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對中美貿易談判,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期不斷有積極的言論。繼前天他表示將推遲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時間後,(2月25日),他在白宮對美國各州州長講話時表示,中方代表團很快還會來美國。

他說,「我們會再舉行一次峰會,一次簽約峰會(Signing summit)。」特朗普認為,雙方距離達成協議「非常、非常接近了」。

特朗普稱簽約峰會 羅斯:談不攏 加徵關稅

不過目前除了特朗普在這麼說,貿易代表辦公室目前還沒有任何公告。發言人表示,雙方仍在努力克服落實機制上的分歧,以確保北京履行承諾。而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26日直接發出警告,如果「習特會」談不攏,美國將照舊加徵關稅。

觀察美方的態度,肯定談判有進展是一方面,但警告同樣嚴厲。這就不能不讓人質疑,目前中美雙方達成的協議,究竟是強調讓中方通過零散的進口來縮小雙邊貿易差距,還是真正改變中共的經濟政策?有分析認為,中美雙方即使有協議,也很可能是「新瓶裝舊酒」。

26日晚特朗普推文表示,與中方的貿易協議和更多內容已經進入到了後期。也就是說,雙方談判進入了「摳細節」的階段。

中美談判進入細節「棘手問題」

據知情人介紹,26日早上,中共副總理劉鶴坐上了回北京的飛機。但其中一部份中方人員並沒離開,而是留在華盛頓繼續談判,試圖用協議解決「棘手問題」。《南華早報》引述另一位消息人士(的話)說,雙方26日早上舉行了「技術層面」的討論。

美國農業部長珀杜(Sonny Perdue)認為,「中國談判代表延長停留時間是個好預兆。」他說貿易談判涉及許多細節,有許多農業問題,包括家禽取得管道、牛肉出口、飼料穀物、乙醇和稱為酒糟的動物飼料等問題。

不過珀杜指出,知識產權轉移等結構性核心議題必須處理,購買大量農產品是不夠的。即使北京承諾購買美國1千萬噸大豆,「美國也不會被收買」。

珀杜的話說得很明確了,但是美國企業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史劍道(Derek Scissors)更擔心,中美談判可能「會走回老路」。也就是說,中方承諾購買更多的東西,但沒有做出有意義的實質性改變。他說,「我們正是在往那條路上走。」

大家知道,中方承諾購買更多的美國農產品,以及石油、天然氣等能源產品,這或許可以幫助到美國的鑽井工人和農民,但卻會導致美國對加拿大和澳洲等盟國的出口下降。

另外,中方提出增加4倍美國半導體的進口量,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縮小對華貿易逆差。不過,中方要求美方把晶片測試和組裝生產線,從墨西哥和馬來西亞等地搬到中國。這又是一個以犧牲別國利益為代價的(舉措),而且也會減少美國對其它國家的出口。

「盜竊知識產權」仍是核心問題

還有一點更重要,中美之間發生貿易戰,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如果把這些半導體生產線搬到中國,自然會加大知識產權被盜的風險。

大家知道,中共的野心計劃「中國製造2025」,就是以偷別人技術來發展自己的高科技產業。所以在貿易戰發生後,外國企業紛紛藉機從中國轉移生產線,改變供應鏈。

連在華外企都在紛紛逃離,那些本來就在別的國家的生產線,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會去中國呢?《華爾街日報》指出,美國需要的是中國切實改變在知識產權、外商投資和政府補貼方面的不公平做法。

在雙方的談判中,可能在一些方面有突破,包括:中方取消對外國企業在華成立合資公司的要求;加大對侵犯知識產權的處理力度;改善產品審批流程的透明度,建立涉及世貿組織(WTO)的快速申訴機制等。

大家知道,中共所謂的監管審批和(來自中方)合資夥伴的壓力,這是導致外企知識產權流入中國企業的兩個因素。不過這些執行起來很困難,也很關鍵。《華爾街日報》指出,為了確保合規,當前關稅措施的一部份應該保留幾年。

美強調「執行機制」 特朗普虛實難測

如果(美方)強制定期檢查發現不合規的情況,(對中方的)全面關稅就應該恢復。如果沒有執行機制,用不了多久,雙方的經貿關係會再度陷入緊張。

史劍道認為,沒有執行機制,「中國(中共)方面不會做出結構性改革」。他認為任何進展都不會是「切實」的,他告訴美國之音,他們可能會宣佈一項協議,但「協議將具有欺騙性」。

章家敦(Gordon Chang)也表示,中美之間有許多協議,但中共都沒有遵守。他指出,「在北京真正履行貿易義務之前,在中國(中共)不再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之前,美國不應緩解對中國的壓力。」

美國智囊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哈夫鮑爾(Gary Hufbauer)認為,中美之間所有的談判,都有可能出現意想不到的轉折。

我們觀察特朗普的講話,雖然他說要舉行「簽約峰會」,但他也謹慎地表示,「也可能甚麼協議都達不成」。

換句話說,不看怎麼說,就看怎麼做。北京如果不改變結構性問題,即使簽了協議,也等於是「新瓶裝舊酒」。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