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國企退職工製作視頻在網上聲援為企退職工爭取權利的白德倉,認為他的一切行為都是為了「反雙軌、除四差」,他的聲音代表9000萬企退職工的權益。希望清澗縣公安部門依法執法,早日恢復他的自由。

為了爭取全國企業退休養老(社會福利)公平待遇,全國企退聯合會2月中發起了一場萬人集會遊行,但並未獲得公安部批覆。189個共同發起人都被約談,總領頭人白德倉被扣「破壞穩定」罪名,強迫其退出所有企退群組,並將他控制在家中,沒收了他的手機和電腦。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限制通訊和行動自由

白德倉等企業退休人員代表,曾就企業退休人員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問題,多年來多次第向有關部門遞交了抗議訴求,但都未能得到有關部門的重視和答覆。遂於2月12日向中共公安部遞交集會遊行申請書。次日,白德倉等189人都被談話了。

13日,白德倉的微信號被封了,引起了企退微信群裡幾萬名企退職工的關注,兩天後微信號解封了,被要求退出所有企退人員的微信群,又被所在縣公安部門沒收了手機和電腦,限制了行動自由。

記者撥打白德倉的兩個手機號,一個號無人接聽,一個號關機。

記者撥打白德倉妻子的手機,語音提示該用戶已停機。

維權代表被打壓 不影響維權運作

共同發起人之一的雷義才向記者表示,「189名共同發起人有一部分人已被限制人身自由,總發起人白德倉被控制在家,沒有通訊和人身自由。」

另一發起人李寧向記者表示,自己有好多想法,但目前不便評論,「申請集會遊行目前沒收到公安部批覆。現在這個時空背景下我不能隨便說話,但是幾乎所有的代表都受到訊問,因為我們江蘇南京的發起人都接到類似的電話,或者是被傳喚了,我是被電話約談。」

李寧還表示,「325的集會遊行應該是無法成行,但還會有下一步的計劃,省的領頭人正在召集我們對話。」

作為領頭人的白德倉被迫退出群組,是否會影響到以後全體企退職工的維權進展?李寧說,「白老先生退出群組只是他個人退出,不會影響我們企退將近一億人的運作。」

領導企退職工維權有崇高聲望

76歲的白德倉,是陝西清澗縣人,工齡42年,曾擁護改革開放,但也成為改革開放犧牲者。他原是法院執行庭庭長,改革開放後到企業任經理,改革取消了企業幹部身分終身制,按企業職工退休。

退休後遭遇養老待遇不公,一直依法反映和上訪,在近20年的時間裡,都沒有得到有關部門的積極回應,反而和機關同類人員的待遇差距進一步擴大。因此多年來一直領導企退職工維權。因而在企退職工中享有崇高聲望。

維權代表遭打壓 近億成員聲援

聲援視頻中提到,集會遊行要事先申請,這是憲法規定的程式。白德倉沒有做錯。而且把時間安排在全國「兩會」之後,還安排了現場維持秩序人員。並且要求各省企退工友最多只能選派500名代表,進京人數不能超過一萬人。

他的安排說明他不是要破壞穩定,更不可能顛覆國家政權。不公平是不安定的隱患,要說破壞穩定,那個破壞企業和機關人員關係的養老待遇「雙軌制」(指不同用工性質的人員採取不同的退休養老金制度),才是製造社會矛盾的罪魁禍首,不能把他們(企退職工代表)當作維穩對象。

全國企退9000萬職工強烈呼籲,清澗縣公安部門要儘快恢復白德倉的通訊和行動自由,反對給他扣上「破壞穩定」的不實罪名。#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
全國企退職工聲援維權代表白德倉。(視頻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