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這項談判首要戰略:最需要達成交易的一方,往往是最後離開談判桌的一方。」特朗普的經典名句,再次在越南特金會被印證。 

全球矚目的川金二會,儘管雙方事前不斷釋出積極訊息,會談過程也一路友善,就連簽署雙邊協議的時間表都已經對外發布。但卻在最後一刻,特朗普出人意表地急踩煞車,離開談判桌,特金會匆匆落幕。 

「有時候你必須離開」,特朗普透露,雙方確實已經做好簽署協議的準備,但是北韓提出的條件未能符合美方的需求,從而不得不走下談判桌。 

「我希望把事情做對,我更希望把事情做對,而非做得快。」特朗普說。

國內外壓力交逼 特朗普仍理性堅守底線

事實上,在特金會前,特朗普頻頻向外界釋放與金正恩關係友好、與北韓談判順利的正面訊息;與此同時,部分歐洲國家在抵制華為的行動上開始跟美國唱反調;在國內,由在野黨主導的眾議院又屢屢阻擋特朗普的「邊境牆」等政策,並結合各類政治手段與媒體輿論攻擊特朗普,使得外界一度顧慮,特朗普可能會因為急於求勝,從而對北韓做出更多讓步,換取儘速達成協議。 

沒有。特朗普沒有因為內、外高壓而亂了方寸。 

據特朗普透露,雙方最後破局的主因,在於北韓希望美國先解除所有的經濟制裁,再來實施無核化行動;並且,北韓不願銷毀所有核武,從而造成雙方的核心分歧。 

換句話說,儘管特朗普對金正恩再度大展「善意外交」,但心中始終堅守著「北韓無核化」的底線,堅守著國際和平與美國國家安全的底線。倘若草率答應北韓解除經濟制裁,則美方將失去監督北韓落實無核化的槓桿籌碼與武器。因此,儘管特朗普近期已經承受太多個人攻擊與政治壓力,亟需一場勝利來扭轉聲勢,但他最終仍理性地堅守底線,不與北韓草率達成協議,特朗普與眾不同的抗壓性與心理素質,可見一斑。

無心棄核 誤判特朗普 北韓空手而歸

此次特金會,北韓顯然有備而來,但最終敗在誤判。

金正恩不僅事前發出多封信件討好特朗普,希望使特朗普心防鬆懈,建立雙方私人關係以繞開國與國的利害關係;他並選在特朗普面對內、外政局交逼的時刻舉行會談,還刻意搭乘長途火車繞經中共地盤前往越南,為自己在這次談判上蓄積「天時、地利、人和」籌碼。 

然而,金正恩誤判特朗普會迫於內外困局、急於求成,從而大膽要求美方全面解除經濟制裁,再進行有條件、有限度的無核化,這無疑逾越特朗普「全面的、可驗證的、不可逆轉的無核化(CVID)」的談判紅線,而且也暴露了金正恩無心棄核的本意。最終,66小時的火車跋涉,換來無功而返。 

雖說表面上無功而返,但實質上,這次會談也是雙方另一次「底牌測試」。 

雙方會後並無惡言,特朗普對金正恩依然表達善意,認為這次談判比去年更有進展,或許不久後還會召開下一次特金會。他並重申願意幫助北韓發展經濟,「我一直告訴每個人,他們(北韓)有巨大潛力,不可思議的潛力。」 

由此觀之,兩次特金會下來,特朗普仍未放棄和平改變北韓的戰略信念,儘管金正恩目前仍看不出走向「完全棄核」的誠意,但特朗普仍試圖善意引導金正恩走向無核化,用最低成本化解東亞與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威脅。

特金會令中共憂慮 中美貿易談判拉警報?

不過,這次特金會,也讓中共看得心驚膽跳。 

近期來,中方也與北韓相似,對特朗普個人祭出「討好吹捧」戰術進行拉攏;中方還準備未來六年向美國擴大採購1.2萬億美元商品,希望以「大撒幣」縮短中美貿易逆差、討好特朗普,藉此換取特朗普在貿易談判的結構性改革問題上讓步。

然而,這次特金會,儘管外界一片看好,但特朗普卻在最後一刻退出談判桌,讓中共不得不緊張起來:「討好吹捧」與「大撒幣」戰略是否有效? 

儘管近日特朗普一再對外釋出中美雙方即將達成協議,他將要在下次習特會上簽署協議等正面消息;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28日也對外宣稱,中美貿易談判已經取得「絕妙」(fantastic)進展,但這是否就代表雙方最後能順利簽成協議? 

況且,特朗普在美朝協商破局後,也明確向中方再次喊話,「我隨時準備好走人,我從來不害怕走下談判桌。而我也會這樣對待中方,如果一切行不通的話。」 

更令中方緊張的是,對中共態度一貫鷹派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海澤(Robert Lighthizer),27日在國會聽證時強調,貿易談判雖然取得實質進展,但是仍有許多工作需要完成。

「這是一場將會持續相當長、相當長的時間的挑戰。」他並且強調,中美雙邊貿易的問題非常的嚴重,光靠中共大量的採購美國的商品,並不足以達成貿易協議,必須納入中方的「結構性改革」,而且要能確實執行才行。 

萊特海澤說,中共是美國貿易政策制定者有史以來面對的「最嚴峻挑戰」,而國會兩黨議員也支持萊特海澤說法,紛紛要求特朗普政府採取強硬立場處理中美貿易問題。 

因此,中共如果想以「大撒幣」來迴避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政府補貼、關稅與非關稅貿易壁壘等結構性改革問題,恐怕難以贏得特朗普與美國國內認可。 

再者,特朗普屢屢表態支持北韓發展經濟,也讓中共頗感焦慮。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已經促使大量在華外企、台企相繼撤離中國市場,轉進勞工成本較低的越南、泰國、印尼、柬埔寨、墨西哥等地。設若,美國引導北韓轉型邁向「下一個越南」,北韓很可能吸引不少在華企業轉移進駐。 

一來,當地勞動成本比大陸、越南等地更為低廉;二來,只要美國、韓國、日本等地對北韓提供優惠關稅或免稅,則北韓製造商品不但可以銷往中國市場,還可以低價賣往美、日、韓等主要消費市場。屆時,北韓將對不少在華的勞力密集製造業形成「磁吸效應」,等於變相加速了中國的經濟下行與就業衰減。 

種種因素,都讓這次特金會加深北京的焦慮,也為北京在貿易談判上增添了新變數。

中美朝三方關係如何走 習特會或見端倪

至於這一次的特金會沒有能達成協議,會不會促使金正恩向北京更為靠攏,繼續與中共唱雙簧? 

有可能。畢竟北韓外務省副相李吉成,在特金會破局後隨即飛往北京取暖,估計金正恩也將搭著火車馳往北京會見中共領導人。 

但是,一旦中朝雙方擁抱越緊密,北京風險就越高。美方只消對北京加大經濟施壓力度,或推遲貿易協議進程,便足以讓中共困境更深、內鬥更劇,同時威懾著北韓,而且還迎合了美國國內兩黨要求強硬對待中共的期許。 

因此,這場功虧一簣的特金會,會否連帶影響中美朝關係與中美貿易協議?下一次習特會,或許將見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