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8日,二次特金會在越南河內提前收場,無果而終。在隨後舉行的記者會上,特朗普談及中美貿易談判和3月可能舉行的特金會。

特朗普以美朝峰會為例說,「說到中國,我們正做一些特別的事情。大家會看到,我經常準備好中途離場。我從來不害怕中途離場。我對中國也會一樣這樣做,如果雙方談不攏。」

美朝峰會談判未果以及特朗普的「中途離場」言論,給未來的中美貿易談判結果帶來了變數,也猶如一瓢冷水,澆在了中美雙方那些對貿易談判持樂觀期待者的頭上。

在此之前的2月27日,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在國會作證時表示,中美談判達成的貿易協議,一定會包括強而有力的執法機制,而不只是中國購買更多美國商品。

那麼,在未來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會面的談判中,是否會發生特朗普「中途離場」的事情呢?

在2月28日的記者會上,特朗普這樣評價中共在美朝峰會中起到的作用:「中國給了巨大幫助。比大多數人所知道的要大。在邊境,如你們所知,進入北韓的93%的物資經過中國。因此這裏有很大的力量。與此同時,我相信——我是這樣認為的,北韓是在自行作決定。他們沒有在聽從任何人發號施令。他是個非常強有力的人。他們能夠做令人相當驚歎的事。但是,93%的物資仍是從中國進來。中國有影響力,中國給予了重大幫助。」

可以看出,特朗普話中有話:北韓要在是否放棄核武器這個重大問題上自己作主自行做決定,但仍受到中共的重要影響。

金正恩不坐飛機而乘坐火車4000公里,跨越中國國境去會見特朗普,並非僅僅是安全等原因,在過境中國期間在車上密會中共官員,接受中共面授機宜並非不可能。更何況,返程回國時,列車可以滿載貨物而歸。

從某種程度上說,二次特金會可以看作未來習特會的前哨戰,北韓充當了為中共試探美方底牌的角色。特朗普的「中途離場」,可以看作是特朗普的一次亮牌動作,起到了警告和震懾中共的效果。

而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3月1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中方同意建立單方懲罰機制,允許對違反貿易承諾的另一方進行單方懲罰。白宮及政府官員一再表示,中美之間的任何貿易協議都必須包括強有力的執法機制。這是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最新內容。

這些信息,都向中共釋放出一個明確的信息,中共只有在協議中,做出實質性讓步的承諾,才有可能與美國達成協議。

那麼,中共是否會在協議中做出讓步的承諾呢?

比較大的一個可能就是:處於內憂外患的中共,迫切需要一份停止貿易戰的協議,來緩解貿易戰帶來的政權危機。因此,中共採取與金正恩同樣「以拖待變」的方法,暫時退讓簽下協議,緩解增加關稅帶來的現實危機,在日後的協議執行方面,再尋找機會改變承諾。

如果是這樣,未來中共與美國的角力,將會在如何執行協議方面展開。中美貿易爭端將進入相對漫長的對抗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