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禹錫 〈酬樂天揚州初逢席上見贈〉

巴山楚水淒涼地,二十三年棄置身。

懷舊空吟聞笛賦,到鄉翻似爛柯人。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

唐敬宗寶曆二年(八二六),白居易因眼疾罷蘇州刺史,劉禹錫也從和州刺史任上罷歸洛陽,兩位詩人相逢在揚州。白居易在筵席上寫了一首詩贈劉禹錫。詩曰:

為我引杯添酒飲,與君把箸擊盤歌。

詩稱國手徒為爾,命壓人頭不奈何。

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劉禹錫的這首詩,是對白居易贈詩的酬答。

唐憲宗永貞元年(八零五)「永貞革新」失敗,「八司馬」被貶,劉禹錫初貶連州,又改朗州,後再貶連州,復任夔州、和州。到寫這首詩時,已有二十二個年頭。預計回到京師,將跨出二十三個年頭。夔州在四川,秦、漢時,屬巴郡,朗州在湖南,連州在廣東,和州在安徽,戰國時都屬楚國或接近楚國的地方。所以稱這些貶謫之地,為「巴山楚水」。一個才華橫溢的詩人,被「棄置」到了這荒遠、淒涼的地方。白居易的贈詩最後兩句說:「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這兩句詩的意思是說:你該當不幸,誰叫你的才名那麼高呢!只是一下就遭貶二十三年,實在太過份了。這裏既有同情和浩嘆,又包含對劉禹錫的讚美。劉禹錫詩開頭的兩句,即是接此而來。從二人對「二十三年」的反覆酬唱中,可以看出兩位詩人聲氣相投,推心置腹的親密關係。

接著,詩人連用兩個典故,來抒發自己的感傷。魏晉之時著名文人「竹林七賢」中的嵇康,因不滿當時掌握政權的司馬氏集團,遭鍾會構陷,為司馬昭所殺。同時被殺的還有他的朋友呂安。「竹林七賢」中的另一才子向秀,兩晉建立後被逼迫赴洛陽應試,經過嵇、呂的山陽舊居,正斜陽冉冉,遠處傳來了淒清的笛聲,他以淒愴的心情,寫了一篇悼念亡友的〈思舊賦〉。情詞沉痛、文短意濃。〈聞笛賦〉即指此也。

《述異記》載:「晉人王質,入山採樵,見二童子對弈。童子送給王質一物如棗核,食之不饑。局終,童子指示曰:『汝柯(斧柄)爛矣。』王質歸鄉里,已及百歲。」詩人引用以上的兩個典故,暗示自己貶謫時間長久,此番回來,恍如隔世,覺得世態變遷,人事全非,對一切都感到生疏而悵惘。

白居易的贈詩中,有「舉眼風光長寂寞,滿朝官職獨蹉跎」兩句,意思是說:同輩的人都陞遷了,只有你在荒遠地方蹉跎了歲月,虛度了年華。劉禹錫在酬答詩中寫道:「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詩人把自己比做沉舟和病樹,固然有惆悵情緒,同時又十分達觀。沉舟側畔,有千帆競發!病樹前頭,正萬木爭榮!新生的力量,是那麼生機勃勃,勢不可當。他反而勸白居易,不要為自己寂寞、蹉跎而憂傷。這不但顯示了劉禹錫豁達的襟懷,同時也表現了這位明哲的詩人對新生力量,對未來充滿了信心,並給予了熱情的讚頌!正是由於「沉舟」一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的突然振起,才一洗傷感低沉的情調,給人以昂揚、振奮的力量。這兩句詩,既鮮明形象,又蘊涵深刻的哲理,千餘年來,已經成了億萬讀者反覆吟詠的警策名句。

「今日聽君歌一曲,暫憑杯酒長精神。」點明酬答白居易的題意。其意是說:聽了你的贈詩,我不勝感慨,暫且借酒來振奮精神吧!表示要在朋友的關懷下,重新振作起來,積極投入生活中去,體現出一種堅韌不拔的意志。在屢經挫折之後,尚能不頹唐、不消沉,還豪情滿懷地面向未來,這種人生態度,實在令人敬佩!

正是:

「沉舟側畔千帆過」,

青年不可自頹落。

善得善報惡遭惡,

笑在最後——好人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