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星期一(2月18日)發表報告說,滲透到世界各地的孔子學院為中共代言,威脅了全球學術、言論自由和國家安全,並建議英國大學暫停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報告:孔院的滲透與威脅

保守黨人權委員會的報告稱,英國是除美國外擁有最多孔子學院的國家,中共政府利用孔子學院對外傳播意識形態,擴大影響力,這樣的情況引發外界擔憂。報告以學者、前外交官、人權活動家和研究人員的證詞為基礎。

保守黨委員會主席兼國會議員布魯斯(Fiona Bruce)說:「根據收集到的證據,我們嚴重質疑孔子學院給英國校園帶來的影響。」

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Benedict Rogers)表示:「中國官方承認孔子學院確實是他們『軟實力』重要的一環。那些天真地否認孔子學院真正用途的西方國家,應該仔細聽聽中共官方自己的說法。」「在學術自由方面,由於這些進駐各國高等院校的孔子學院缺乏透明性,很多教職員受僱於中共政府。同時我們也看到,很多論文、書籍、活動因涉及西藏、天安門和臺灣等敏感議題被刪除或取消。」

人權委員會建議審查孔院

委員會呼籲英國重新審查與孔子學院之間的所有協議,在審查結果出來前,應停止與孔子學院達成任何進一步協議。布魯斯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歡迎並鼓勵語言教學和文化交流,但我們認為有必要進行審查,評估孔子學院是否對學術自由、言論自由、其它基本權利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羅傑斯表示,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家在英國的孔子學院被關停,「我們發表這份報告的目的就是要提醒英國政府,要積極應對孔子學院帶來的威脅。」

報告援引學術界的警告說,中共正在通過一系列精心策劃的戰略,通過如孔子學院和學生會(CSSA)等機構,在全球大學校園中繼續擴展其影響力。報告還引用中共負責宣傳的前常委李長春的話說,孔子學院是「中共海外宣傳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

該報告還表示,世界各地27所大學和學院終止了跟孔子學院的合同,其中包括斯德哥爾摩大學、哥本哈根商學院、斯圖加特媒體大學、霍恩海姆大學、里昂大學、芝加哥大學、賓夕法尼亞大學、密歇根大學、麥克馬斯特大學等。◇

下文接B1版

眼下趙樂際接掌中紀委大權,這也說明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為何願意親自出面為千億礦權案幹下作髒活。趙樂際以及周強,可謂中共頂了天的司法人物,所以幹任何髒活全敢於堂而皇之。對他們而言膽敢不服者,滅掉不過是動動嘴的事。

文章認為,現在千億礦權案陷於輿論漩渦,或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成為捨車馬保將帥的犧牲品。

下個「老虎」可能是周強

1月30日,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多項人事任免案,其中包括任命高憬宏為最高法院副院長、審判委員會委員、審判員。

高憬宏1959年8月出生,歷任最高法院研究室書記員、助理審判員、審判員,天津最高法院黨組書記、代理院長、院長,現任最高法院黨組成員。

中共最高法院這次高層人事調整之際,正值高院院長周強深陷「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疑雲之際,因此備受關注。

1月8日,中共政法委聯合紀委國監委、最高檢、公安部等機構介入調查千億礦權案。外界認為,此前稱自查的高院被排除出聯合調查組,顯示當局並不信任周強。

此外,1月15日,涉嫌插手「陝西千億礦權案」等多案的前中共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落馬。

1月15日至16日,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放重話,要求政法機關要「刀刃向內」、要「清除害群之馬」。

由於前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抓前,習近平也曾在政法工作會議說重話要「堅決清除害群之馬」,再加上周強捲入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醜聞,觀察人士普遍解讀習近平的講話是針對周強。

另一方面,中共黨媒日前披露,繼趙正永被調查後,「下個老虎出現仍是大概率事件」。輿論認為,下一個「老虎」可能就是周強。

更引起外界關注的是,高院黨組1月25日召開「2018年度民主生活會」,當局罕見派出中紀委副書記陳小江到場並發表講話。

由於習近平2013年參加河北省委常委的「民主生活會」後,河北高層周本順等多名官員先後落馬,外界分析,當局派中紀委官員出席最高法院的「民主生活會」,可能預示著高院將有高層人事地震。

1月18日,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節目分析前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落馬背後有何秘辛。

外媒:趙正永膽敢對抗習 背後是常委趙樂際

時政評論人士高新表示,秦嶺別墅違建案,現在曝光的,不僅僅是沒有落實習近平批示,甚至連陜西省的常委會都沒有召開;省長本人也僅僅批示一下,就是以批示對批示;市長一級僅僅把相關人員叫來傳達一下。這個做法很是蹊蹺。在中共省級地級領導人眼中,習近平至少是個鐵腕上級。這讓下級們既佩服又恐懼。而趙正永竟然把習近平的批示當耳邊風,甚至表現得有恃無恐。

高新認為,趙正永敢於無視習近平的批示是因為與趙樂際的關係。他當省委副書記時,書記是趙樂際。趙樂際比他年輕六歲,但是被提到副省部級比他早很多。兩人配合很好,可說是一筆寫不出兩個趙字。官方現在稱,趙正永當年不把趙樂際這個正職放眼裏,明顯是為趙樂際切割,給他洗地。趙樂際安排了趙正永當自己的省委書記接班人。此外,秦嶺和千億礦產也許都和趙樂際家族有著千絲萬縷和無法公開的關係,所以,對於習近平的指示一是不敢辦,二是敢不辦。

趙正永從趙樂際那裏繼承到省委書記的權杖之後,上有中央級的趙樂際撐起的保護傘,相信後來他在陜西的所作所為,下級無人敢於匯報,因為他的保護傘趙樂際既是組織部長,還是與他關係相當融洽的前任。這是其一。其二,2017年19大以後,趙樂際成為常委(中紀委書記),人們更是無法反映了,所以只能從某個側面先把趙正永的違紀行為揭發出來,以引起習中央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