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周五(3月1日)表示,特朗普政府希望中方同意建立單方懲罰機制,允許對違反貿易承諾的另一方進行單方懲罰。

白宮及政府官員一再表示,中美之間的任何貿易協議都必須包括強有力的執法機制。這是正在進行的中美貿易談判最新內容。

羅斯在周五出席「保守政治行動會議」(CPAC)時透露,目前中美貿易談判協議中的執行機制將包括兩國官員之間的定期監督會議,以及美國對中共違規行為進行懲罰的能力。

單方的執法機制將不同於過去的做法,過去美國只能將投訴提交給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國際仲裁小組。

特朗普政府的貿易官員,包括羅斯以及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多次指出,過去的這些做法無效。

對中共擅長在貿易規則上「作弊」,羅斯說:「我們必須有自動的(糾偏)能力」。 他表示,要具有單方懲罰能力,才會改變對方的行為。

商務部長:執行機制將是重中之重

羅斯透露了中美貿易談判的大致內容。羅斯介紹說,內容包括不同的部份。第一部份最簡單,也是媒體報道最多的——協議筐。

「對中方來說,多買些大豆並不難,他們做的就是把(對於)別的國家的(產品的)購買轉到美國。這跟與波音飛機、液化天然氣都一樣。」

第二部份更難一點——結構改革,包括修改法律、保護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以及盜竊美國的公司或實驗室技術。

羅斯說,但最重要的、也最有效的將是執行機制。

「當中國被前總統克林頓納入世界貿易組織時,他們的理論假設是,中國(中共)會遵守規則;但是他們沒有想到過,為謹防他們的假設出錯,他們應該設置一個強制執行機制。」他說。

羅斯表示,中國加入世貿已經18年,現在到了美國必須修理的時候。「我們必須有一個正確的執法機制,它將包括如下內容:部長級會議、定期副部長級會議。」他說。

「但最重要的是,如果它們(中共)無法解決爭議,特別是結構改革的話,我們需要單方措施能夠懲罰它們,無論是大的關稅還是配額。」羅斯補充說。

美國不能再忽視貿易不對等問題

羅斯解釋了為何不能再無視美國的貿易不對等問題。「進入美國的所有商品中有60%免關稅,沒有其它國家有這樣的事。」他說。

他提到,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歷史上也出現過大量的貿易逆差,給予亞洲以及歐洲貿易特許權。「但是那個政策適合1950年的歐亞各國,卻非常不適合2019年的中國。」羅斯說。

羅斯表示,美國給世界上第二大(中國)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大額貿易特許權,已經不合適。甚至在某些領域,美國被困進糟糕的境地。

「我們是最自由開放的貿易者。如果每個人都有自由貿易,那將是很好的,但它們(中共)不是。這才是當局試圖修復的問題所在。」他說。

羅斯表示,這種貿易不對等讓美國在2017年之前,流失了500萬個製造業的就業機會。

特朗普政府下一步政策:給企業減負 個人減稅

那麼特朗普政府下一步的政策調整方向是甚麼?羅斯說,要企業回歸,做的第一步就是給企業減負、改革政府監管問題。

「對企業來說,最糟糕的事情是擔心下一個新的政府規定會增加你的成本、干擾你的決策。」他說。

羅斯曾是私招股權投資公司W.L. Ross & Co.的董事長兼首席戰略師,參與過多個成功的大型破產重組項目,有「破產之王」(King of Bankruptcy)之稱,對美國企業的營運情況瞭如指掌。

他表示,接下來的其它大事就是稅改、改革個人所得稅。羅斯說,現在的個人所得稅仍然非常糟糕。他的意思是個稅太高,而不是太低。

「民主黨人抱怨第一批稅款比去年少。你們知道為甚麼?因為老百姓得到了實惠,我們降低了稅率。」他說。「如果你投入少,你為何要多得回報?」

羅斯表示,下一步得個人稅、企業稅改革將給美國經濟,尤其在投資方面帶來非常大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