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間快餐店午餐,兩位男客人因為枱椅的移動問題,小事化大,繼而發生口角。其中一位食客開始粗口橫飛,推枱撞向對方,更恐嚇説要殺人全家,被罵者便拿起手提電話,不斷拍攝對方的挑釁言語,最後忍無可忍便報警。警方到場,粗言辱罵者便完全轉換另一模樣,斯文沉靜,更拉開兩位到場的警員的其中一位,到別處解釋事件。人生的面貌很精彩,往往隨環境而變化有利的面具,如果不知上文下理,真的會以為他是被罵者!反觀報案人不善辭令,警員似乎覺得他是麻煩製造者,濫用警力,不斷用引導性的問題,帶引他取消案件。最後經警方「積極」的調解勸說,案件取消,雙方就各自離開。小小被人移動的枱椅,就可以把人拉入情緒的迷宮,在難以預料的生命轉角處,成就禍福吉凶,如果木頭枱椅能說話,一句「不好意思,對不起。」還要報案嗎?

行經灣仔街頭,看見一位七,八十歲的老人家倚在牆邊,面貌十分痛苦。走上前詢問,原來他由腰至腳極之痛楚,甚至不能彎身移動坐在地上,我問他為什麼不報警?他說:「無記性,忘記帶電話,看見路經的行人想開口幫忙,他們反而急急腳行開。」我說:「可能因為你站著而不是坐在地下,路人不知你是因身體問題而求助,誤會你開口另有所圖,世界不好,現在做好心真的有機會被雷劈,大家未必真的是鐵石心腸!」老伯說:「我站不穏,但又痛極卻不能坐下,只能倚在牆邊等人報警。」報案不到6分鐘,警察電單車及一輪救護車就趕到,怎能不報案?

朋友兩夫妻近日冷戰,男方提出要離開分居,使大家冷靜沉澱,避免兩個全無溝通丶互相憎恨的個體,封鎖嘴巴丶扭曲心靈一起困獸鬥。分房分床,見臉仿如陌路卻困在同一空間,身心如何健康?最後女方自殺,幸好男方及時發現,本來準備即時報案送往醫院檢查,但女方卻說如果報案便再自殺,如此沉重的回應,如何報案?別人夫婦的感情事,即使看到表面事情的是非對錯,只能聆聽安撫努力做和事佬,對錯判斷、責任誰屬,可以怎説?最後兩方勸說到凌晨3時,心靈疲倦,身體困倦,便叫雙方好好休息。自己便離開這個靜默負能量的衝突埸地,獨自在郊外偏僻的住宅區,靜靜行出大路找的士。深夜的空間非常寧靜,但人心在自己的立場,永不安寧,報案與否,有案無案,什麼造成?

報案,在一般人的生活裏,相信都沒有太多經歷。忽然發現,自己的報案次數也頗多,小自為路人call白車或報告交通意外,到被人侵吞財物,甚至發現屍體等等,大大小小的案件,過程、經歷、結果到最後很多都是湮沒無聞,有案而無案。但人生在世,有事不報,有案不查,報與不報,累積的因果,堆疊案前,將有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