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奧斯卡中國自由人權獎」在陽光普照的洛杉磯頒發,今年獲獎者是王全璋、董瑤瓊、李明哲以及郭泉,團體獎則是頒發給全中國的訪民群體。

2月24日,「奧斯卡中國自由人權獎」在陽光普照的洛杉磯上頒發。(鄭存柱提供)
2月24日,「奧斯卡中國自由人權獎」在陽光普照的洛杉磯上頒發。(鄭存柱提供)

今年獲獎者皆是遭中共政府強制綁架、非法審判且失去人身自由的民主鬥士。2018年7月,董瑤瓊在上海透過網絡直播向中共領導人海報潑墨,批評中國共產黨「壓迫性洗腦控制」中國人。幾小時後,該影片被刪除,她的帳號消失,不久後董瑤瓊被關押進老家湖南的精神病院。

王全璋為中國知名人權律師。2015年7月9日,中共非法抓捕了王全璋和超過300名律師及相關人員,王全璋是「709事件」被審判的最後一人。去年12月26日,中共利用聖誕假期期間對王全璋秘密審判,以減少海外關注。1月28日王全璋被秘密判刑4年半,剝奪政治權利5年,整個過程不通知家屬、不准聽審、不公開審訊、不准報道及轉載,完全是黑箱作業。

2017年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遭中共指控「顛覆國家政權罪」,非法判刑5年後,送至湖南省益陽市赤山監獄。原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中國新民黨代主席郭泉因發表網絡文章,同樣被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018年11月12日出獄後也被中共監視,沒有真正的自由。

8.9米高64雕像現身加州沙漠

2月23日,三百餘名追求中國民主自由、捍衛人權者,齊聚在南加州莫哈維沙漠小鎮Yermo的「自由雕塑」公園。六四雕塑家陳維明與二十多名義工,耗時四個月製作高8.9米、雕塑鋼骨高6.4米的巨型「64」不鏽鋼雕塑,以紀念1989年6月4日這一改變中國民主進程的重要時刻。

近三百人赴南加州民主雕塑公園參加六四紀念碑落成儀式。(徐繡惠/大紀元)
近三百人赴南加州民主雕塑公園參加六四紀念碑落成儀式。(徐繡惠/大紀元)

雕像製作者,同時也是南加州「自由雕塑」公園發起人之一的陳維明說:「加州和北京連繫在一起,這是他們(六四受難者)的家園,也是我們所有追求自由民主者的精神家園。」民主公園距離北京天安門恰巧是六千四百哩,陳維明認為這是「天意」,也是「人意」。

陳維明(左一)頒發義工證書,感謝他們為民主雕塑公園的貢獻。(徐繡惠/大紀元)
陳維明(左一)頒發義工證書,感謝他們為民主雕塑公園的貢獻。(徐繡惠/大紀元)

這座六四紀念碑由阿拉伯數字6、4組成,是迄今全球最大型的紀念六四雕塑,往來15號高速公路的車輛都能看到這個方位角64度的醒目的標誌。紀念碑底座張貼了丁子霖教授代表天安門母親集體收集的受難者資料,並由周鋒鎖整理、添加的206位受難者名單。

陳維明表示,中國人沒有忘記30年前北京市民和學生倒在專制政府的機槍坦克下,這些人的血不會白流、犧牲沒有白費,中國人、世界都不會忘掉這段歷史。

在六四事件30周年倒數100天落成紀念碑,不僅是為了紀念,讓那些受難者得以安息,也希望鼓勵所有中國人一起勇於追求自由、民主。

追尋「真相」世代交遞

六四紀念碑落成儀式由周鋒鎖、盛雪擔任主持人,帶領與會者為六四默哀一分鐘,並由印地安裔伊莉莎白女士舉行敬告天地的印地安傳統祈禱儀式。周鋒鎖說:「我們在加州的沙漠裏找到朋友,支持自由的中國人,所以這是我們的家園。」

周鋒鎖(左)、盛雪帶領與會者為六四默哀一分鐘。(徐繡惠/大紀元)
周鋒鎖(左)、盛雪帶領與會者為六四默哀一分鐘。(徐繡惠/大紀元)

移居華盛頓多年的魏京生表示,儘管從東岸過來花了很長時間,但他一定要出席,因為「中國人不能這麼沒有良心,很多人犧牲生命、傷殘,屍體堆積成山。」他要告訴大家,中國人沒有忘記六四。魏京生說,網絡上很多五毛發動抗議紀念六四,但「越多抗議代表事情越正確」。

魏京生(右)表示「越多五毛抗議代表事情越正確」。(徐繡惠/大紀元)
魏京生(右)表示「越多五毛抗議代表事情越正確」。(徐繡惠/大紀元)

近日,曾是傑出運動員的方政及兩位女兒的簽證遭中共三藩市領事館取消,他在六四事件中為了營救同學遭坦克輾壓失去雙腿。八九學運領袖周鋒鎖說,適逢「六四」30周年,中共懼怕真正的「坦克人」回國。

儘管遭中共拒絕回國奔喪,但方政仍不屈不撓。他特別帶了高中畢業將要滿18歲的大女兒一同參與活動。他說:「我希望讓下一代知道中國30年前發生的事情,他們應該要有追尋真相的熱情。」方政認為,中國人應該要有自己的視角,可以不同意他的觀點,但應該要有不斷思考、追尋「真相」的勇氣。

方政(中)呼籲中國年輕人要有追尋真相的熱情。(徐繡惠/大紀元)
方政(中)呼籲中國年輕人要有追尋真相的熱情。(徐繡惠/大紀元)

方政說:「我們這一代人,這些親歷者要去傳承,讓下一代有探索真相的願望。現在國內的做法讓人失去探索真相的願望,這太可怕了。」他認為只要讓下一代擁有探索真相、思考的動力,那中共就不足為懼了。

中共清算六四欲蓋彌彰

許多參與六四雕塑落成儀式的與會者是當年的倖存者,也是六四事件的見證者、參與者。1989年的民主事件不僅僅是一天,範圍也不只侷限於北京,軍隊屠殺事件遍佈各地區,也在其它城市發動抓捕與清算。當時南京的學生領袖吳建民至今仍在中共的通緝名單上,他說:「六四事件消除了中國人的幻想,中共就是專制恐怖主義獨裁政府。」

吳建民表示,當時學生們是自發地希望國家更進步,沒有反中共的意圖,但政府卻為了極權統治不惜動用軍隊屠殺自己的人民,為了掩蓋事實真相而封鎖訊息。許多中國的90後、00後年輕人不知道甚麼是六四事件,但中共「邪惡政權」、「暴力維穩」的手段卻是無人不知,今天的與會者沒有人會忘記中共的滔天罪行。

當時在山東昌濰師專擔任歷史系副主任的劉因全表示,自己很支持學生運動,當時中國有幾百萬熱血青年為了中國前途擔憂,在山東也有學生自發地上市政府示威,或是在火車站周邊遊行,但這些參與活動的學生都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清算。當時他們系還開除了一名學生,劉因全因不同意學校的做法,想力保學生,但最後自己也遭撤職。

劉因全說:「六四事件是越地方越激進,地方很多人被判刑,全國各地都有支持者遇害。」據劉因全所知,濰坊當地就槍斃了十個人,他們不是學生,而是本來就支持中國民主改革的異見人士。

每個中國人都是受害者

被列於「二十一名六四通緝學生名單」的王超華發言時表示,此紀念碑能讓所有赴賭城準備花天酒地的中國人看一眼、問一聲「這是甚麼?」中國社會不應該像現今這樣只追求金錢。她仍然記得1989年一群互不相識的人走到一起,北京市民保護學生,儘管這些市民可能一個學生也不認識,但卻因此獻出生命。她認為這正是六四事件最珍貴的意義,為了保存這樣的記憶,所以樹立了這樣永久性的紀念碑,也正因為這個緣故,眾人齊聚這個集會。

六四受難者家屬代表郝建表示,今天悼念的受害者名單只有206個,但在六四事件中失去生命的人遠遠不止這些,因為他們的親屬不能說、不敢說,在中國如果想要為親人「平反」,就可能會失去工作,甚至被迫害、打壓。1989年的六四事件是「標誌」性事件,證明中共不過是一個殘存的殘暴政權,所有的中國人都是六四事件的受害者。

自由派學者吳祚來在發言時表示,自己仍清楚記得那年6月4日北京的槍聲,中國人不會忘記六四。中共是殘存的殘暴政權,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國大地上紀念自己民族的英烈。

中國七九民運參與者陳立群發言時表示,中國人不再幻想中共會為六四平反,因為中共沒有資格平反六四。她帶領與會者用英文齊喊口號:「永遠永遠不會忘記」(never never forget)、「永遠永遠不要再發生」(never never again)。#

陳立群女士(左)希望中國「勿忘六四」、「永不再發生」。(徐繡惠/大紀元)
陳立群女士(左)希望中國「勿忘六四」、「永不再發生」。(徐繡惠/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