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2月28日出獄能與家人團聚的江天勇律師,截至目前與父親和妹妹一直處於被失蹤狀態,去向不明,受到外界關注。業界律師及輿論質疑,中共控制其一家人與外界見面,到底在懼怕甚麼?

2月28日上午,王峭嶺等一行人到河南新鄉監獄接江天勇出獄,但獄方稱人已離開監獄。截至目前,江天勇及父親、妹妹均被當局控制,與外界失去聯繫。

謝燕益律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為甚麼不敢讓江律師與家人團圓呢?不敢面對整個公眾,我是匪夷所思。我也擔心他是不是遭受了甚麼,到底發生了甚麼,到底在掩蓋甚麼?」

謝燕益指,這個做法非常惡劣,等於是把問題複雜化了,江天勇的刑期已到,應該還他自由之身。其實他就是說了公道話,為了709的律師們,包括信仰法輪功等等,去關注這些事,遭受2年冤獄。

既然已經到出獄時間了,就應該大大方方地,堂堂正正地讓他們一家人團聚。當局這樣做對江天勇妻子造成二次傷害,讓江的妻兒無法接受。

謝燕益指:「這不是在製造問題嗎?讓人怎麼看待你的信用和法制的現狀呢?不僅不講誠信,而且不講人道,沒有人道。」

覃永沛律師則認為,這幫人(當局)肯定是參照高智晟律師來搞的,江天勇出來後很可能會揭露所遭受的酷刑,讓他們沒辦法下台,估計要等中共兩會以後,才能看出來這個案子的走向。

他認為,可能是江天勇不同意中共談的條件,他們就通過綁架江家人進行威脅恐嚇,目前他們還在交鋒中,沒有談妥,家人還是被監控。

他還分析說,很可能在27日,江天勇就已被秘密轉移走,離開那個監獄了。現在關在某個地方,把一家人控制起來。

唐吉田律師也認為,江家人有可能跟國保在一起,國保在跟他們談一些條件,或者是不讓他們發聲,有可能是在博弈或交涉中,但肯定會有些消息。 

唐吉田表示,作為同行,他希望江天勇能夠自由、健康、平安,儘早與遠在國外的妻女聯繫上,甚至不久後就能夠團聚。

江天勇被失蹤,輿論關注並譴責中共是踐踏人權,製造白色恐怖的元兇。有網民表示,「共產黨掌控下人的思想是畸型的,幹出的事都是個神經病的事,待在大陸苦悶。」「就共產黨能整出這些低能、下賤、見不得人的動作。」「真本事沒有,搞這些下三濫、無能的舉動比誰都積極。」

江天勇律師是河南人,於2004年移居北京,2005年,他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在北京高博隆華律師事務所工作。

江天勇專注為受迫害的宗教信仰人士辯護,他的當事人包括佛教領袖、法輪功學員及維吾爾族社運人士。江天勇曾參與愛滋病感染者的救助維權、山西黑磚窯案件、北京律師直選、法輪功個案等多起維權行動,也因此一直處於被當局監控、騷擾和威脅之中。但他仍堅持留在大陸,想努力改變中國的現狀。

曾引起國際媒體關注的「馬三家求救信」的匿名寫信者,法輪功修煉者孫毅,生前曾在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遭受嚴重酷刑長達2年,在江律師介入營救下,勞教所才有所收斂。

孫毅生前曾撰文回憶與江天勇接觸點滴。他說,第一次見到江天勇時的印象是個子不高,微胖,很有精神。

2016年6月10日,他們第四次見面時,江天勇曾談到:「一旦你真正地愛國,你真正地維護法制,真正為國家好,你就是對中共最大的威脅。當你真正愛這個國家,你可能就會犯罪了。它真正怕的,是律師不為錢、不為名,只為了公平正義,因為你這樣一來就等於是和它作對了,它維護的就是邪惡本身。」

他還說,所謂的「煽動顛覆」罪,不是顛覆國家政權,是顛覆共產黨的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