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shuì)服」變為「說(shuō)服 」,「一騎(jì)紅塵」變為「一騎(qí)紅塵」…… 小學語文課上的字詞拼音登上了微博熱搜,不少民眾發現,小時候被語文老師改正的錯誤讀音,現在卻被「官方」認證,變成了現行的規範讀法,引發網民砲轟。

據界面報道,近日,網上熱傳一篇《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詞典編輯室編、商務印書館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第6版,不少字詞註釋的漢語拼音已經發生變化。

不少網民查字典發現,許多讀書時期的「規範讀音」現如今竟悄悄變成了「錯誤讀音」;經常讀錯的字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

錯音「轉正」?

在引發討論的帖文中,網民列舉了多處詞語和詩詞中單字的讀音修改。例如,道別常說的「拜拜」,不少人發音為bái,但在《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中,它的正確讀音是bài。然而在第6版,「拜」增加了注音bái。

唐代詩人杜牧描寫秋天山林景色的名句「遠上寒山石徑斜」的「斜」,從拼音xiá(音「俠」)改為xié(音「協」)。

在另一個案例中,更為常用的詞語「說服」中「說」字的讀音,被從shuì(音「睡」)改為常見讀法shuō。

不少網民查《現代漢語詞典》發現,小時候被語文老師改正的錯誤讀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大紀元資料室)
不少網民查《現代漢語詞典》發現,小時候被語文老師改正的錯誤讀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大紀元資料室)


很多網民對讀音的修改進行痛批。有網民說:「漢字正體字改成簡體字已經把漢字搞得夠醜的了,現在還有改讀音嗎?」「太不自量力了,不怕上天有報應嗎?」

還有網民說 :「為甚麼文化要給文盲讓步?這也能少數服從多數?」「不能因為讀錯一個詞的人多了,就隨大流。」

還有微博網民留言表示,「漢字古詩一直講究押韻,現在被改得不倫不類,當時的作者要知道了怕是要氣炸。」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5月,北大校長在北大120周年校慶致辭時,把「鴻鵠(hú )志」念成了「鴻浩(hào)志」,當時引起軒然大波,很多人都在質疑:堂堂北大校長,怎麼還讀錯字呢?

現在看來,如果按照「從俗」的標準來看,是不是「鴻鵠」中的「鵠」的讀音「hú」就應該修改成「hào」呢?然後再加之一個完美的詮釋「像鴻鵠那樣浩大的志向」。這樣一來,我們說北大校長讀錯了音,豈不是冤枉了校長?

中共破壞中國傳統文化

漢字是中華文化的瑰寶。在漢字的背後,是生生不息的五千年文明之河。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中說:「語言和文字是中華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和世界上其它文種不同,漢字很像天上的文字,只是筆劃不同,漢字的讀音也和宇宙有著連帶關係。」

有評論說,中共1949年建政後,不僅簡化了漢字,如今帶有官方背景的中國社會科學院出版的《現代漢語詞典》又竄改了部份漢字的讀音,目的是想掘了中華民族文化的根,目的邪惡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