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名外交政策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在其2019年報告中說,中共企圖實現半導體產業的全球主導地位,以便獲得情報、軍事和商業優勢,但花了40年的投資,已經竊取技術,仍無法製造出高端晶片。

「一路走來,反倒是出現了一些令人尷尬的欺詐事件和代價昂貴的失敗。」報告說。

CSIS副總裁、科技政策項目主任詹姆斯・路易斯(James Lewis)所撰寫的這份報告從多方面對中國晶片產業進行了分析,並披露中共產業政策不但阻礙全球晶片創新,也在阻礙中國的創新進程。

巨額投資加上偷技術 中國仍無法實現晶片獨立

報告指出,半導體和微電子是數字經濟的支柱,與國家安全密切相關。幾十年來,中共試圖結束中國晶片對外國依賴的局面,並想打造晶片的全球主導地位,但儘管用了40年的投資加上間諜活動,仍無法製造高端晶片。

目前,中國使用的半導體產品只有16%是在國內製造,而真正由中國公司生產的只有8%。中共在高端晶片上仍然依賴外國供應商。

中共的目標是到2020年中國晶片自給率要達到40%,2025年要達到70%。2014年,中共國務院設定到2030年,中國要成為半導體行業各個領域的全球領導者。「中國製造2025」也重申了這一點。

僅在過去5年,中共政府在半導體產業的總計劃投資就為1180億美元,包括600億美元的省級和市級政府的投資,這些政府投資可能受到政治化和腐敗的侵蝕。

CSIS報告說,晶片並不是一個容易打入的市場,儘管經過了40年的努力、投資和間諜活動,中國(共)不僅無法製造高端晶片,甚至還出現了一些「令人尷尬的欺詐事件和昂貴的失敗事件」。

中共給企業的補貼很容易陷入惡性循環。全國上下,以各種方式詐取補貼的事情屢見不鮮。CSIS報告舉例說,一名中國企業家聲稱已經製造出一種先進的晶片,但被發現是將美國晶片的序列號弄掉,並用自己的序列號替代。

「漢芯1號」造假事件曾是中共科技界最大醜聞。2003年,時任上海交通大學微電子學院院長的陳進,宣佈發明了「漢芯1號」。這使得他榮譽滿身,擁有數十個科研項目,騙取了高達上億元的科研基金。但在2006年,「漢芯1號」被發現是從美國摩托羅拉公司買回的晶片,僱農民工將晶片表面的原有標誌用砂紙磨掉,然後加上「漢芯」標誌「研製」而成。

CSIS報告指出,除了造假醜聞外,中共數十年的投資也造成了「昂貴的失敗」(expensive failures),比如,2000年代早期的中央計劃,中共浪費了數十億美元建造沒有收益的半導體製造設施(晶圓廠)。報告強調說,實際上,複雜的晶片架構和精確的生產工藝並不容易從外國公司那裏複製。製造高端晶片需要的不僅僅是先進的生產設備和先進的設計,它要求「技術訣竅」以及多年經驗積累的知識和技能。即使中共獲得先進的製造設備,在製造高質量晶片時仍然需要技術訣竅。大多數中國企業仍然缺乏這種技術。這是一個持續的問題。這就是為甚麼中共這幾年企圖要直接收購整個西方公司。美國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已經拒絕了多起中資收購案例。

報告說,中共政府喜歡誇大其技術實力扭曲外界看法。這是有關中共重返世界舞台中心的「勝利主義」故事的一部份。但事實是,中國高端晶片仍然依賴美國供應商。中共高科技仍然嚴重依賴西方國家。

根據中共過去的行為,中共在半導體產業如果取得主導地位,將會通過操縱西方經濟和軍隊所依賴的半導體供應鏈,幫助中共獲得情報、軍事、商業和政治優勢。

中共產業政策阻礙了中國的創新

報告指出,關於中國能否成為創新大國的長期爭論似乎已經結束。中國的創新仍然受到中共相對技術落後的限制。從科學技術的深度來看,中共仍然無法和先進國家相比。

報告還說,中共和中共政府對創新和創業方面的控制,也減緩了中國的創新進程。中共政府和中共越是增加對經濟的控制,反而越會阻礙創新的發展。歷史證明,當中國的政治相對開放時會更有利於中國的創新。但目前中國的政治開放正在縮小,並伴隨著更大的國家經濟指導和政治收緊,令一些中國研究人員擔心,這可能會阻擋中國的創新。

中國對進口晶片的依賴繼續增長,儘管中共政府控制的中國媒體聲稱接近西方的技術水平,但中國學者更為嚴肅的評價表明,中共在創新的能力和西方國家相比仍然明顯地滯後。

為了減小差距,中共增加對外國公司猖獗的間諜行動和知識產權盜竊。

《金融時報》稱,某種程度上,如果說晶片是工業的皇冠上的明珠,那麼,它同樣是一系列制度的結晶。中共用非市場方式,試圖快速掌握完整的科技樹,往小處說,是小農意識在國際關係、國際貿易領域的體現。

CSIS報告指出,中共以國家為主導的半導體產業為其貿易夥伴帶來了重大問題。它扭曲了中國國內的技術市場,給債務深重的中國帶來了不需要的資本錯配。中共國家資助和指導的投資計劃將破壞世界貿易規則體系,也給外界對中國融入全球事務帶來了質疑聲。

報告說,中共試圖要重塑全球規範以符合自己的利益。如果中國是一個市場經濟而不是一個國家主導的經濟體,它有可能增長得更快,而中國企業可能會在全球市場上做得更好。中國公司將會像其它國家的公司一樣運行,但在中共的指導下,它們只是國家的一個工具。

報告說,華為的歷史代表了中共更大的技術戰略。中共使用一系列手段推動華為走向全球,包括對西方電信公司進行大量的間諜活動、國家指導的投資以及多年的巨額補貼等。華為利用從中共政府獲得的巨額補貼,在海外以低成本產品與外國公司競爭。讓後者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與此同時,華為在全球的擴張趨勢也給全球安全帶來了安全風險。報告說,電信構成了比半導體更直接的安全威脅,因為對電信基礎設施的訪問可以為中共提供顯著的情報優勢。

美國要警惕中共帶來的風險

報告指出,美國半導體產業與國家安全密切相關,一方減弱將損害另一方。半導體是一個戰略性產業,它是現代電子產品的基礎,從手機和健身再到衛星和武器系統等。

由於晶片的前期投資大、見效慢、周期長、風險大,而中共希望看到的是立竿見影的效果,於是近年來出現中企大舉收購外企,以期更快速獲得技術的局面。彭博社說,這也正是中共面臨的「最大的長期挑戰」。

CSIS報告說,中共特別是要企圖複製美國的技術。中共的晶片嘗試如果成功了,會為中共創造間諜活動和破壞機會。

美國針對中共盜竊知識產權所進行的301調查報告指出,中共指示中國民營企業通過收購美國公司的方式來獲得美國的實用技術。這些技術覆蓋某些前沿領域,如半導體、航空、自動駕駛汽車等。

報告還說,中共通過強迫外企建立合資企業,同時實行間諜和強迫技術轉讓,企圖吸取西方技術。雖然改變中共的行為將是困難,但如果美國和盟友聯手,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美國應努力改變中國重商主義的行為,阻止中共獲取外國科技,增強反間諜機制,增加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的投資,積極對抗中國為了取得不公平商業優勢而制定的規定,例如強制外企技術轉讓的做法。

「沒有人要反對中國的增長和現代化。但問題在於中國(共)政府用來實現這一目標的(不正當)手段,包括間諜活動、知識產權(IP)盜竊、強制性合資企業要求、貿易壁壘和侵略性重商主義政策。」報告說。

報告還表示,雖然中共的宣傳機器說,它們的崛起勢不可擋,但它們仍然面臨很多障礙。美國還需要記住,對美國充滿敵意的是源頭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人。中共領導人擔心蘇聯解體的先例。中共實施廣泛的監視,呼籲毛主義,並加強民族主義以避免類似的命運發生。經濟增長也是這項努力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