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來,為了討回土地補償費,安徽合肥市肥西縣桃花鎮順和社區村民從沒有停止過維權,但始終無果。自去年2月以來,村民歷盡艱難繼續維權,遭當地政府打壓。

《大紀元》記者於去年2月9日報道了數百名村民到縣政府維權,遭警方噴辣椒水、抓人等鎮壓的信息。此後,村民們一直在堅持維權。

2月21日,維權代表桂先生向《大紀元》記者透露,從去年《大紀元》媒體報道以後,迫於外界壓力,當地政府承諾給村民發放2010年至2017年期間的92個月的生活補助費(年輕人每人每月60元,老年人每人每月100元,兒童每人每月40元),然後2018年1月份開始每人每月生活費增加200元(人民幣,下同),一年一共2,400元。但是,此筆費用遲遲未發放。

無奈的村民於去年11月23日和12月5日兩次到省政府討說法。

2018年12月5日,當地政府調動警力進行鎮壓,抓捕維權村民,桂先生被警察帶上警車,現場村民將警車攔截,老年村民跪在警車前要求放人,雙方僵持不下,最後副縣長接待了村民,承諾12月20日給予村民答覆。

2018年12月13日,等不急的村民再次來到省政府維權,此次維權仍然遭到警察鎮壓,多名村民被抓,當日下午4時許,警察闖入桂先生所在的店舖,將其抓走,最後以「擾亂公共社會秩序」罪將他行政拘留14 日,他於12月26日獲釋。其他被抓的村民有的24小時後獲釋,有的被行政拘留5日。

桂先生透露,在他被抓捕期間,當地政府於2018年12月21日將補發的生活補貼款匯到了村民的帳戶。

「在我們村民不斷的爭取下終於得到了一些補償,我們關鍵是要土地費,這還沒有解決我們的根本問題。只發了生活費,像擠牙膏一樣,你鬧得凶,就給我們一點。」桂先生說。

在2019年1月24日,警方再次以桂先生在微信群裏(公共場合)辱罵、侮辱村幹部、隊長為由將其關押5日,實際上是阻止桂先生組織村民在過年前進京上訪。

桂先生還透露,在他兩次被抓捕期間,當地政府威逼村民寫保證不上訪的承諾書,不讓其家人會見他。

順和社區(亦稱順和家園小區)的村民是原長崗村、長安村、古城村回遷安置的村民,他們在2007年被強徵土地,當地政府以建設新農村為名義進行拆遷,房屋以拆一賠一的方式進行補償,土地補償每人12,000元(所謂的生活技能培訓的費用),另外的每人18,000元被政府扣掉,聲稱給村民繳納失地農民養老保險。但是,政府繳納的保險每人不到4,000元,剩餘的14,000元款項去向不明。

鄰村順美社區也是同樣拆遷,土地賠償按每畝41,400元的三倍計算,再加上各種補償費以及扣除項目,每位村民獲得的補償款達到10萬元,順和社區的村民獲得的各種賠償合計僅為3萬元左右,因此村民發起維權。

「我們掌握了鐵的證據材料,國家已經發放下來土地費,社區和縣國土資源局已蓋章領取,只是沒有順利達到老百姓手裏,並且各級地方政府領導們也口頭承諾過『順美發土地費,那順和也一定會發!順美有順和就有』,還老百姓土地費。」桂先生說。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圖為村民掌握的肥西縣國土資源局的土地補償安置方案材料。(受訪者提供)

據了解,自2007年拆遷徵地以來,十一年來村民的維權沒有停止過,村民們表示,他們將繼續維權,討回屬於自己的土地補償費,將進京上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