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上個月底宣佈起訴中國通訊巨頭華為公司,讓疑因華為冤死的美籍男子謝恩托德(Shane Todd)的母親重新燃起為兒子昭雪的希望。

2012年6月24日,謝恩被發現在其新加坡公寓中上吊身亡。多年來,他的家人一直向當地政府及美國政府相關機構提供證據和分析報告,努力證明謝恩可能是被謀殺,而導因則與華為涉嫌盜竊美國技術有關。

謝恩的母親瑪麗托德(Mary Todd)在接受英文《大紀元》記者Nathan Su訪問時表示:「我們希望國會調查我兒子之死與華為的關係。」

瑪麗與丈夫里克托德(Rick Todd)在網上公佈的一封公開信中稱,托德家族希望對謝恩死因的調查可以揭露「某些外國公司和政府,為了維護其國際聲譽,會如何竭盡所能地掩蓋其不欲人知的行為」。

美國華盛頓州西區聯邦法院今年1月中旬起訴華為及其在美子公司,指控10項罪名,包括涉嫌盜竊美國電訊商T-Mobile的商業機密、企圖盜竊商業機密、7項電匯詐騙,以及一項妨礙司法公正。

死者曾為中國公司工作 生前擔憂有殺身之禍

謝恩於2010年取得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電機工程博士學位後,獲聘在「微電子研究院」(Institute of Microelectronics,IME)領導一個特殊的GaN(氮化鎵)開發團隊,IME隸屬於新加坡政府的「科學、技術和高級研究局」(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Advanced Research)。

死者父母稱,死者生前曾表示,他在IME的工作是與一家中國公司合作,他說:「我被要求為一家中國公司做事,這家公司令我感到不安。」

死者曾向他家人透露,被強制要求從事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事,但他拒絕這樣做,並擔心在這家中國公司的工作會危及人身安全。

「媽媽,我打算每個星期都給你打電話(報平安),如果你在一星期之內沒有接到我的電話,可以打電話給美國大使館,因為這表示出事了。」瑪麗回憶謝恩生前曾經這麼交待。

死者對華為感不安

在謝恩離奇去世後,家人在他的硬碟上發現,華為就是讓謝恩擔心或會引來殺身之禍的中國公司。

在謝恩去世後,英國《金融時報》曾於2013年2月報道有關他離奇死亡的事件。報道稱,IME從總部位於美國的技術公司Veeco購買了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金屬有機化學氣相沉積」(MOCVD)系統。

Veeco這項技術具有商業和軍事雙重用途,IME獲得Veeco授權的商業應用。同期,IME也在與華為合作,這種關係使得華為有機會通過IME獲得Veeco的技術。一旦獲得這個技術,華為就可以將之用於軍事用途。

謝恩托德遺留的硬碟顯示他曾為華為工作,在合作期間擔憂會有殺身之禍。(Getty Images)
謝恩托德遺留的硬碟顯示他曾為華為工作,在合作期間擔憂會有殺身之禍。(Getty Images)

死因疑點重重

在身心受到煎熬後,謝恩決定辭去IME的工作返回美國。他按照規定在離職前60天通知IME,並開始尋找其它工作機會。

在未離開IME前,謝恩獲得Nuvotronics公司聘僱,年薪為10.5萬美元。Nuvotronics是一家與美國國防部及美國太空總署(NASA)合作的研究公司。

謝恩的家人說,在謝恩離奇身亡後,他們趕到他的公寓時發現,謝恩去世當天正在洗衣服、折衣服及收拾行李,返回美國的機票放在桌上。此外,謝恩的電腦全部被取走,所幸家人在公寓中發現一個外接式硬碟,當中有謝恩的電腦備份。

謝恩家人在這個硬碟中找到謝恩在IME工作的完整紀錄,以及與Veeco及華為之間的關係。「上帝在幫助我們。」瑪麗說。

然而,新加坡警方認定謝恩死於自殺,即使其家人告知謝恩生前曾擔心會有殺身之禍,警方仍拒絕重啟調查,並且不願意提供認定謝恩自殺的調查報告。

專家鑑定透露新證據

謝恩遺體運回美國後,其家人委託專家鑑定及分析死因。刑事專家大衛坎普(David Camp)在一份報告稱:「非常少的證據支持謝恩死因與自殺有關。」坎普是布萊克本學院(Blackburn College)刑事司法系主任和終身教授,也是專門調查隱藏資訊(hidden information)的EnSol公司創始人。

「謝恩的屍體被發現有瘀傷、傷痕和劃痕」,瑪麗說,「他為自己的生命而搏鬥。」

瑪麗稱,當地警方在謝恩公寓找到一封「遺書」,並據此認定他是自殺身亡。然而,瑪麗說:「遺書並不是手寫的,而且所輸入的語法是亞洲式英語,不是美國式文法。」

瑪麗回憶說,當地一名警察給她看這封「遺書」,她看完後將它交還給那位警察,並告訴他:「我的兒子或許是自殺,但是這封遺書不是他寫的。」

坎普在報告中總結說,這封遺書的表達方式「與在西方文化及社會中成長的人們並不一致……很明顯的,遺書的作者是在不同文化及社會中成長的人。」「跡象顯示,該作者是來自像在中國這種東方文化中成長的人。」

華為聘龐大律師團反擊

在獲得專家鑑定報告後,謝恩的家人將他們在美國獲得的所有證據和分析報告發給新加坡當局,希望他們重啟調查。然而,得到的反應出乎意料。

「我們將得到的所有證據送給他們,這實在是愚蠢的行為」,瑪麗說,「因為他們所做的,只是用我們的證據來攻擊我們。」

2013年5月,謝恩家人再次回到這個令他們心碎的東南亞國家,在調查庭上,IME及華為各聘請5名律師反擊謝恩家人提出的證據。

奧巴馬政府幾無回應

《金融時報》的報道雖然引起傳媒、荷里活、聯邦調查局及美國國會的廣泛關注,但是沒有為謝恩之死昭雪。

托德家族同時將所有證據及分析報告交於美國聯邦政府機構,包括奧巴馬政府的數名高級官員,但是獲得很少回應。

瑪麗表示,當時獲眾議員沃爾夫(Frank Wolf)告知,雖然她和丈夫正在做正確的事,但是受制於金錢和權力,他們將得不到回應,因為「華為已經收買了華府,而且他們的律師事務所無處不在」。

儘管如此,瑪麗憶稱參眾兩院有許多議員提供協助,但她相信「在奧巴馬執政時,這件事被最高層封鎖了」。

向特朗普政府求助

為了尋求公義,瑪麗將經歷輯錄成書——《硬碟:一個家庭對抗三個國家》(Hard Drive: A Family’s Fight against Three Countries),內容詳細記載了托德家族過去七年處理這宗懸案的細節。

現在,美國司法部起訴華為,瑪麗再次燃起調查謝恩死因的希望。她向英文《大紀元》表示,最近在眾議員吉安福特(Greg Gianforte)的幫助下,所有的證據和報告都交給予美國國家安全局。

瑪麗持續不懈的努力得到親友的支持。

死者表姐、《硬碟:一個家庭對抗三個國家》作者之一維勒加斯(Christina Villegas)表示:「鑒於中國政府的明顯意圖,利用其科技公司非法獲取商業和軍事級別的技術,美國人應對謝恩托德博士的案件特別感到不安。」

維勒加斯是加州州立大學聖博納迪諾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San Bernardino)政治助理教授。她最近在給吉安福特的信中表示,支持聯邦政府對華為展開刑事調查,並認為對華為的起訴書應包括對謝恩之死的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