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個人到了中年還不懂得看淡慾望,那他不順心的事就會與日俱增。近來每當遇到往日的小學或中學同學,儘管他(她)們的年齡也只剛過不惑之年,大部份人已經明顯的頭髮稀疏,有一些則滿頭白髮,因此很難相信這些人都是我的同齡人。問起未老先衰的原因,幾乎都是為嚴峻的生活壓力所迫,長時間勞作所致。

也有人問起我的養生之道,每當這時我都是心平氣和地告訴他們:人一旦看淡了名利,放淡了慾望,馬上就會有解脫之感,有心修行的人應該先從清心寡欲做起冷眼看塵世,人這一生營營碌碌,究竟是為了什麼什麼時候才能忘卻不再苦苦追尋最能貼切的表現這種心境的莫過於蘇東坡詞中的名句:???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語出蘇軾的<臨江仙>,原詞是:

「夜飲東坡醒复醉,歸來彷彿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把這首詞翻譯成白話文,大意是:。「東坡在夜間飲酒,醉後睡下,醒後又繼續去飲酒,直到大醉酩酊歸來的時候,時間已到三更家童酣然睡去,呼嚕聲大得像打雷。怎麼敲門也無人答應,只好拄著手杖,走到江邊,靜聽長江奔流的壯闊聲。我常常怨恨自身沒有自由,什麼時候才能忘卻名利,不再奔走在名利場面中?夜色漸漸深濃,江風漸漸消停,終於恢復平靜。我將駕著小舟悄然引退,度過餘生」。

這首詞是詞人被貶黃州時所作,蘇軾當時被貶為黃州團練副使,開始了長達五年的貶謫生涯。謫居黃州,他的內心是壓抑而痛苦的,但是他並沒有在痛苦中消沉。在這首詞中,詞人表現出了一種超人的曠達,一種不以世事縈懷的恬淡,一種在精神上對自由和寧靜的嚮往與一種磊落豁達的寬闊襟懷。東坡不愧為豪放派的天才,「夜闌風靜縠紋平」是一道何等寧靜舒緩的風景!

這樣的美景是需要一顆平靜自由的心才能發現和感受到的。酒醒了,也讓他從浮生夢中醒悟過來,於是吟出了「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何等恬淡,曠達和超脫!駕一葉扁舟,在此靜夜隨波流逝,自由遨遊於江海之上,任意西東,將自己的有限的生命融入到無限的大自然之中,那又是何等的瀟灑與浪漫!東坡超脫的看待一切榮辱浮沉,不再被外物羈絆,放浪於形骸之外,故而他的心靈自然也能超脫於天地之上,詠出這千古名句。 

光陰流逝千年之後,人世間大多數人仍然為名利所驅,在塵世間徘徊沉浮,終生營營。然而,人世間的物質財富是有限的,人對物質財富擁有的慾望卻是永無止境的。世人雖然都知道「知足者常樂」的道理,但是在生活中真正看淡名利的人卻很少。一個人要想生活得幸福瀟灑,放淡自己的慾望是一項必不可少的智慧。在人生路上,淡泊名利不僅有助於延年益壽,也能淨化身心,使自己感受到真正的灑脫與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