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上周五(2月22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學習會議上表示,中共在各個方面都面臨著重大風險,必須做好迎接困難的準備。他說,如果出了差錯,讓危險升級為真正的威脅,就要負責。他還說,要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係,金融安全是重要的核心競爭力。

這是繼上個月之後,北京當局又一次向官員喊話。1月在中央黨校召開的會議上,習近平說,「全球動盪源和風險點增多」,中共面臨著「精神懈怠危險、能力不足危險、脫離群眾危險」。這是習近平執政以來,發出的「最嚴厲」的警告之一。

2019——難過的坎

今年以來,北京當局頻頻向中共官員發出警告,每一次都傳達令人焦慮的緊迫感。有分析認為,目前中國經濟增長嚴重放緩,以及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加劇了中共領導層對社會動盪的擔憂,或許2019年就是中共難過的「坎兒」。

大家知道,今年是中共製造的「六四大屠殺」30周年,鎮壓法輪功20周年,此外還有西藏反抗中共統治60周年等等。

在北京的講話中,有一個訊息就比較明確。《紐約時報》表示,在有好幾個政治敏感周年紀念日的2019年,中共會聲勢浩大地撲滅任何可能引發抗議和動盪的火花。如果出了問題,其他官員也要承擔責任,這些風險不只是習近平一個人承擔。

也就是說,面對諸多敏感事件,中共可能不惜一切手段,要保它的穩定。如果出了事,從政治局常委到下級官員,從上到下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誰也跑不了。

所以為了製造緊張氣氛,北京當局在上周五(2月22日)突然召開這個會議。中共官媒《人民日報》在網站指出,這次會議的時間是為了加強習近平的信息安排。說白了就是「精心安排的」,讓中共官員都重視當前的種種危機。

金融風險難防

這些可以預知的危機,對中共來說,可能不是真正的危機,因為它可以加大鎮壓力度。但是「黑天鵝」和「灰犀牛」,中共根本防不住,所以也是諸多讓北京頭疼的問題中,最主要的問題。黑天鵝指的是意外的經濟衝擊,灰犀牛指的是視而不見的金融風險。

2月25日,中共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表示,「形勢複雜而嚴峻」,政府「既要打好攻堅戰,也要準備打持久戰」。

根據中共官方統計數據,去年中國經濟全年增長率出現了28年來的最低增速,實際情況可能「更糟糕」。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指出,中共內部用不同算法得出兩種結果,一個是同比增長1.67%,另一個是負增長。

此外,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以及多位「有識之士」也都指出,去年中國經濟增長率是「負的」。

上個月離開中國的上海房地產開發商陳天庸在社交媒體上寫了一篇長文,裏面有這麼一句話:「現在的中國經濟就是一艘正開往深淵的太平輪」,「如果沒有根本性改變,船毀人亡的結局誰也逃不過。」

這位前法官和律師公開說出了許多中國企業家私下裏說的話:中國(中共)領導層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管理失當,中國的企業家階層正對國家的未來喪失信心。

中國經濟大倒退

但是2月19日,《人民日報》又出現吹噓「公有制經濟」的文章。這篇題目是「公有制經濟是改革發展的中間力量」的文中表示,要進一步發展好公有制經濟,必須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不動搖等等。

旅美經濟學者夏業良認為,突出公有制經濟,實際就是壓制、甚至消滅私有制經濟。這才是中國經濟真正大倒退的關鍵問題。

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在去年的出口統計當中,民營企業佔了超過40%,外企超過30%,而國企出口下降了6%。

對專家學者的分析,我們姑且不談。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與美國的貿易戰,已經嚴重影響了中國的經濟增長。《紐約時報》表示,北京當局在了解了經濟形勢的嚴峻性以及社會問題的嚴重性後,轉變了貿易戰立場。

到處是風險 如何化解

政治分析人士吳強認為,北京的這次警告比以前「範圍更廣」。中共領導層對面臨的風險評估,已經從經濟領域擴大到了所有領域。

北京要求今年「將把警務和安全放在首位」,要求中共官員「到重大鬥爭中去真刀真槍幹」。這顯然遠遠超出經濟範疇的風險,尤其是政治風險。

不過中國有句話叫「物極必反」。這麼多的要求,讓地方官員會陷入一種「幾乎不可能的困境」:一方面要努力防止失業,另一方面卻要削減債務;一方面宣揚公眾對政府的信心,一方面還要壓制公眾的抱怨。

克倫普頓集團(Crumpton Group)中國問題專家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指出,「如果一切都是風險的話,最終可能甚麼都化解不了。」

甚麼都化解不了,那會出現甚麼結果呢?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