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在剛剛結束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中美雙方就華為等問題進行了激烈的交鋒。美國之音今天(2月18日)報道,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呼籲各國,警惕華為5G設備的威脅。

他在講話中指出,中共的法律要求像華為這樣的公司,要為中共龐大的安全機構獲取任何數據提供方便。這損害別國的通訊技術,威脅著國家安全。

點擊下載影片

楊潔篪為華為辯護

在同一場會議上,中共國務委員、外事辦主任楊潔篪隨後為華為進行辯護。他敦促歐洲國家領導人不要理會華盛頓禁止華為的呼籲,說「中國(中共)的法律沒有規定公司要在其網絡設備中裝設後門或收集情報」。

他表示希望部份美國人「對自己多點信心」,「相信歐洲清楚哪條是明智道路」。

隨後有消息傳出,英國可能得出結論,華為的5G風險在「可控範圍」。這更加重了中美在歐洲角力、歐洲國家不得不選邊站的色彩。

不過有分析指出,北京早已沒有「公信力」,它的辯護不足以令人信服。另外美歐關係有長期基礎,「根深蒂固」,中共想分化美歐的圖謀不會得逞。

「北京公信力」受拷問

對於楊潔篪為華為的這番辯護,美國之音表示,「北京的公信力」正在經受著考驗。因為2017年6月27日,中共已經正式公佈了「國家情報法」。

裏面寫得非常清楚,「第七條   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保守所知悉的國家情報工作秘密。國家對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的個人和組織給予保護。」

「第九條   國家對在國家情報工作中做出重大貢獻的個人和組織給予表彰和獎勵。」

中共立法在先,條文清楚,但是楊潔篪竟然視而不見,聲稱中共政府一貫要求中國企業遵守國際規則,遵守所在國的法律法規,沒有規定企業為中共收集情報。

分析人士表示,要麼是楊潔篪年歲大、患上了「健忘症」而「不知曉」;要麼可能是楊潔篪根本不把中共法律當回事,「蓄意無視」。

楊潔篪認為美國是「出於本身利益」才對華為進行指控,他表示要遵循雙贏、共贏的合作方式,「放棄意識形態的偏見及零和遊戲的心態」,他甚至說中國(中共)反對「技術霸權主義」。

楊潔篪的這番話凸顯出與歐美的不同調,港媒認為,中共意在分化美歐,拉攏歐洲站在自己一方。

歐洲面臨選擇

不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表示,北約聯盟「非常認真地」對待圍繞華為的擔憂,幾個盟國希望拿出協調一致的回應,「需要應對這個問題」。

就在這次大會剛剛落幕之際,英國《金融時報》在17日報道,英國政府得出結論,「能夠緩解在5G網絡中使用華為設備的風險」。也就是說,英國認為華為的5G風險是「可以控制的」。

英國的結論適逢中美因為華為而激烈交鋒之際,儘管這個結論「尚未公開」,但來自五眼聯盟成員的消息,可能對歐洲各國領導人來說有相當的「份量」。

面對中美對抗,這次大會的主席、前德國駐美大使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黯淡地表示,歐洲「面臨著真正的難題」。

歐洲是不是「要單獨行動」呢?「答案是否定的」。中央社指出,美國安全保護傘和經濟影響力太重要了。即使是倡議籌組歐洲新軍力的人士也坦承,少了美國,加上英國脫離歐盟後,這支軍隊難以為歐洲大陸提供安全防護。歐洲離不開美國安全保護網,多年來已經「根深蒂固」。

中共分化美歐無效

也就是說,中共分化美歐、拉攏歐洲的努力可能是「盲人點燈——白費蠟(啦)」。彭博社表示,一旦中美對抗加深、出現「離婚狀況」,中共期待歐盟「變節」對抗美國「不太切合實際」。

主要原因是中歐關係是建立在經貿往來上,這不足以促使歐洲背離美國。而美歐關係卻在經貿之外,還有安全等更廣泛和關鍵的領域。在先進的軍事裝備上,歐盟在「高度依賴」美國,這是中歐關係無法比擬的。

斯托爾滕貝格一再強調,美國過去幾年在歐洲防衛上的支出已經大幅增加,歐洲本身的國防預算同樣也大幅提高,但這其中的部份原因是來自特朗普的壓力。

前美國駐北約大使伯恩斯(Nicholas Burns)指出,1949年歐洲分為民主與極權兩部份,北約創立的目的在於保護民主國家,這個「分野」到目前仍然存在。

伯恩斯與和另一名前美國駐北約大使魯特(Douglas Lute)共同完成的報告「北約70年:陷入危機的同盟」中,羅列了北約面臨的十大挑戰必須克服,其中之一就是「缺乏美國有原則的領導」。他們建議懲罰那些偏離民主道路的北約成員國,伯恩斯把它們稱為「毒瘤」。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