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中共監獄、看守所等關押場地普遍使用一種慢性的酷刑手段——「餓刑」,在精神和肉體上折磨受刑者。

這些場所的中共人員故意不給法輪功學員飯吃,或限時、限量,或逼迫他們沒有尊嚴地快速大口吞嚥,或不給吃而用灌食來折磨他們,或對他們施餓刑時兼施其它刑法,或讓他們瘦成皮包骨頭、不堪一擊,或活活餓死他們⋯⋯

在明慧網的搜索上可查出上千個與中共「飢餓」迫害有關的案例,在此只列舉幾個典型實例,以揭露中共的殘暴本性。

遭「餓刑」十天離世

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高蓉蓉,在2004年5月7日下午3點,慘遭連續七個小時的電擊。她被嚴重毀容的照片刊登在海外媒體後,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震動。她被法輪功學員從醫院中營救出來後,又遭綁架。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中共警察電擊前後的照片。(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高蓉蓉被中共警察電擊前後的照片。(明慧網)

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瀋陽醫大。高蓉蓉在醫大的最後十天裏,被穿保安服和便裝的人把守著。有的高聲問:「(她)甚麼時候死?」還有人放風,說「高蓉蓉絕食,快死了」。

據知情人講:高蓉蓉剛被送到瀋陽醫大急症室時,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還能夠坐起。有七八個便衣輪流看守,不許她講話。看守不給她飯吃,卻做假記錄,寫她吃了甚麼。有便衣說:「領導讓這麼幹的,回去好交差。」

十天後,高蓉蓉被餓死,年僅37歲。

「吃秒飯」

四川嘉州監獄把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送進嚴管監區,採用餓飯等手段折磨他們。

據說,樂山嘉州監獄九監區(入監隊)現在還在使用殘酷的「吃秒飯」,要求受刑人盤腿坐在地上,使勁低下頭,像動物吃食一般吞嚥,沒有尊嚴地進食。

在嚴管監區,每頓只給他們少量的飯和菜湯,早晨只給半碗稀飯,不給饅頭。

吃飯時,大組長(犯人)一聲令下「開始!」大家才能開始一起吃;大組長喊:「停!」大家必須馬上放下飯碗,違者要被加重處罰。吃飯的時間一般在20秒左右,最多不超過25秒。

「吃秒飯」後,人很快消瘦,有胃病的人,就苦不堪言。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要長期被迫「吃秒飯」。

法輪功學員張軍,四川蘆山縣苗溪菜場的雅安監獄的兩槓三星的警督,於2014年被綁架到嘉州監獄,被送到十監區集訓監區迫害。給他吃「秒飯」20秒鐘,同時還用幾根電警棍電擊他。

張軍「吃秒飯」長達數月。

中共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電棍電擊。(明慧網)

廖挺,20幾歲的小伙子,剛進九監區時身體壯實。一個多月的「吃秒飯」,讓他瘦成長臉,而且他天天被逼走隊列。

廖安才,68歲,四川西昌人,在九監區也常常被逼迫「吃秒飯」;被轉到其它監區時,已被折磨成駝背。

陳志,62歲,四川資陽人,在九監區被逼「吃秒飯」,同時被迫蹲軍姿18天。

獄長:不餓死就行

在吉林省女子監獄的嚴管隊裏,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方式花樣繁多,怎麼使人難受,怎麼整人,有銬、吊、抻、綁等,還有飢餓法。

每餐給法輪功學員一小塊窩窩頭和一小點鹹菜,有時就這一小點吃的也被犯人惡意倒進廁所,而且不給她們水喝。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逼得實在沒有辦法,去廁所撿被倒的食物,或撿吃剩的果皮,渴得實在難受,就從馬桶眼兒裏往出舀水喝……

吉林省女子監獄監獄長武澤雲曾經下令:「不餓死(她們)就行。」

飢餓關

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致傷、致殘、精神失常,甚至死亡,迫害的殘暴程度遠遠超出人們的想像。

該監獄在牛姓監獄長上任後,大開殺戒,利用「嚴管隊」極其殘酷地迫害法輪功學員。

被關押在「嚴管隊」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都要經過三道關:電棍電擊,「抻死人床」、「坐板」,飢餓、控制大小便。

每天三頓飯,每頓只給半小碗粟米糊,有時帶幾根鹹菜條。嚴重的營養不良造成他們每天消瘦,掉十幾斤或幾十斤的體重是家常便飯。

由於長時間沒吃有任何有油腥的飲食,必然會產生便秘。被押到「嚴管隊」的人百分之百都會便秘。有人十幾天不排便,最長超過一個月。

由於身體消瘦、營養不良導致肺結核蔓延。

公主嶺監獄一監區的法輪功學員林春植、劉延龍等入監不過一兩年就被迫害得患嚴重的肺結核症狀,一度生命垂危,獄方仍拒不放人。

劉兆建,吉林省白山市江源縣法輪功學員,原白山市江源縣灣溝鎮地稅局副局長,2001年被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區法院非法判刑6年。曾在鐵北監獄、公主嶺監獄遭受迫害,被關「嚴管隊」折磨近一年,體重下降至72斤,肺上爛個洞,後咳血而死。

「餓法」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也稱「板橋洗腦班」,是專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迫害的黑窩。打著法制教育的幌子,實際上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臨時設立的法外黑監獄。

板橋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轉化」,實施各種暴力「轉化」手段,其中之一的是「餓法」。

洗腦班的中隊長劉成經常毒打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嘴裏喊著:「莫把老子搞煩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不轉化老子就踢死你、整死你、餓死你!」

如果法輪功學員拒絕轉化,劉成等人就不准法輪功學員吃飯。

然後,以所謂救人為藉口,每天由醫生帶著護士給法輪功學員輸液,吊幾瓶不明藥物,然後給他們強制灌食。灌食時,故意把管子插進去、抽出來,以折磨他們。有的食管、胃被插出血、感染發炎。

有的法輪功學員回家後不久就離世。迄今已知,至少有11名法輪功學員的死亡與該洗腦班有直接關係,如:王浩雲、歐陽章國、王玉潔、陳華堂等。

六個人給一個饅頭

1999年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的法輪功學員被駐京辦事處綁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裏六個人才給一個饅頭吃。

豐潤縣公安局局長李春元叫囂:「給死刑犯大魚大肉吃,就不給你們吃,餓死你們。」

看守所的獄警說:「涼炕冰著你們,餓著你們,把你們的身體拖垮。」

就這樣一餓就是幾天,法輪功學員被餓得渾身沒勁,頭暈目眩,一身一身地出虛汗,想煉功調整身體,又被獄警毒打。

豐潤縣政法委書記蔣凡軍也到看守所親自坐鎮,命令看守所餓著法輪功學員。

餓成皮包骨頭

遼寧省撫順市宋霞,2006年9月,被送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八個月非人的「轉化」迫害,對她精神洗腦、熬鷹、罰站、電擊、人格侮辱、不讓吃飯、不讓上廁所,幾乎使她精神失常,30幾歲的她滿頭青絲變白髮。

她剛被分到十監區時,大隊長張海新給她分了五個包夾(監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看著她。到吃飯時,她們藉口說,活忙輪著去吃。等到叫她去吃飯時,早已過了打飯的時間。

兩個多月裏,她每天只能吃到兩個小窩頭,有時一整天甚麼也吃不到,經常餓得頭暈眼花,人瘦成了皮包骨頭。她只能在早晚洗漱時用手捧著水龍頭流出的水喝。

飢寒中度過30個晝夜

張士江,黑龍江雙城市單城鎮政久村農民。2004年11月4日,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10年,於2005年2月26日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迫害。

一次,張士江絕食抗議迫害,被關進禁閉室,衣服全部被扒光,只讓穿一套禁閉室發的外套。禁閉室內昏暗、陰冷,看不到光線。他被獄警逼迫坐在水泥鋪面上,不一會就全身冰涼。

一天只給他兩頓飯,像拳頭那麼大的饅頭分成兩份,一頓只給一份,其它甚麼也沒有,只能用一瓶水將那一小點饅頭吃下去。

張士江穿著單薄的禁閉服躺在冰涼的水泥鋪上,胃裏沒有食物,餓得心裏發慌。在飢餓和寒冷中,他過了30個日日夜夜,身體極度消瘦。

獄警怕他餓死在禁閉室,才解除禁閉。他那時已幾乎癱瘓,無法走路,瘦得完全脫了像。#

(轉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