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足了眼球的在越南河內舉行的第二次「特金峰會」,2月28日卻在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的情況下結束,這樣的結果似乎與前一天雙方釋出的良好氣氛截然相反,但也並不完全出乎人們的預料。顯然,北韓領導人金正恩並沒有抓住美國給予的機會,而是基於對自身和美國的誤判,提出了美國難以接受的要求。

根據白宮以及美聯社等外媒發佈的消息,雙方上午會談後,取消了原定的正式午餐會,而特朗普總統則在原定兩國簽署協議的時間,提早返回下榻的酒店舉行記者招待會。特朗普表示,北韓願意拆除寧邊核設施,金正恩並承諾「不會開始測試火箭和導彈以及與核有關的任何東西」,但雙方的分歧「就是關於制裁。基本上,他們希望完全解除制裁,我們不願意這樣做」。

特朗普認為,自己完全可以在今天(2月28日)簽署一些文件,但在北韓問題上做得「正確要比做得快更好」。「對我來說很明顯:你必須願意放棄核武器。」「我們只想達成正確的協議。」

國務卿蓬佩奧則表示,會談「真正取得了進展」,金正恩「沒有準備好」來滿足美國的要求。雖然沒有達成協議,但他仍然保持樂觀,因為雙方團隊將會在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內繼續會面。他指出,即使北韓寧邊設施被拆除,還有其它設施和其它武器仍然存在,他們無法與金正恩在這些問題上達成協議。

毫無疑問,在美國看來,一向出爾反爾的北韓被解除制裁的前提條件就是必須完全、徹底地棄核,而且允許美國或國際組織進行核查,這樣的底線美國絕不會退讓。但這對於一貫靠核試驗與大國博弈、維持權力的金家政權而言,實在是個不小的衝擊。或許在金正恩看來,徹底棄核,接受美國的條件,走向開放,意味著權力的喪失,因此一方面既想有限棄核,借美國提升自家國際地位;另一方面則儘可能保存核試能力,在未來某個節點可以繼續實施核訛詐。

只是這次金正恩遇到的是特朗普,一個有著堅定意志的美國總統。會談既然無法達成一致,特朗普選擇了漂亮地離開,留給金正恩的依舊是不多的選擇:打,打不過美國;談,不能滿足美國的要求,談不下去;拖,美國拖得起,實施制裁毫不含糊,而北韓的經濟已出現巨大問題。此時的金正恩該是怎樣的頭疼?

其實,第二次特金會無果而終,或許也是中美貿易談判的映照。誰又能保證中美貿易談判最後不會出現如此戲劇性的結果?

在剛剛落幕的中美新一輪貿易談判後,中美雙方都稱,針對結構性問題的談判取得進展,特朗普甚至說將因此推遲加徵25%的關稅。他還表示,如果雙方近期取得進一步的進展,將計劃在海湖莊園舉行「特習會」,以達成協議。2月24日,特朗普還在美國州長協會年會上的講話中稱:「這將是有史以來最大的貿易協議。」

在美國看來,中共的「結構性改革」包括:強制技術轉讓和網絡盜竊、知識產權、貨幣、服務業、農業,以及非關稅貿易壁壘。2月27日,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在國會眾議院作證時也說,雙方的談判取得了「真正的進展」,但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他還披露了強制執行細節,並表示「除非所有事情達成一致意見,否則就沒有任何協議。」萊特希澤表示,與中國的貿易談判最主要的目標是:「終止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行為,保障我們的子孫有更多及更好的工作機會。」

問題是,早已表明「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的北京高層真的願意與美國簽署這樣的包含強制執行細節的協議嗎?即使作為「習特使」的副總理劉鶴做了巨大讓步,習近平會在3月飛往美國簽署最終的協議嗎?目前並不好說。

一種可能是習近平飛往美國,簽署協議,而這意味著未來必須執行,一旦拒絕執行,將引發怎樣的後果不難想像;一種可能是雖然舉行「特習會」,但北京繼續討價還價,因在某些問題上的分歧而無法達成協議,如「特金會」上的戲劇性場面也會在「特習會」上出現,結果是美國將加徵關稅到25%;還有一種可能是習近平尋找藉口,拖延「特習會」時間,但美國寬限的時間有限,北京最後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而且砸得很痛。

上述可能顯然是不能排除的。特朗普在「特金會」後的記者招待會上亦曾暗示,他隨時準備好「放棄任何協議。如中國不配合,我對中國也會如此幹。」

從特朗普的言辭和行事風格看,如果北京是說一套做一套,以「拖延」戰術來應對美國的要求,特朗普絕不會與北京簽署甚麼協議。正如特朗普所言「我們只想達成正確的協議」,而美國對北京的態度與對北韓的一樣,都存在一條紅線,那就是北京必須進行結構性改革,而且是可以核查的。在這樣的條件下,習近平是否飛赴美國,是否簽署雙方談判達成的協議,是否會出現戲劇化的變臉,是3月的重要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