鬥!

但是,最最讓人感到奇怪的是:特朗普表現出越戰越勇的狀態,整個人像打了雞血似的,沒有絲毫退卻和妥協,充份運用《憲法》賦予總統的權力,與反對者們周旋。導致,反對者與支持者涇渭分明,特朗普的支持率始終鞏固在48%左右,共和黨內部獲得的支持率達90%左右。

特朗普的「基本盤」非常牢固,對他表現出「極大的信任」。更讓人奇怪的是:特朗普被民主黨人打壓得越厲害,「基本盤」對他的支持度就越牢固;特朗普越表現出戰鬥欲,民眾就越認為「他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半數以上的美國人認為:特朗普不是一個政客,而是一個為美國辦事的「俠客」。

可以說:特朗普滿身都是「罪」,指控他的人罵他是「詐騙犯、變態狂、精神病人者、種族主義者、獨裁者」等等,這種「罪名」嚴重程度甚至超過了「對希特拉的指控」。但是,只要你仔細思考一下會發現:所有的指控都是出於憤怒的謾罵,沒有絲毫合法性,更沒有法律意義上的證據。

特朗普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裏能夠越戰越勇,一方面是源於美國這個體制的功效,在這樣一個體制內,人的自由程度充份被體現出來;另一方面源自特朗普「喜劇人格的特質」,他就是一個喜歡「被人挑戰」的人,甚至有一種「被虐待狂」的感覺;他天生喜歡懟人,一天不懟人全身不舒服。這其實就是一種「廣告效應」,運用「人格的差異化」獲得民眾的關注度,從而吸引大量的粉絲。

那麼,美國民眾是如何解讀特朗普性格的呢?

把喜怒無常解讀成隨機應變和與時俱進

特朗普上台以來,始終在「談判」。要麼「在談判的路上」,要麼「正在與人談判」。在談判過程中,特朗普往往會把對方的希望值吊得非常高,當所有人認為可以達成協議時,他突然會調整籌碼,牢牢紮住「底線」,最終導致談判對手束手無策,瞬間沒了主意。

特朗普喜歡談判,但他又經常「隨時會離開談判桌」,他是講究效率和成本的一個人,喜怒無常之下讓人捉摸不定。

特朗普的這種性格不像一個大國的領導人,違反了政客的遊戲規則。但,恰恰就是這種「反傳統」的性格獲得了美國民眾的喜愛。這種性格雖然有點「不成熟」,但從另一方面顯示了「活力」和「戰鬥欲」。就像獵手「玩弄獵物」一樣,很有喜劇感,顯示了「強者的控制欲」。這與美國民眾的荷里活英雄情結有關。

支持者認為:特朗普的喜怒無常是應對這個多變世界的「最佳手段」,如果流氓和騙子太多,再運用君子的一套就顯得太愚蠢了;現在的美國人更喜歡效果,而不在乎「姿勢是否優美」。

美國已經在被人追趕,某些領域已經落後,如果再墨守成規,那麼最終會被人取代;只有隨機應變才能保持優勢,只有與時俱進才能搶得先機。

把強硬和偏執解讀成信守承諾和意志堅強

特朗普非常強硬,只要他認定的東西就會堅持,甚至有些偏執;他不會用政治手段解決政治問題,而是用「外科手術」的辦法直接解決所有問題;這種「外科手術」般的戰術就是:立即見效、強迫執行、驗證監督!

現在許多人都在說:誤判了美國形勢。其實,本質是誤判了特朗普的性格。按規律,美國總統在競選過程中會表現出一定的強硬,一旦當選之後就會妥協,會考慮到政治因素而調整執政策略。但是,特朗普的強硬立場是始終一慣的,甚至當選之後比競選過程中更加強硬,這讓選民感到特別興奮,也嚇了「老政客們」一身冷汗。

直到現在,還有國家在等待,他們總覺得特朗普的性格「會變得溫柔起來」。他們根本不了解特朗普的性格,特朗普的強硬是一種信仰,而不是一種策略。隨著執政時間的延長,對國家面臨困境的認識越充份,特朗普的這種強硬會越來越急迫,他根本不在乎對手的感受,只想讓美國贏得這場戰鬥。

特朗普的這種戰鬥情緒是可以傳染的,越來越多的美國人感受到:美國終於找準了路子,開始在恢復元氣了。美國過去缺少的就是強硬,希望他強硬、再強硬些;因為過去太軟弱了,被人「道德綁架」,只能乖乖地把錢交出來。美國過去幾十年裏「國門洞開,毫無設防,流氓罪犯和毒品暢通無阻」,這樣的國家怎麼可能不衰弱呢?

特朗普執政之後,美國人開始把他與前任進行比較,發現:像奧巴馬、克林頓這種人,都是玩嘴皮子的政客,他們都是綏靖主義者,意志不夠堅強,他們的主張是為了迎合世界,而非迎合美國;因此不可能信守承諾的。

特朗普並不想留下甚麼「好名聲」被解讀成大公無私

美國歷屆總統都非常重視自己的「名聲」,都渴望在任期間內留下「政治遺產」。但,特朗普似乎並不關心,他只想當一個「網紅」,只要自己兌現了承諾,把自己的價值體現出來,就不會顧及別人的看法。

許多支持者擔心他人緣不好,無法獲得連任。其實,特朗普的行事風格會造成兩個極端:一方面特別遭人恨,另一方面特別吸引人;因為無慾則強,顯示出大公無私的狀態。

特朗普在面對傳統戰略盟友國家時,沒有任何負擔,有甚麼想法和要求都會當面提,讓對方知道自己想要甚麼。特朗普知道:許多人恨他,只是不敢說罷了。由於,他是一個「政治素人」,在華盛頓圈和世界政治俱樂部裏沒有甚麼位置,更加促使他沒有任何顧慮。

其實,對於特朗普來講,「名氣」遠遠要比「名聲」來得重要;他的特立獨行可以充份展出他的特徵,是一種魅力的標籤。而那些顧及「名聲」的人往往會很虛偽,也容易被人操縱。美國選民見多了太多的政治人物,他們已經不喜歡「名聲」好的候選人,更喜歡能力強、且富有個性特點的領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