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 想要快樂麼?那麼聽點「德音雅樂」吧

如果你在尋找一種讓自己快樂的良方,那麼試試來點雅正的音樂吧。最新研究發現,音樂意外激活了我們大腦的獎勵中心,讓我們在聽的時候感到愉悅。近日,西班牙和加拿大研究人員發現了多巴胺與聽音樂時的獎賞反應之間的關係。研究結果表明,藥物干預調節了音樂引起的獎賞反應。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研究揭示了一個有關音樂的因果作用:享受一段音樂,從中獲得樂趣,想再次聆聽它,並願意為此花費金錢…… 這完全取決於釋放的多巴胺。」 其實,在中國古代,人們就將音樂作為一種治療疾病的方法——音樂療法,所谓「亦樂亦藥,樂先藥後」。「藥」字就是從音樂的「樂」而来,後加個草字頭表示草本植物。古人認識到,雅正的音樂有教化之功,可以淨化心靈、調適身心、治病保健。現在更多的研究亦證實,音樂確實有增進睡眠質量,提升腦力,增強免疫力,降低感冒機率的功效。但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的音樂對人的身心健康都是有益的;心理學家曾對3個不同的交響樂隊的208名隊員進行了分析。結果發現,以演奏古典樂曲為主的樂隊成員,心情大都平穩愉快;但以演奏現代樂曲或以演奏現代樂曲為主的成員,70%以上的人患有神經過敏症,60%以上的人急躁,22%以上的人情緒消沉,還有些人經常失眠、頭痛、耳痛和腹瀉。由此可見,音樂有益身心,但要選擇「德音雅樂」。

研究結果發佈於《PNAS》◇

Dominik說:「任何人都可以向外太空發送信息,沒人可以阻止。但是有些人對此感到擔憂。這是天文學家第一次面臨道德的問責——我們應該向其它文明發送信息嗎?這危險嗎?我們是不是應該低調一些?有沒有更好的策略?」(Creative Commons)
Dominik說:「任何人都可以向外太空發送信息,沒人可以阻止。但是有些人對此感到擔憂。這是天文學家第一次面臨道德的問責——我們應該向其它文明發送信息嗎?這危險嗎?我們是不是應該低調一些?有沒有更好的策略?」(Creative Commons)

No.2 天文學家:也許我們不該試圖聯繫外星人

數十年來,科學家不僅用射電望遠鏡收聽外太空可能來自地外文明的信號,也不斷地向外太空送出我們的信號,期待有一天能收到外星人的回應。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天文學家Martin Dominik最近在接受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的採訪時提醒人們,向深空發送信息需謹慎。他說:「說不定,他們會來吃了我們。」美國阿雷西博天文台(The Arecibo Observatory)在1974年向可能存在的外星文明發送了一條信息。2008年,Doritos薯片廠商將一段30秒的廣告發往大熊星座(Ursa Major)。明年,科學家計劃向外太空發送代表元素周期表的信號。除此之外,我們還一直向宇宙中各個方向發送著載有老歌、喜劇片等信息的無線電波。Dominik說:「任何人都可以向外太空發送信息,沒人可以阻止。但是有些人對此感到擔憂。這是天文學家第一次面臨道德的問責——我們應該向其它文明發送信息嗎?這危險嗎?我們是不是應該低調一些?有沒有更好的策略?」Dominik所指的是「黑暗森林理論」。該理論認為我們之所以一直沒發現其它文明,是因為宇宙就像一座黑暗的森林,每個文明都像帶槍的獵人,一旦發現其它有競爭性的文明,就會將其「毀滅」。Dominik說:「有的人認為(聯繫外星人)是一件應該做的、很棒的事情,有的人認為我們應該低調不要聯繫外星人——很可能正是如此,我們真的不應該去聯繫外星人。」

研究結果發佈於《The Times》◇

大腦神經元細胞示意圖。(Wikimedia Commons)
大腦神經元細胞示意圖。(Wikimedia Commons)

No.3 科學家合成新藥有望治療失智症

由於神經元無法分裂再生,因此大腦受損後很難修復,不過受損腦組織周圍的神經膠質細胞卻能夠分裂。美國一組研究者找到了促使神經膠質細胞生成神經元的複合藥物,有望成為未來治療老年失智症的最佳方法。Penn State University的研究者們測試了幾百種藥物組合後,成功地使用四種分子組合讓星形膠質細胞生成了神經元,星形膠質細胞是人類神經膠質細胞中的一種。實驗中藥物促成的神經元在培養皿中存活了7個多月,互相之間形成了牢固的網絡,神經元之間可以互通化學和電子信號,與大腦中正常神經元的工作方式一樣。實驗中細胞轉化率達到了70%。研究者們利用三種藥物分子也實現了細胞向神經元的轉化,但轉化率下降了約20%。主要研究者生物學教授Gong Chen說:「新方法的重要好處在於,製成的藥片讓世界各地包括邊遠地區都很容易得到,無需使用複雜的醫院設備。我的最終目標就是要開發一種簡單治療方式,比如藥片,幫助世界各地中風患者、老年失智症患者再生大腦神經元,恢復他們的記憶力和學習能力。」研究者們坦承,這種藥物離投入臨床還有不少技術難點要解決。他們也在研究其可能的副作用,確保製成安全的藥物。Chen說:「我們研發這種藥物投入的多年努力讓我們離夢想又近了一步。」

研究結果發佈於《Stem Cell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