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矚目的「特金二會」,在越南河內隆重登場,卻意外草草落幕。

儘管美、朝雙方在會前營造高度樂觀氣氛,但最終仍因為北韓沒有誠意展開全面無核化行動,特朗普緊急叫停,帶領美方走下談判桌。

由於特金會正好在三月下旬習特會之前舉行,因此,特金會的過程對習特會來說,具有一定的風向標作用,也為北京當局在中美貿易談判上帶來若干重要警示。

警示一:沒協議勝過壞協議 美國兩黨態度嚴厲

特金會前,特朗普頻頻對外釋放利好、友善信息,為金正恩做足面子;但臨到談判桌上,特朗普堅守自己的談判底線,毫不放鬆,甚至不惜轉身離場。從中體現出特朗普縱橫商場數十年的重要談判守則:談出一個壞交易,不如沒有交易。

「先了解自己通過這場交易必須得到的最低收穫,以及能夠付出的最大成本。如果在這樣的框架標準裏,還不能達成協議,那就準備好走人。」特朗普曾如是說。

而這次特朗普果決地走下談判桌,拒絕與北韓達成壞交易,也意外獲得美國兩黨政治人物一致稱許。

就連向來與特朗普針鋒相對的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不僅認同特朗普做法,他更敦促特朗普在對中國的貿易談判也堅持同樣立場,「要有勇氣採取同樣的行動,如果不能簽訂好協議就不簽。」

由此可見,美國兩黨目前在北韓核武與中美貿易談判上幾乎立場一致,均支持特朗普政府採取強硬姿態與中、朝進行談判,不接受對方不公平訛詐與避重就輕、虛情假意的承諾,不再遭中、朝共產政權欺騙,俾能守護美國國家利益。

這一點,對特朗普來說,堪稱是特金會換來的堅實後盾。

而特朗普本人也已表明,「我隨時準備好走人,我從來不害怕走下談判桌。而我也會這樣對待中方,如果一切行不通的話。」

警示二:美方要求嚴格協議 制訂監督懲罰機制

特金會後,當媒體記者問到美方是否仍要求北韓達成「全面的、可驗證的、不可逆轉的無核化(CVID)」時,特朗普坦然表示,身居談判者立場,他不希望對外透露自己的底牌,但是「我們希望(他們)放棄很多東西」。

特朗普對北韓的嚴格標準,也將應用在中美貿易談判。

特別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日前已經當著中共副總理劉鶴與國際媒體面前,連續強調三次「落實執行(enforcement)」才是達成協議的最重要關鍵。

雖然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1日對霍士財經新聞(Fox Business News)透露,上周中美談判已經在知識產權保護、強制技術轉讓、網絡竊密以及如何落實等方面有所突破,但北京當局最後是否會簽署這份協議?即使簽署,能否真正誠實落實?如何監督中方是否執行?若中方違反協議,又將如何懲處?

這些細節,都是中方在達成貿易協議過程裏,無可迴避的重點課題。

警示三:美方經濟施壓 不輕易放鬆

這次特金會,可以看見特朗普不輕言放鬆對北韓的經濟制裁,因為這是美方賴以監督、施壓北韓的主力槓桿。同理,特朗普也不會輕易放鬆對中方的經濟施壓。

倘若北京仍盤算著避重就輕地以「大撒幣」採購,來迴避結構性改革議題,那麼依據特金會經驗,美方很可能不會放任中方過關。

特別是現在特朗普背後獲得兩黨議員與美國選民的強力支持,因此特朗普可望比特金會之前握有更多的經濟與民意籌碼,與中方進行持久戰。

五分之一美國企業受害 坐實中方竊取知識產權

無巧不成書。美國財經頻道CNBC也在1日公佈最新企業首席財務官(CFO)調查指出,過去一年來,超過20%的美國企業曾經遭到中方竊取知識產權,平均每五家就有一家受害。

美國知識產權盜竊委員會(IP Commission)則表示,中方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動作頻頻,不僅造成美國經濟損失每年高達6000億美元,在美國境內因為竊取商業機密而被起訴的疑犯當中,中國公民佔最多數。

這些調查數據,正好坐實了中共對美國企業的不公平盜竊與不道德侵害,讓中方百口莫辯,也讓中方難以逃脫「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的指控。

中國經濟下挫 中共內鬥激烈 北京進退維谷

是故,在習特會登場前,中美貿易談判能否達成美方的「三零二停一允許」底線、能否建立具體可行的監督與懲處機制?將是影響習特會能否順利的關鍵因素。

特別是在當前,中國經濟各項數據每況愈下,失業問題不斷擴張,國家債務問題持續擴大,北京方面已經沒有太多時間與本錢與美國進行長期對抗。

中共內部也因為貿易戰、反貪腐等因素而矛盾加劇,社會上頻頻出現公然叫板習近平的輿論聲浪;而中共黨媒與中共中央內部,近期也屢屢發出要求「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的報道與文件,顯見中共高層內部鬥爭正急遽升溫。

在如此困境下,北京當局如何與美方達成貿易協議?會不會因為拒絕結構性改革,被美方加徵關稅施壓,促使中國經濟加速崩頹,進而動搖北京政權?

或者,會不會因為北京配合美方實施結構性改革,損及黨內權貴利益,招來內部反撲,加速中共內鬥分裂?

這一切,有待接下來的習特會來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