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在越南舉行的「特金會」最終戲劇化地無果而終,北韓領導人金正恩頗為落寞地離開了越南。最新消息顯示,他因為生病選擇了直接回國,而回國後的悄無聲息與出訪前、會晤前的高調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此時金正恩內心有多麼沮喪可想而知。

而原定的習金沒有見上面,對雙方而言也不是甚麼大問題。一方面,「特金會」沒有協議的結果與金正恩灰溜溜的樣子,也讓內外交困、同樣在貿易上受到美國強力施壓的北京覺得喪氣,見面也談不了太多,而且若想見面,隨時都可以;另一方面,不見面至少可以避免印證美國特朗普總統在越南所言的北京對平壤巨大的影響力——雖然這不過是掩耳盜鈴。

不過,對於「特金會」的一些內幕,外界知曉的還是有限。3月3日,美國霍士新聞就「特金會」採訪了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博爾頓透露了雙方分歧的根本所在以及金正恩的反應。

博爾頓稱,特朗普總統拒絕了北韓提出的一個壞協議,即放棄部份核武,並完全解除制裁,而是試圖讓金正恩接受一個大協議,一個可以完全改變北韓面貌的協議,即北韓交出所有的核武器和生化武器,完全無核化,而美國給予北韓的回報就是經濟的繁榮。在會談中,特朗普還拿出了兩張紙,一張英文的,一張韓文的,這應該是美國提出的建議,但金正恩首先起身離開了。金正恩的舉動表明他絕不願意徹底放棄核武器,而且對於美國不同意自己的提議很失望。

估計正是金正恩的舉動和態度,直接導致特朗普放棄了簽署一個糟糕的協議,一個可以讓金正恩和北京政權拿來作秀的協議。正如博爾頓所認為的那樣,特朗普總統並不急於達成一個協議,如果與美國國家利益有衝突,他隨時準備放棄協議。

博爾頓透露正是美國的持續施壓,才使北韓回到談判桌上。制裁產生了有效的結果,而且對金正恩造成了切實的打擊。他還再次表明了特朗普政府在北韓徹底放棄核武上的堅定態度。他指出,北韓部份棄核,美國就逐漸取消制裁,這是美國前任政府的致命缺陷,而這使問題又回到原點。「本屆政府決不允許犯同樣的錯誤。」

特朗普政府的強硬態度和美國對於北韓其它核設施存在的情報,應該說超乎金正恩的想像,這也就難怪其無功而返,難怪其一路鬱鬱寡歡,甚至生病。此時的金正恩才明白,自己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樣玩弄美國了,要麼徹底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要麼繼續承受制裁,自身基本無牌可打。

北韓副外相崔善姬3月1日透露,金正恩看起來像是失去了與美國繼續進行無核化會談的意志力,而根本原因就是他清楚地知道了自己沒有第三條路可以走。換言之,只要不全面放棄核武器,金正恩的噩夢就不會終止。

顯而易見,「特金會」上的戲劇化一幕以及特朗普在記者招待會上的警告,也讓北京清楚地意識到,中美貿易談判,若不縮減與美國提出的「結構性改革」和執法機制上的分歧,中南海高層的噩夢也不會終止。

2月27日,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在國會眾議院作證時也表示,中美雙方的談判取得了「真正的進展」,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他透露與中國的貿易談判最主要的目標是:「終止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行為,保障我們的子孫有更多及更好的工作機會。」

3月4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美中貿易正處在達成協議的關口上,希望在未來幾周能有重大宣佈,且與中方達成的任何協議需要解決知識產權問題。

毋庸置疑,談判能取得如此的進展,與北京做出的巨大的但本該在加入世貿後就兌現的承諾有關。不管是為了「兩會」的召開,還是為了保住政權,北京當局做出的承諾,都在滿足美國的要求。「本屆政府決不允許犯同樣的錯誤」,絕對是特朗普政府放棄以往美國政府對華「擁抱政策」的信號。「特金會」絕對加深了北京的這種印象。

因此,北京若不汲取教訓,仍想繼續試探特朗普,未來越南的一幕重演也不足為奇:雙方首腦會晤時,北京提出新的條件,才能兌現業已做出的承諾,特朗普則堅決拒絕。還有一種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北京簽署了協議,但卻還是說而不做,美國加徵關稅,中美貿易戰升溫。無論哪種情況出現,北京高層的顏面都會掃地,中南海在政治、經濟、社會方面的噩夢都不會休止,直至被歷史淘汰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