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法輪功學員王健在遭受中共殘酷的精神和肉體迫害後,精神失常,無法恢復正常,在2019年警察頻繁騷擾後,病情加重,於1月26日上午含冤離世,年僅40歲。

明慧網報道,王健於1979年4月出生,據親友們形容,他從小就很有佛緣。1997年的一天,18歲的王健正在寫工作,聽到母親放李洪志師父(法輪功創始人)的講法錄音,便連聲說:「媽媽,我也要學!我也要學!」

王健非常樸實、有禮貌,學業上也不用人操心,順利地考上了天津市河北工業大學英語系。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動殘酷迫害,動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污衊與造謠。王健想不明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到底錯在哪裏?他幾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

2000年10月,21歲的王健被當地警察綁架、非法勞教一年。他在天津雙口勞教所裏被強行「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迫害,遭受各種折磨:不給菜吃、不給水喝,被迫喝涮墩布的髒水、被逼抽煙。

他還被幾個犯人強行塞到低矮的床鋪底下,遭受折磨。犯人在警察的縱容下叫囂:「當流氓都可以,就是不能煉法輪功。」

中共實施殘酷的精神摧殘和肉體折磨,超過了王健的承負力,致使他出現精神抑鬱症。他的家人花錢、託人幫忙,於2001年5月才把他弄回家,可是他精神已經失常。

即使這樣,當地警察還時常上門騷擾,僅2016年一年間,就上門騷擾七次。在恐懼中,王健的病情越來越重,他沒能熬到2019年的傳統新年,於1月26日含冤離世。

雙口勞教所 罪惡的魔窟

據親朋介紹,當年20歲剛出頭的王健,從裏到外透著善良,身高1.85米、英俊;僅僅七個月,他從雙口勞教所出來時,竟變成一個目光呆滯的精神病人。

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在明慧網上曝光了他們在雙口勞教所遭受的迫害,揭露聳人聽聞的罪惡事實。

天津市雙口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方式主要有:

1. 高強度、無保護措施地做勞工,每天長達18甚至20多個小時;
2. 指使犯人用15萬伏高壓電棍,電擊身體敏感部位及頭部,致使皮肉被電焦;
3. 毒打:拳打腳踢,用硬橡皮鎯頭、膠棒、木棍、馬扎打;
4. 強行灌食,往灌食盆裏吐痰,把灌進去的食物抽出來,反覆灌;
5. 用香煙燒手;
6. 體罰:強迫坐「馬扎」(見下面解釋)、跑步、用5分錢硬幣大小的抹布擦地和廁所、來回搬箱子、長期剝奪睡眠權利等;
7. 精神摧殘,主要包括強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長期強制灌輸詆毀法輪功的宣傳、進行人格侮辱、24小時非法監視、株連家屬等。

坐「馬扎」:把馬扎子並成一條線,立起來,兩端著地,像騎馬一樣騎在僅有2.5厘米至3厘米寬、中間還有螺絲備著螺絲帽的稜上,根本無法坐住。要求兩手放在膝蓋處,身子必須坐直,有時還得擺姿勢,或兩手臂平行向前伸直,或向兩邊側伸,像在飛。若不坐正、坐直或動一動就要遭到辱罵或拳腳相加。一般人坐幾分鐘都很難,以此「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04年,雙口勞教所至少將四位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魯德旺是其中的一位。

魯德旺,男,40多歲,天津市北辰區法輪功學員,於1999年被劫持到雙口勞教所非法勞教。2000年5月1日,勞教所獄警杜穎新以魯德旺「盤腿」為藉口,將他拉到樓道裏用電棍長時間電擊,將他的後頸電得整個潰爛、皮肉翻綻,令人慘不忍睹。

此後數月不癒,稍有好轉,在奴工折磨中,魯德旺的頸部再度化膿。魯德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2000年(或2001年)勞教所才讓其家人把他接回家。五六天後,魯德旺含冤去世。

除此之外,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雙口勞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如:

劉子榕,男,天津地區法輪功學員,大學畢業。2001年至2003年,被非法關押在雙口勞教所,因抵制每天十幾個小時的超負荷奴役,進行絕食抗議,被獄警隊長楊志秋等吊打,打得遍體鱗傷。

獄警還指使犯人孫凱等把劉子榕腳朝上、頭朝下捆在長凳上毒打、灌涼水,一折磨就是幾個小時。長期的酷刑折磨使劉子榕精神失常。他於2003年出獄,至今明慧網沒有獲得他恢復健康的信息。

天津市雙口勞教所裏發生的罪惡中,上面所提及的只是冰山一角。

明慧網評論:在全中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場所裏,還有很多的罪惡仍被掩蓋著,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失蹤、被虐殺、被迫害的事實未被揭露出來。雙口勞教所現在雖然已不存在,但它是否會像很多勞教所一樣,又改頭換面地繼續犯罪呢?#

(轉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