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2019年經濟增長目標調降到6%至6.5%,創30年新低。儘管大陸企業大規模減稅,各級政府過緊日子,全年減稅降費力度擴大至近2兆人民幣(約2,980萬美元);經濟學家仍指出,中國大陸經濟的高速增長時代將步入尾聲,未來十年的增長率恐降至2%。

CNBC報道,全球經濟研究公司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亞洲首席經濟學家馬克·威廉斯(Mark Williams)周二(3月5日)在新加坡會議上表示,「中國作為新興市場表現優異生的時代正在結束」,大陸經濟將告別高速增長的時期,並在未來十年下滑至2%水平。

但威廉斯補充,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早前預測大陸經濟增長約5%至6%,要逐步降至2%仍需一段時間。

會議中,亦有發言人指出,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正面臨一系列的風險,包括債務問題、勞動力下降、生產力驅動因素走下勢、人口結構變化等。

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分析師埃文斯·普理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分析,中國的債務問題不會消失,令人憂慮,大量的不良貸款導致當地企業及家庭債務持續攀升;雖然官方試圖控制,將貸款從國有企業轉移到更有效率的私營企業,但到目前為止成效不彰。

普理查德援引數據補充說,與幾年前相比,中國(中共)國有企業現在的資本支出明顯升高,「隨著中國經濟持續放緩,維持現有的債務存量將更加困難。」

一些分析師表示,北京今年可能通過增加貸款來刺激其經濟放緩,但威廉斯警告說,迄今為止中國經濟的「關鍵逆風」是影子貸款(shadow lending)緊縮。

影子貸款是指正規銀行業以外的金融公司提供的貸款,監管水平較低,風險較高。通常國有銀行傾向於向政府擁有的公司提供貸款,因此私營公司一般會向影子銀行貸款。

除了債務問題,威廉斯表示,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潛在動力也在消退。他指出,這方面問題主要受1970年代的一胎化政策影響。據凱投宏觀1月的報告顯示,中國大陸勞動人口正以每年0.2%幅度下挫,勞動力萎縮或影響其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至2030年時減少約0.5%。

報告指出,去年僅約1,500萬名新生嬰兒,比前一年下降了12%,比三年前的官方預測低了近三分之一。2015年,北京政府開始允許夫妻生育兩個孩子。

威廉斯說,雖然許多新興市場依賴出口來提高生產力,但中國在出口市場的份額已經非常大,需要更多地依靠國內增長來提高生產力。他總結說,「如果你不能通過投資和建設來提高生產率,那就要提高工人的生產力……這意味著你需要公司升級,接近技術前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