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媒體報道,中共政府的審查機構正在查閱澳洲出版商出版的、發往中國大陸印刷的書籍,若出版商他們不小心觸碰中共當局的長長「黑名單」,就會被禁止在中國境內印刷。

澳洲出版業的多名人士證實,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正在審查澳洲出版商發往中國印刷廠的待印書籍,即使這些書籍是由澳洲作者撰寫、針對澳洲讀者、在澳洲發行的英文出版物。

日前,一家中國出版商的澳洲辦事處為他們的澳洲出版客戶製作了一份英文的「關鍵詞提醒」清單,這份清單引發澳洲媒體關注,隨後該名單也在社交媒體上流傳。

據悉,這份禁忌名單不只是針對澳洲出版商,而是針對所有西方出版公司(見文末)。

中共將出版審查「黑名單」輸出西方

根據流出的中共出版審查「黑名單」,主要包括幾類,其中,中國政治異見人士、抗議者或中共政治人物,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凡提及這些姓名的書籍都將完全禁止在中國境內印刷。

這份黑名單還顯示,所有在中國印刷的外國書籍、包括不在中國發行的,都不得包括一些關鍵性的「政治事件」,包括1989年的天安門屠殺、2011年的茉莉花革命以及2014年的香港雨傘運動。同時,西藏、維吾爾和法輪功也是禁忌話題。

中共當局也不允許外國書籍提及中共近代史上的主要政治人物,包括毛澤東、習近平、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的七常委;此外,黑名單還包括一份118名異見人士名單,含精神領袖、民運人士或批評中共政治人士等。

「禁止(不能通過審查)」,這份中國出版商幫助澳洲出版客戶製作的英文「關鍵詞提醒」清單寫道。

甚至世界上大多數的主要宗教也都被中共列入了「敏感」名單,同時還包括一長串與當前或以前的中國邊界爭端有關的地名。

根據該清單,中共當局對含宗教內容的外國書籍「常規批准周期」為10至15個工作日;地圖,包括「任何國家的邊界​​線,包括但不限於中國和其它周邊國家的地圖」,最多需要30個工作日進行審查,並需要通過中共的「國家測繪局」審查。

但中共卻對一些不入流的出版物開綠燈。中共雖明令禁止送印色情製品,但同時又指裸體藝術或性行為出版物只要10個工作日以內就可獲得審查。

業內人士:中共突然加碼審查外國書籍

《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上周的報道說,一位與中國媒體合作的澳洲印刷行業人士證實,中共審查規則在理論上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只是現在「它們突然決定加碼」。

「它們檢查每本書,它們現在進行非常、非常嚴格的審查。我不知道它們如何翻閱每本書的,但它們是在這麼做。」該行業人士說。

他表示,要送往中國印刷,就得避免在書中添加任何黑名單上的內容或名字。「(中共的審查)完全超出我們的控制,同時也在影響所有的中國印刷公司。」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項額外的工作;我們絕對不會強制執行這項工作,它對我們來說毫無必要。」該業內人士補充說。

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出版業人士對中共加碼的審查輸出表示擔憂。「這令人擔憂且完全不合理,顯然出版商將尋求其它的替代供應商、採取補救措施。」他說。

澳出版商憤怒 「地圖必須符合共產黨的看法」

澳洲出版商選擇到中國印刷書籍,尤其是彩色插圖書籍,是因為價格會便宜很多,但近幾個月來,中共政府無理由地對外國出版物加碼審查,讓一些澳洲出版商異常憤怒。

「哈迪·格蘭特」(Hardie Grant)是總部設在澳洲的國際出版商,該公司的桑迪·格蘭特(Sandy Grant)告訴《時代》和《悉尼晨鋒報》,他去年取消了一份擬議送印的兒童地圖集,由於審查員挑出了裏面的一張地圖。

據悉,中國(中共)當局現在對地圖非常敏感,要求書中出現的任何地圖都必須符合共產黨對世界的看法。「它們對地圖問題非常敏感,必須是它們認可的邊界才叫邊界,而不是按照國際法說的。」格蘭特說。

他表示,過去他們出版了很多旅行指南和地圖,這次被取消的兒童地圖集可能是因為「有一張地圖上提到西藏」。

「當我們被告知(中方)無法印刷這些非常無辜的兒童地圖時,我們非常生氣。」格蘭特說。

「我們最終沒有繼續這個項目,因為我們找不到一個有效節省成本的解決方案。」他表示,如果將書送往德國或意大利印刷——這是除中國外的其它現實選項,會使它變得不經濟,所以格蘭特最終放棄出版這本書。

格蘭特證實,從出版商的角度看,中共加碼審查送往中國印刷的外國出版物「已經持續了幾個月」。

這不是格蘭特第一次跟中共的出版審查打交道。格蘭特出版商曾在2018年接手出版一本暢銷書《無聲的入侵:中共在澳洲的影響力》,由澳洲作者咸美頓(Clive Hamilton)撰寫、是一本在澳洲發行的英文書。

因該書系統揭露中共在澳洲的滲透與干預,原合作出版社懼怕惹惱中共、取消了出版合約,隨後多家澳洲出版商也都表態不敢接手、拒絕出版該書。

隨後,格蘭特出版商出手在澳洲出版了此書,但避開將它送往中國的印刷廠。

「中共希望完全控制在澳洲的中國人」

吳樂寶被列入中共出版審查的禁止名單。吳樂寶作為難民來到澳洲,在2018年12月,他成為澳洲公民和澳洲國立大學的一名理科學生。

他告訴澳洲媒體,被列入中共當局的審查黑名單「是一個驚喜」,因為從他在澳洲定居以來,他一直專注於他的科研工作。

「中國(中共)變得越來越激進;它們不能滿足於它們在中國國內的審查制度,他們希望將其擴展到西方國家,特別是澳洲,因為澳洲擁有龐大的華人人群。」吳說。

「中國(中共)政府希望完全控制澳洲的中國人,這就是為甚麼他們想要審查澳洲媒體以及澳洲公眾。」他補充說。#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外國書籍列出的部份「黑名單」內容包括:118名異見人士的名單,含精神領袖、民運人士或批評中共政治人士等。(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外國書籍列出的部份「黑名單」內容包括:118名異見人士的名單,含精神領袖、民運人士或批評中共政治人士等。(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外國書籍列出的部份「黑名單」內容包括:宗教、地理、中共高層政治人物以及政治事件。(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外國書籍列出的部份「黑名單」內容包括:宗教、地理、中共高層政治人物以及政治事件。(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不同類別(包括:宗教、地理、政治等)的外國書籍的審查周期。(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
中共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對不同類別(包括:宗教、地理、政治等)的外國書籍的審查周期。(查理斯特大學公共道德教授Clive Hamilton的推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