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林清想出名想瘋了,自己竊取了卷宗,生怕別人不知道,還主動找上級領導去調查監控。上級領導為了保護他,故意讓監控壞了,可是,王林清並不領情,辜負了領導的一片好意。王林清並沒有死心,他又找到了網紅崔永元,讓崔永元把案宗丟失一事告訴了全國人民,生怕全國人民不知道是他偷了案宗。」

這是中共政法委聯合調查組公佈調查結果,指「凱奇萊案」卷宗丟失「係王林清所為」,王本人隨即在央視「認罪」,導致崔永元和王林清對此案的舉報發生驚天逆轉後,一位網友對官方調查結果的譏諷嘲弄。

儘管網管部門關閉了微博的評論,儘管中共最高法稱「群眾對『凱奇萊案』卷宗丟失結論非常滿意」,但類似的嬉笑怒罵仍不絕於耳。

那麼,這些嬉笑怒罵譏諷的究竟有無道理呢?我認為它們不但譏諷的有理有據,而且切中了事情的要害!

按調查組的說法,王林清與最高法領導的矛盾可謂由來已久,積怨甚深,就算它們都屬實,那麼王林清盜竊「凱奇萊案」卷宗的目的究竟又是甚麼呢?我把調查組公佈的結果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目的無非兩個:一個是由於積怨,王林清「遂產生藏匿案卷材料、給單位製造麻煩的想法」;二是想要「影響案件繼續審理工作」,使「凱奇萊案」的新合議庭承辦人「不能順利進行後續工作,最終迫使單位讓其繼續擔任承辦人。」但有頭腦的人只要稍加思考,便會發現這兩點在邏輯上可以說都站不住腳。

先說所謂「給單位製造麻煩」。按官方的調查結果,王林清是2016年11月25日23時到辦公室盜竊卷宗的,得手後並沒被人發現。11月28日,王林清向程某某謊稱二審案卷丟失,程某某當即讓王林清仔細查找無果,程某某當時並不認為案卷丟了,而認為只是沒找到。也就是說王林清報告領導後,領導仍沒發現卷宗失竊了。接下來,2018年1月該案二審宣判後,王林清又通過寫「舉報材料」、拍攝自述影片的方式向上級反映卷宗丟失的情況,上級還是沒發現卷宗丟了。2018年8月前後,「凱奇萊案」當事人之一的趙發琦將王林清介紹給崔永元,崔永元在其工作室幫助王林清錄製了反映「凱奇萊案」案卷丟失等問題的影片,上述部份影片經崔永元剪輯後分段在網上發佈。

諸位,看完這個調查結果你們不覺得太匪夷所思了嗎?是凡竊賊偷了東西,沒有不怕他偷的東西被人知道失竊了的,因為一旦知道,人們就會追查失竊的東西是誰偷的,小偷就可能被揪出來。可王林清卻反其道而行之,他偷了單位的卷宗後,大有別人不知道誓不罷休的決心,不但不千方百計掩蓋卷宗失竊的情況,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方設法要讓單位領導知道,一次反映沒結果,接著再反映,仍沒結果,他乾脆通過大V直接捅到網上去,以致釀成了轟動社會的熱點事件。誰見過這樣自己跟自己過不去的小偷嗎?這哪是在「給單位製造麻煩」,分明是在給自己製造麻煩!如此不合常理的事只有一種可能王林清才會幹,那就是他有精神病。可沒人說王林清精神有問題,最高法院和調查組都沒說。既然如此,調查組如此敘述王林清偷了卷宗後的情形,豈不是在打自己的嘴巴,騙誰啊!

再看所謂「阻止案件繼續審理」。按調查組的說法,王林清在盜竊案卷材料時是經過挑選的,「將單位不能複製或者沒有備份的都留在辦公室文件櫃中」,只拿走了法庭已有備份的部份,因此這「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既然王林清的目的是「阻止案件繼續審理」,他為實施這一目的所幹的怎麼卻是一連串「不能影響案件繼續審理」的事?這同樣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吧!王林清是誰?他是最高法院的法官,他不但是最高法院的法官,而且是他們中業務出類拔萃的一位法官,這樣一位法官怎麼會蠢到這種地步,甘願冒著這麼大的風險去幹一件徒勞無益的事呢?調查組的結論編的未免也太蹩腳了吧。

更多的漏洞就不說了,單就這兩點已足以看出調查組的所謂調查結果純粹是在糊弄人。

要我說,他們自己其實也知道這種所謂調查結論根本站不住腳,稍有頭腦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破綻,但自恃有封殺捅破真相言論的權利,有權強迫敢於捅破真相的人閉嘴,甚至讓其上電視「認罪」,他們照樣敢肆無忌憚的這麼幹。在他們眼裏,我就把白的說成黑的,黑的說成白的,把你們當猴耍,你們又能把我怎樣?不服是吧,老子有權有槍,不服你們也得服。這不就是當代版的指鹿為馬嗎!

歷史上趙高指鹿為馬後不久,秦王朝就滅亡了。今天的中共正在步趙高的後塵,它的末日看來也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