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最近中共巡視組宣佈,今年的巡視工作要聚焦在「政治偏差問題」。2月20日中共紀委監察委網站發表了中紀委書記趙樂際在中紀委三次全會上的報告內容。趙樂際表示,要「嚴肅查處不忠誠不老實的兩面派、兩面人」。

在這個1月11日召開的會議上,習近平要求要「嚴肅查處政治上離心離德、思想上蛻化變質、組織上拉幫結派、行動上陽奉陰違等」。

從當初的「蒼蠅老虎一起打」到目前的「整肅政治偏差」,北京當局的反腐似乎出現了一些變化。有分析認為,北京當局可能正在經受執政以來最嚴重的挑戰,目前深陷內外部的重重危機。

國際上越來越被孤立

大家知道,美國發起貿易戰之後,北京當局在國際上越來越被孤立。中國經濟因此也嚴重衰退,體制內批評北京「誤判」的聲音越來越強。網絡雜誌《總攬中國》總編陳奎德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黨內大批人對北京形成「重大挑戰和負面共識」,認為北京當局「執政無能」。這是最強的一波所謂「政治偏差」。

為確保反對聲浪不至於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北京當局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禁止網絡上「抵制美國」的評論等。儘管如此,北京還是背負了「巨大壓力」。

上周五,中共黨刊「求是」還發表了習近平在去年8月的講話,表示絕不走西方「憲政」、「三權鼎立」、「司法獨立」的路子。華爾街日報指出,此時刊發北京的「強硬講話」並非巧合,顯示出北京因為貿易戰,在國內的政治壓力越來越大。

體制內高層「異己力量」

另一波「政治偏差」可能是體制內真正的「異己力量」。前天,原中共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被判了無期徒刑。這個「軍老虎」的罪名是「受賄罪、行賄罪和巨額財產來歷不明」,但中共官方並沒有公佈他受賄行賄的證據和數據。

大家知道,前年的首次「習特會」,是房峰輝陪同習近平前往海湖莊園的,但是去年他還是被拿下了。這就反映一個問題,北京當局可能對中共統治的最後屏障「槍桿子」不放心。房峰輝被拿下並重判,就是重要信號。

中共軍報在報道房峰輝被判刑的消息時指出,房峰輝和他的搭檔、原中共總政治部主任張陽都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

從公佈的罪名來看,行賄受賄、擁有巨額財產,這是中共官員的「通病」,身上都不乾淨。我們不知道北京當局是否掌握了房峰輝的「全部陰謀」,但對比軍媒和通報的罪名,這個可能就是「細枝末節」。

陳奎德認為,「習近平並沒有完全掌握軍隊」。黨內和軍中「異己力量」的結合,層出不窮的「陰謀家」恐怕是北京當局「最焦慮」的。這些「異己力量」一旦發起挑戰,後果不堪預測。

遍佈官場的「小蒼蠅」

此外還有一種「政治偏差」,也讓北京放心不下,就是想了解真實信息的「小蒼蠅」。

有這麼個事,長沙天心區的一個名叫謝進的區委書記,被中共當局以「違反政治紀律」為由,「雙開」了。區委幹部,在中共官場來說,就是「小蒼蠅」,全國有2千多個。但是北京當局並沒有因為官職小而放過他,同樣「殺無赦」,因為他在海外「購買反動書刊」。

當局沒有說明買的甚麼書刊,但也可以推斷。海外有很多批評中共、批評北京當局的各種報刊雜誌,有出售的,也有免費的。在中共的語言裏,這些應該都包括在內。換句話說,只要與北京當局不同調,都是中共認為的「反動書刊」。

這個罪名很像文革時的「偷聽敵台罪」,是不是可笑?不過這種情況還不止一個。貴州省委前常委、副省長王曉光也因為買書落馬,說他「熱衷於閱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還有重慶豐都縣土地管理局前局長李強華,也是「閱看有嚴重政治問題的境外書刊」,重慶渝北區前常委吳德華被通報「與黨中央離心離德,購買、私存反動雜誌,傳播政治謠言」。

中共官員冒險從境外購買書刊,無非就是出於好奇心,想多了解一點真實情況。這說明「黨的幹部」對中共的報刊雜誌也失去了信任,連他們也不信中共官媒那一套。

中南海一群驚弓之鳥?

跟那些「陰謀家」「異己力量」相比,這些「小蒼蠅」不太可能翻起大浪。但是北京當局一個不留,全部處理。為甚麼?中共有句話「知識越多越反動」。中共官員了解了真實情況,慢慢就會有自己的理解分析,會看到中共的邪惡。逐漸的就會背離中共,甚至「反共」。

就像毛澤東的秘書李銳一樣,可能會說出毛澤東「執政錯誤、文革有罪」一類的話。長此以往,積少成多,中共政權就可能從內部瓦解。

北京日報的官方微博「長安街知事」點出了問題實質,在中共的六項紀律中,「政治紀律最重要、最根本、最關鍵」,是排在第一位的。這就是中共對這種事情絕不放過的原因。

網友表示:「天上通過無線電傳播的他們干擾,上了網絡的他們看不順眼的他們屏蔽,海外的書刊他們定性反動。他們是一群驚弓之鳥不成?」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