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出獄後被失蹤進入第三天,其父親與妹妹在失蹤2天後於3月1日晚上回家,全家人被威脅不准與外界聯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透露,江的父親曾見到江天勇一面,江天勇緊緊拉著父親的手說:「我要跟你回家」。

3月2日上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與李和平的姐姐去看望江天勇的父母,被河南信陽市羅山縣澀港鎮(現改名為靈山鎮)派出所警察帶走,截至發稿時間,已有8個小時仍未出來。

3月2日上午,王峭嶺與李和平的姐姐去看望江天勇的母親,被信陽靈山派出所警察帶走,目前仍未出來。(李文足推特)
3月2日上午,王峭嶺與李和平的姐姐去看望江天勇的母親,被信陽靈山派出所警察帶走,目前仍未出來。(李文足推特)

金變玲告訴大紀元記者,江天勇的住家前後都被安裝了錄像頭,帶走王峭嶺的警察號碼是188079。李和平的姐姐和王峭嶺被帶到靈山派出所後被分開,警察強迫李和平姐姐寫姓名。「我一直給江媽媽打電話,一直聯繫不上,她有壓力,一看到是我的電話就直接掛斷了。」

金變玲說,王峭嶺帶出來的信息是,江天勇的妹妹根本就沒見到江天勇,他爸爸是早上5點(日期不詳)被叫起來的,見了江天勇,江天勇緊緊拉著他爸爸的手說:「我要跟你回家。」警察強行把他們拉開,把江天勇的父親推倒在地上,將江天勇帶走。

記者致電靈山派出所,一名警員稱自己是值班的,未承認王峭嶺在此派出所,並跟記者說想要了解情況去問羅山縣公安局。

據野靖環女士在朋友圈發佈的消息,警察要給王峭嶺做筆錄,王峭嶺要求警察出示傳喚證,並讓他在訊問筆錄上填寫名字,警察不寫說:「我就是不寫,你告我去吧。」

警察還讓王峭嶺在訊問筆錄的最後面先簽字,王峭嶺反問他說:「你這還一個字沒寫呢,我怎麼簽字啊?」

金變玲說,自己這三天來心急如焚,擔心江天勇有危險,她不斷地給江家親人打電話了解情況。今早上7點半,她給江媽打電話時,問江爸的手機為甚麼是關機狀態,江媽說他們睡覺了,把手機關了。

金變玲問:「為啥江爸和江妹一直關手機?為甚麼這麼長時間才回家?」江媽說:「路很遠,他們在酒店休息了,你不用太操心了,照顧好自己。」

金變玲在推文中寫道:「路很遠?江天勇自由的路很遠!江家人自由的路也很遠!」

截至發稿時間,沒有王峭嶺的進一步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