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是一部具有世界影響力的人情小說作品,舉世公認的中國古典小說巔峰之作,中國社會的百科全書,傳統文化的集大成者。小說以賈,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興衰為背景,以賈府的家庭瑣事,閨閣閒情為脈絡,以賈寶玉,林黛玉,薛寶釵的愛情婚姻故事為主線,刻畫了以賈寶玉和金陵十二釵為中心的正邪兩賦有情人的人性美和悲劇美。通過家族悲劇,女兒悲劇及主人公的人生悲劇,揭示出末世危機。

在“紅樓夢”第五回中,賈寶玉遊歷太虛幻境,見一幅對聯:

假作真時真亦假

無為有處有還無

這幅對聯就是告訴寶玉:世人認為的「真」並不一定是真正的真,人認為的「假」並不一定是真正的假,不要迷在常人之中,忘了自己真正的家,「反認他鄉是故鄉」。

身後有餘忘縮手

眼前無路想回頭

〜「智通寺」門聯

身後有餘,身後指死後,身後有餘指死後所聚財富還有剩餘。忘縮手,是對貪得無厭者的形象描繪。眼前無路想回頭,回頭指悔改以前所做所為,眼前無路想回頭,指利欲熏心的人碰壁走投無路時才想到悔改。

這副對聯語淺意深,寫的是身後已有餘財還不罷休,直到碰得頭碰血流才想到回頭。它的深層意思在於聯中的「忘縮手」「想回頭」詞義深遠。《紅樓夢》第二回中借對智通寺的環境描寫和賈雨村所想把這層深意表現出來,說:「這兩句話,文雖淺近,其意則深我也曾遊過些名山大剎,倒不曾見過這話頭,其中想必有個翻過筋斗來的......」這是對貪得無厭者的入木三分的描寫。其次,該聯為賈雨村所見所思,聯繫他的宦海沉浮,也是對他以後仕途提前給予的一個嚴重警告。另外,對聯是對破寺老僧的荒涼之境的點綴,實際上是寧榮二府未來衰敗之境的暗示,是《紅樓夢》主要人物賈寶玉暮年圖景的預兆。

世事洞明皆學問

人情練達即文章

〜寧府上房聯

這副對聯對仗工整,文辭精美,言簡意賅,意味深長。所講修身處世之法,如果把它從“紅樓夢”這部小說中的具體情節中抽出來,單獨予以品味,並把人情世故提升為一門交際學問來研究,則大有文章可做。

人作為社會動物,能夠了解規則,看透表象,洞悉日常的種種偽飾與虛假,自由的穿行在城牆間,確實是種令人羨慕的大智慧。但拔高了講,那只是一種無所改變的消極適應,是種小乘智慧。而大乘般若,不是魚翔淺底,而是飛龍在天。這副對聯不能不說是千百年來人們凝聚成的處世哲學的形象概括。由此,我們可見曹雪芹的高明之處。

嫩寒鎖夢因春冷

芳氣籠人是酒香

〜秦氏臥房題畫聯

畫上題聯,聯須緊扣畫意上聯意為春寒輕微,春睡沉沉,鎖於夢鄉;下聯道是人被酒的香氣所吸引這裡將畫與對聯藝術的有機結合,正是中國對聯藝術與繪畫藝術的優良傳統。對聯與畫結合常有烘雲托月,畫龍點睛之妙。且著這副題畫聯與畫和室內的陳設是何等的相輔相成。這副對聯不僅對仗工整,平仄合轍,更為重要的是:用在秦氏臥房,起著點明臥室情景的作用,創造了一種不可或缺的藝術情思和氛圍,突出和渲染了所描寫的特定人物和環境。

繞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脈香

〜沁芳亭聯

上聯寫的是波光澄碧,似是借來了岸柳的翠綠;下聯道的是水質芬芳,好像這一脈之水,分得了隔岸的花兒香氣這副對聯是寫「水」的,但妙在不著一個「水」字,全是借「繞堤」「隔岸」去反襯出溪水;借「三篙」「一脈」反襯出「水深」「溪形」,把水色,水質,四周環境氛圍糅合在一起來寫,構成一幅柳映溪成碧,花落水流紅的極富詩意的畫面,怪不得賞景的眾文人稱讚不已。讀者讀到此處,亦可領略「沁芳亭」上的詩情畫意。

座上珠璣昭日月

堂前黼黻煥煙霞

〜榮禧堂聯

座上人的言談字字珠璣,文雅高尚,進入堂前的人都身著華服,氣度不凡,如煥發出仙氣雲霞般。

這副「榮禧堂」中堂對聯,上聯稱座中所佩的珠玉,發出的光彩可與日月同輝;下聯言堂中人所穿的官服,其色彩如雲煙似彩霞,可見賈府的豪華顯貴確實到了頂點。這副對聯就是對這個「鐘鳴鼎食」之家最為生動形象的描繪,這是緊扣著《紅摟夢》對榮府的顯赫榮耀的社會地位所設置的藝術妙筆。全聯對仗工整,立意優雅,文辭佳麗,形象地刻畫了達官貴人所追求的情趣和世界觀,是為“紅樓夢”創作主旨服務的佳品。

寶鼎茶閒煙尚綠,

幽窗棋罷指猶涼。

〜瀟湘館聯

聯言寶鼎不煮茶了,屋裡還飄散著綠色的蒸汽;下聯稱幽靜的窗下棋已停下了,手指還覺得有涼意這綠色的蒸汽,顯然是翠竹的遮映所致;這涼意,也是因濃蔭生涼之故可謂視角形象與觸覺感知二者俱兼聯中的「茶閒」「棋罷」用得絕妙,吟誦此聯,由景及情,由物及人,那種閒情逸致之情態,似映入眼簾。

此對聯影射黛玉,贊其幽美清麗。「指猶涼」也暗示出黛玉最終的悲劇結局。

〜轉載自「希望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