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每當見著此詩句,便會憶起小時候,父親接看家書時,總是臉色凝重,不發一言;而母親看信,則熱淚盈眶,強忍著哭,都似淚往肚中流,當年約為一九六零年代,筆者幼小無知,只覺惘然,也不敢問為何!

閒時,母親會收拾好舊衣物,再加一些日常藥品,縫製成郵包裹,帶著我把大包小包的往雜貨米舖託寄。嘩!米舖附近一堆堆郵包山,就像一座座不規則的金字塔般,蔚為奇觀。當年很多雜貨米舖,都有此服務,收些少費用,以助業績,幫人又利己,也有寄批,即寄錢,一百幾十元都可寄,對方收到後,會在回批(即回條)上簽收,並藉此略通消息報平安,目不識丁者,也可請米舖老闆代勞,比郵局快捷方便,所以流行一時。

不知何時開始,父親看家書時,臉有悅色,還常欣喜道,家族後輩,竟有此文采,是族的希望,若在上一代,這便是族長、鄉紳人才,原來此信是親大伯的長子(即堂大兄)寄來的,信中字體,總是龍飛鳳舞,四六句形式,似詩又似對聯,我視線轉到信封上,除了收信人名字及地址外,周邊上下,底面都分佈了很多圈掉了的字體。我說:「車!乜咁孤寒架,信封很貴麼?用個新的都不捨得,無禮貌。」父親用食指叩敲了兩下信箋說:「這種文體,叫駢體文,內文寫的只是閒話家常,不重要,信封上劃掉的字,才是正題,要意會的;信封上借用女詞人李清照的名句,十四疊字《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慼》來暗示當時實境,因怕被人偷看書信誣陷,遂圈掉字體,假裝成無信封才用丟棄的信封。」哦!我記得家有李清照的書,忙去書櫃找取了本《李清照詞選》來看,從此,我愛上詞戀上詩。

可惜,堂兄年壽過不了一甲子,五十多歲便離逝,噩耗傳來,父親傷心不已。母親說:「堂兄在孩童時,樣子聰明可愛,非常神采,鄉鄰若有孩童長得標誌時,都愛借作模範標準作比較;而大伯乃當時當地名醫生,為人忠直善良,鄉鄰敬重,又祖業豐厚,並有自家藥房,常贈醫施藥,還在村口路旁設置免費茶水站,依季節每天煲茶水,讓過路人消暑解渴。堂兄早逝,究其原因,他少年時正當〔大躍進〕悲慘時期,全國陷入虛假謊報,致造成人為的大饑荒,死人無數,及至〔文化大革命〕更是酷劫瘋狂,在這憂患惶恐中成長,休說營養,至壯年時,身體已日漸衰弱,這國難當前,不知埋沒了多少英才!」

反觀現今,物資營養過剩,大家都嚷著要減肥,真是諷刺,若是怕三高,還情有可原,若為盲目跟風,為衣著潮流而節食,也非健康,其實講究口福之餘,飲食要適時、適量、適需,生活正常,病痛應可少些。

「時雖冬過,但乍暖還寒」也可進補,羊肉可驅寒,益氣血,暖心胃,白蘿蔔味甘性涼,乃最佳組合。

今日點煮:「羊肉蘿蔔湯」

材料:

羊腩肉兩斤;

白蘿蔔一個;

生薑切厚片五塊,略拍鬆;

南薑(可去羊羶味)切厚片五塊,略拍鬆;

芹菜兩棵,去老葉,留嫩葉,洗淨用時才略拍鬆;

紹酒、胡椒粉適量。

做法:

(一)羊腩肉洗淨,切2寸乘1寸半長方塊,待用;蘿蔔去皮,滾刀切塊。

(二)煲滾一鍋水,先落切好的蘿蔔及一整棵中芹,滾幾滾,撈起蘿蔔過冷河,最好過冰水浸著待凍,留用;再將切好的羊腩放落滾開的灼蘿蔔水內拖水,滾一會後,落紹酒,待血污水滲出滾片刻,倒出洗淨。

(三)南薑、生薑放鍋底,將處理好的羊腩放上,加熱水蓋過羊腩肉,大火煲滾後,轉中慢火煲一個半小時後,取筷子可戳穿羊肉,即已軟腍,加些紹酒、鹽調味,再將隔了水的蘿蔔加入,一同再煮10分鐘,蘿蔔熟而透晶亮,爽而腍,試味後,加些胡椒粉,撒上芹菜碎即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