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江澤民下達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下,中共各領域各級人員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綁架、抄家、抓捕、關押、酷刑虐待、冤判甚至活摘器官等。在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造謠宣傳下,也有不明真相的基層人員、民眾參與舉報和迫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最終蒙受報應。 綜治辦主任賣力迫害遭雷擊

2006年5月21日晚八時,四川省郫縣德源鎮綜治辦主任鄭友奎被雷電擊斃。當時與鄭友奎同行的還有永光村村支書、村主任等人,但雷電仿佛長了眼睛一樣,直擊鄭友奎而去。鄭友奎,44歲,是郫縣參與迫害大法最為賣力的一個。本當壯年時,卻因聽不進法輪功學員的真心勸誡、一意孤行緊跟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上天的誅滅。

黨殿軍在任邯鄲市邯山區國保大隊長以來,利用手中權力,經常組織轄區內派出所警察(很多是臨時工)迫害邯山區法輪功學員,如策劃、參與搶劫、綁架、勞教、誣判的法輪功學員很多,黨殿軍也曾口口聲聲叫喊:「我是共產黨員、無神論者!我就是不怕遭報!」黨殿軍最終在2004年得癌症死亡,死時才四十多歲,當天理真的應驗於他時悽慘可憐,但後悔已遲。

重慶江津區賈嗣鎮派出所所長周立波,因患皮膚癌於2010年12月16日痛苦不堪地死在醫院病床上,時年四十餘歲。據說給周立波治病的醫生講,周立波臨死時哀叫:「我不再整法輪功了,饒了我……饒了我吧!」

整人出狂言 真見閻王爺

波會友,51歲,男。河北廊坊北旺鄉李桑園村村長。從99年以來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在2002年7月20日又去綁架大法弟子,並且嘴裏還喊著:「我就不信治不了你們法輪功,如果我要治不了你們,明天就讓我見閻王爺」。他的話還真靈,第二天早上七點突發心臟病死亡,死狀非常悲慘,滿臉青紫。

呂鴻儒,男,70來歲,鄭州大學哲學教授(原河南省哲學會理事、鄭州市哲學會副會長)。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賣力地配合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狂妄無知地到處做報告攻擊法輪大法,並在河南電視台上大肆誣衊法輪大法,為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搖旗吶喊。

2003年8月初一天,呂鴻儒攜妻女、女婿和十來歲的外孫女一行五人,開車回老家祭奠其父去世周年,途中在一零七國道上自撞在一大貨車車尾,造成老兩口、小兩口當場死亡,小外孫女受傷的慘局。更驚人的是呂鴻儒本人面部嘴撞沒有了。單位為其舉行告別儀式時,只好用塊白布把嘴蒙住。知道此事的很多人議論:「這是他攻擊法輪大法得的惡報呀!」

報業董事長謗法 鐵錨奪命

《河南日報》報業集團董事長、社長楊永德積極追隨中共邪黨行惡,在其掌控的多家報紙上,大量刊載辱罵法輪大法的內容,散布謊言,毒害民眾。

2007年2月9日,一艘遊船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航行。忽然,作為船客的楊永德的手機鈴聲響起,因嫌船艙內嘈雜,他步出艙外,站在船舷邊接電話。當時風微浪低,天氣尚好。不料,轉瞬之間,天上飄來一團雲霧,雲霧迅速籠罩了周圍的海面,能見度頓時變的極低。而遊船還在航行,楊永德的通話還在繼續。就在此時,忽聽「咚」的一聲巨響,遊船與一艘運煤船相撞。船身猛的一顛,將楊拋向大海。楊在冰冷的海水裏拚命掙扎。遊船緊急拋錨停航,沉重的鐵錨恰巧擊中楊永德的頭部,結束了他64歲的生命。

善惡有報天理警示世人

近年來明慧網曾經多次報道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案例,從中共高層的周永康、薄熙來、周本順、李東生、張越到中共全國各級官員、普通階層,遭惡報的人數達兩萬之多。其實,實際數據遠遠大於此。

古語云:「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人在做,天在看。」如今的多數世人良知善念仍存,還是相信神佛的存在,只有那些被中共深度洗腦的人根本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無度在作惡,結果招來了惡報。上述這些驚心動魄的惡報案例,讓人觸目驚心,更令那些至今仍然在追隨中共江澤民集團做惡的中共各級官員和惡人們去深思和醒悟。

明慧網在文章結語中說,在近二十年的正邪較量中,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徹底展現出魔鬼的形像,參與迫害的人,也在中共的縱容下將自己魔性的一面充份展示,得到的結果是──惡報。將惡報實例寫出來,是想通過這個彙集的數據,告訴人一個道理:善惡有報,絲毫不爽。

古人云「三尺頭上有神靈」,人看不見神,神卻能看見人,一點點的功過都給人記載著,行善給善報,作惡給惡報。人的生命是由神佛看護的,惡報也是神展現給人的。有的人看懂了、理解了、覺醒了,生命有了好的機緣;有的人卻在一次一次的惡報中失去機會,直至失去人身,這才是人生的最大悲哀。

「通過這兩萬多人遭惡報的真實案例來看,你還會說『我是共產黨員,我不信神,不怕報應』嗎? 希望你認清中共嘴臉,神給人的時間不多了,退出中共邪黨才能得救,珍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