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七輪貿易談判正於華府展開,白宮方面發表聲明指出,這次貿易談判是去年底習特會的協議要項之一,不但要「達成中方所需的結構性轉變」來改善中美貿易關係,雙方還將討論「中方向美方採購大量商品與服務的承諾」。

儘管上一輪談判後,中美雙方都對外釋出樂觀信息,國際股市一度上揚,然而,從幾個跡象來看,中美談判仍充滿變數。

四種跡象顯示

貿易談判仍存在分歧

其一,中美雙方上周才於北京結束一輪談判,其後就立即敲定本周在華府繼續協商。如此緊湊的談判安排,一方面反映出雙方急於達成協議的心態,但都有可能透露出雙方在主要談判細節上仍存在重大分歧,故而急於協商來取得共識,以便在預定三月舉行的習特會上,令貿易談判可以取得一些進展。倘若雙方缺乏足夠的共識,習特會將出現變數。

其二,上周五習近平會見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與財政部長姆努欽(Steven Mnuchin)時,提及中美關係是「合則兩利,鬥則俱傷,合作是最好的選擇」,習並強調一句「合作是有原則的」,透露著中方或在美方堅持的結構性改革上不會妥協。

習近平的談話,也恰恰呼應了他去年底在「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的發言,即「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其三,就在萊特希澤等人結束談判,回到美國向特朗普匯報時,特朗普特別在推特發文表示,談判成果豐碩,但卻又刻意提到「中方正以關稅形式向美國支付數十億美元」。言外之意,頗似隔空叫陣,提醒北京當局不要忘記關稅這把利劍。

其四,中共官媒《環球時報》在中美第七輪談判啟動這天,再出社評稱,「談判涉及的中方結構性改革要圍繞著中美經貿合作,而且要同中國的改革開放計劃相協調。中美經貿談判不能成為強制中國改變經濟治理方式甚至國家發展道路的一次施壓。」

就是說,中共會堅持原本的經濟結構發展模式,因為結構性改革會改變未來黨國的發展,以及會引發中共政權存亡的問題。

由此可見,中美雙方最關鍵的談判分歧依然存在,中方並不願在最核心的「結構性改革」問題上妥協,包括竊取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關稅壁壘、對本國企業補貼等。

花錢了事 拖延戰術

中共抗拒結構性改革

事實上,目前北京應對貿易談判的心態,不外乎是「花錢了事」與「拖延戰術」。

北京方面很可能仍誤以為特朗普是市儈商人,所以想用大量金錢利益來擺平他。

中方向美方承諾,將大量購買美國大豆、液化天然氣、原油等產品,希望通過巨額採購來縮減中美貿易赤字。北京主動提議,取消中國民眾購買新能源汽車的國家補貼,但對於上述的結構性經濟改革,則始終避而不談。

顯然中共希望藉此換取拖延結構性改革的談判,待特朗普忙於連任選戰後,中共的拖延戰術就得逞了。

大量採購美國半導體 

中共別有用心

更引人側目的是,中共不僅存心拖延,更明目張膽地想要擴大盜竊。

日前傳出,中方提議在未來6年內,向美方增加採購價值2,000億美元的半導體產品,藉此縮小中美貿易逆差。中方並建議美國企業將半導體的封測與組裝轉移到中國境內進行,並聲稱願意由地方政府提供資金協助。

中方這項提議,堪稱「錢裏藏刀、包藏禍心」。

一來,中共無非是想一次性大量採購足夠的半導體元件,以備未來幾年內與美方進行貿易持久戰。

二來,中方將對這些半導體產品進行「逆向工程」(reverse engineering),從拆解、分析過程中,摸索、模仿製造工法,並竊取半導體封測、組裝技術,甚至還可能強迫台灣廠商配合協助。中方希望通過這6年,爭取中國半導體業發展,藉此斷絕中國企業受制於美方半導體之憂,並繼續推動「中國製造2025」計劃。

反對中共欺騙敷衍

美政商界高度警覺

中共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北京主動提出巨額採購與設廠補貼,「假好心」的行為立即引發美國業界警覺與批評。

「這只是個幻象,目的是要改變美國產業供應鏈,(把工廠)轉移到中國境內。」美國半導體產業協會總裁約翰紐弗(John Neuffer)直斥:「我們相信美方談判代表會看透這種迷惑人心的手法。」

多年來,美國企業對中共當局與中國企業的各種誠信欠奉的行為,已經積怨甚深。因此,這次中美貿易談判,美國商界罕有地一致對中共表達強硬態度,支持特朗普政府嚴格要求中共,並進行「可執行、可監督的貿易協議」。

「如果不能確保執行效果,這個協議就等於失敗。」美國商會執行副總裁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表示,北京方面雖然承諾大量採購,但只要不落實結構性改革,一切都沒有意義。

不僅商界罕有地對中共一致態度強硬,美國政界也一致地對中共長期掠奪美國經濟表達不滿。

聯邦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更在日前提案,希望對中共支持的產業加徵關稅,藉此反擊「中國製造2025」計劃。

經濟結構改革

將帶動中國政局易變

毋庸置疑,要求中共實施結構性經濟改革,放棄不道德的經濟發展模式,停止不公平的貿易政策,結束對美國的經貿掠奪,應是特朗普政府不可撼動的談判底線。

並且,美方還須設立監督機制,確保中共落實這些改革,才能確保中美雙方經貿關係回歸「自由且公平」的狀態。這也是為何萊特希澤一度在劉鶴與特朗普面前,連說三次「執行(enforcement)」的原因。

不過,中共自知,落實結構性經濟改革,很可能為中共政權挖掘墳墓。

倘若中方配合美方與國際社會標準,放棄竊取知識產權、停止強制技術轉讓,則長年欠缺研發基礎的中共將失去知識與技術來源,無力推動產業轉型,「中國製造2025」將淪為一紙空談。

倘若中方對外國開放市場、停止不公平關稅壁壘、停止補貼國企,則眾多缺乏效率且產品品質低劣的國企,將立即失去廉價競爭力,不僅難敵外國優質產品,還將陷入嚴重財務危機,觸發另一輪龐大的國內失業潮。

然而,這一切經濟災難,並非來自外國政府的「打壓」或中國人民的懶惰,而是源自中共數十年來錯誤的「社會主義經濟」策略、不道德的產業發展模式以及以低廉的工資來壓搾中國人民勞動力所致。

中共靠不道德手段得來的經濟成果,不過是海市蜃樓。偷來的一切,終究得還回去。中共黨國經濟的敗退,必將帶動中共政權的崩潰。

不過,中共政權的土崩瓦解,卻是中華民族的浴火重生,中國將真正擁有自由、平等、法治、人權,並回歸傳統社會。

這個道理,不僅外國人知道,許多國內的民眾也明白。《經濟學人》記者歐陽德(Simon Rabinovitch‏)近日透露,國內一位煤礦國企老闆向他表示,這場貿易戰,可能會讓特朗普成為「中國人的救星」。

至於特朗普是否真能成為中國人的救星?這場貿易戰能否將中共擊潰,中國是否能變成民主國家、回歸傳統社會?

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