暌違八個月,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北韓金正恩,終於在越南河內再度會見。

這場會晤,表面看似兩國領袖的外交協商,實質上卻是一場三方角力。

不僅與會的美、朝雙方各有盤算,就連隱身幕後的中共也有所圖謀。

先來說北韓。

北韓:鬆綁經濟制裁 謀求終戰宣言

儘管北韓金正恩從過去動輒發射導彈的「小火箭人」形象,搖身一變,化為遊走中、美、韓之間的「謀和者」角色,但北韓真正想要的東西,卻幾乎未變。

金正恩希望通過特金會,首先換取減少或解除經濟制裁,並加大力度發展北韓國內經濟,改善北韓過去欠缺的經濟實力與工商基礎,藉此模仿鄰近的中共與越南共產政權。

其次,金正恩希望與美、韓方面儘速達成「終戰宣言」,正式宣告韓戰終結,結束戰爭敵對狀態。

北韓急於取得「終戰宣言」,有兩種可能目的:一是讓北韓與美國關係得以恢復正常化,展開更密切、穩定的外交關係,如此將讓美朝關係走向緊密,美國對北韓的國內影響力也將與日俱增——但這一點,絕非中共所樂見。

另一種可能目的,則是北韓希望先結束朝鮮半島的敵對狀態,再進一步與南韓簽訂半島和平協定;屆時,美軍將沒有正當理由持續在南韓駐軍,朝韓雙方、乃至中方都可能呼籲美方撤軍,促使美軍影響力退出朝鮮半島,也削弱美軍在東北亞地區的偵察攻防能力。

中共:力保北韓作為屏障與籌碼 促美軍撤離半島

儘管中共並未在特金會上亮相,但中共在幕後的斧鑿之深、介入之切,不容小覷。

特朗普日前在白宮,曾當著中共副總理劉鶴的面,再次提及習近平對促成特金會的幕後使力。

而金正恩特意選擇搭乘火車,千里迢迢繞道中國境內前往越南,也是有意搬出中共這張「大哥牌」,為自己在特金會協商時增加底氣;同時,特金會結束後,預料金正恩很可能再次轉往北京,向中共老大哥「匯報」此次協商結果。

眾所周知,中共與北韓金家政權,數十年來持續通過「唱雙簧」、「唱紅白臉」的角色扮演,向國際社會進行恐嚇訛詐,一來換取中共對北韓的種種援助,二來提高中共的國際話語權。

此次特金會,中共方面希望確保北韓政權能穩定存在,讓北韓持續作為中共在東北亞地區的屏障與防線,同時也作為中共與國際社會過招較量的槓桿籌碼。

此外,中共更希望,韓朝雙方能在終戰宣言後儘速簽訂和平協定,促使美軍撤離朝鮮半島。如此,將讓中共卸下心頭大患,也讓中美兩強在東亞地區的戰力天平向中共多傾斜一步,中共也將擴大籌謀在東海、南海、台灣海峽與西太平洋地區的拓展戰略。

然而,一旦美軍果真撤出,朝鮮半島能否走向真正的、長期的自由和平?還是北韓與中共將轉瞬變臉,聯手對南韓展開共產赤化行動?這是美、韓雙方不得不謹慎思量的致命重點。

美方:追尋 東亞和平 再謀北韓徹底無核化

和平,是目前美方對特金會的最主要協商目標。

「任何人都可以發動戰爭,但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創造和平。」去年6月,特金首次會面後,特朗普在國際媒體面前曾公開解釋,和平才是他與金正恩會面的最主要目標。

之前,特朗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一度試圖說服普京合作,共同牽制中共與北韓,聯手促成東北亞地區和平。儘管這項構思遭到美國國內的強大反對而沉靜告終,但特朗普當日在推特上的留言,也再次闡明他對和平的重視與追求:「我寧可冒著政治風險追求和平,也不願讓和平遭受風險來追求政治。」

因此,此次特金會前,特朗普把對北韓的期待從「完全無核化」,調降改為「只要沒有導彈測試,我們就很高興」,一度引發不少媒體質疑特朗普對金正恩過度放鬆。但實際上,很可能是特朗普綜合考慮了當前國內外形勢變化,以及北韓有意隱瞞核武規模等因素後,不得不為的和平戰術調整。

畢竟,當前美國國內左派勢力的反撲來勢洶洶,發起各項政治手段圍攻特朗普,加上左派媒體晝夜不捨地負面報道攻擊,讓特朗普在邊境牆等重大國內政策上窒礙難行,難以兌現對選民的承諾,也難以鞏固南方邊境安全。

是故,特朗普或許有意先降低對境外事務的追擊力度,先大體保持境外事務的和平穩定,不致危害美國國家安全;同時將精力集中調回國內,聚焦應對內政事務,強化邊境國防、穩定經濟擴張發展,並整軍備戰,投入2020年的連任選戰。

否則,萬一無法連任,繼任者未必能再如此有力、強硬地對抗北韓、中共、委內瑞拉、古巴、伊朗等共產、社會主義或流氓政權,美國的國家安全與和平也就更難以保障。

也因此,特朗普目前逐漸調降對北韓的施壓力度與期許高度,先要求北韓停止測試核武器,以協助北韓發展經濟為獎勵,引導北韓持續一步步朝向「無核化」邁進。同時,藉此增進美朝互動合作,讓雙方關係逐步正常化,並加強美方對北韓的政經影響力,期能與中共分庭抗禮。

一旦特朗普明年順利連任,沒有了連任壓力,便可繼而回到境外事務大力推展。或許特朗普方面盤算著,要在第二任任期內,達成北韓完全無核化目標。

美韓戰術調整 半島和平路線圖出爐

事實上,南韓青瓦台的說法,也從某種程度反映了這一項戰術調整。

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25日透露,美國很可能將先與北韓簽訂終戰宣言,「終戰宣言將是促進和平體制的入口」。而北韓若想和南韓簽訂最終的和平協定,則必須先達成徹底的無核化才能交換,「和平協定是無核化的最後階段」。

換句話說,接下來的美朝關係進程,將是先出現「美朝終戰宣言」,接著推進北韓無核化工作,實現後才最終達成韓朝和平協定。而落實這樣的進程,需要幾年時間。設若如此,那麼美韓最新的半島和平路線圖,便與特朗普的連任選戰期程頗為不謀而合。

畢竟,北韓尚未全面披露核武數量,而根據專家推估,要銷毀北韓所有核武,最快也需要數年才能完成。因此,將北韓完全無核化目標,推延到特朗普下一任期內完成,才務實可行。

近期來,特朗普一再公開強調他與金正恩建立了非常好的關係,很可能是希望通過個人化的「元首外交」方式,搭起雙邊溝通橋樑,藉以在短期內穩固區域和平、增強雙邊關係,以待未來連任後,再展開更重要、更尖銳的永久無核化工作。

一場特金會,中美朝三方各有思量。接下來,就看特朗普與金正恩端出甚麼協商結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