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家中闖進一幫警察,帶走三位黃琦母親蒲文清的支持者,在場的張讚寧律師也被強制驅離。身患重病的86歲老人蒲文清備受衝擊,一度喝清油、拿菜刀要自殺,被看管她的人給奪下,幸未釀悲劇。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表示,這次抓人是因為她們和蒲文清去德國大使館會見了人權官員。

陳明玉向大紀元記者陳述事件發生經過:15日早上,陳明玉從派出所出來後,回黃琦家拿東西,當時蒲文清說她實在不想活了。「那天晚上,她看到我們都被警察帶走了,照顧她的危文元也被帶走了,她就喝了清油要自殺,腸子都掉出來一節了,後來她又去廚房拿刀想自殺,被他們給奪下。」

「86歲的人了,年紀大又有病,如果沒人照顧她幫她,連生活都很困難。她也知道自己的處境非常艱難,上次關了45天完全看不到自己親人、朋友,完全跟外界隔絕,她怕這次又會這樣對她,所以她說與其這樣不如死掉。」

蒲文清女士被軟禁45天患上心律衰竭重病,需靠吸氧治療。(受訪者提供)
蒲文清女士被軟禁45天患上心律衰竭重病,需靠吸氧治療。(受訪者提供)

早上會見德人權官員晚上就抓人

13日張讚寧律師在蒲文清的委託下來綿陽看守所申請會見黃琦,晚上就住在黃琦家。14日下午陳明玉和胡貴琴陪蒲文清到德國大使館與人權官員會面,當天晚上成都警察就上門來抓人了。

當時陳明玉和張讚寧正在裏屋談案情,聽到有人敲門,他們出來後就被警察控制,屋裏所有手機和電子設備都被收繳了,張讚寧指責警察這種行為是違法的,要他們出示搜查證、傳喚證,他們甚麼證也沒有,就說是口頭傳喚。

警察要將全部的人帶去派出所,張讚寧和蒲文清堅持不走,最後警察就強制架走了陳明玉和重慶維權人士胡貴琴。危文元於15日凌晨1點多也被送去派出所。張讚寧被強制驅離黃家。只留下蒲文清和看管她的人。

「危文元是奶奶(蒲文清)的保姆,一直陪在奶奶身邊,那些人就說不用她照顧,有人會照顧奶奶,就強制帶她到派出所。他們所謂的照顧就是看管嘛。」

15日早上7點多,陳明玉和胡貴琴、危文元從派出所出來後,胡貴琴直接回重慶,陳明玉則回黃琦家拿她的東西,並將自己的電話號碼寫在蒲文清的藥盒上。然後她受危文元之託,將藏在廁所垃圾桶下的手機取出來。結果被一名女警發現,搶走手機。

現在黃琦家都是當地的警察、保安守著不讓陳明玉等人進入,看守她的人固定有4個,其中有一個警察給陳明玉看了他的證,就在陳明玉面前晃一下,甚麼也沒看清。

手機傳出訊息被強制刪除

危文元向記者表示,「14日晚上我將發生的情況簡單地寫了一下發到維權群裏,被他們(警方)發現後搶了我的手機,強行要我打開把它刪了,刪掉後他們說華為手機有7天恢復期,我說我的是三星刪掉就刪掉了。我怕他們搶走就藏到廁所垃圾桶下。」

危文元說,「15日我自己也去了奶奶家,他們不讓我進去,我就叫奶奶幫我開門,我說回來拿東西。奶奶看見我哭了,很傷心,她整個晚上都沒睡,裏面有6個人,客廳睡2個、奶奶房間2個、黃琦房間2個,奶奶被軟禁回來都睡在客廳的小床,那天晚上一個女的就要陪奶奶睡,她有心律衰竭,睡不著。」

斷絕外界聯繫 不讓蒲文清發聲

陳明玉說,「15日晚上張律師8點多的飛機,我們送走他後也都離開成都了,可能所有人都離開了,當局就沒繼續監控奶奶。現在她就剩一個座機可以用,如果還有人再去找奶奶可能連座機都會被控制,因為她的手機、微信都已經發不出來了。」

陳明玉認為,「成都的國保、警察就是要趕走她身邊所有的人。平常照顧她的那些人也都被警告不准再到她家去。他們這種手段實在太殘忍了,實際上他們是要把奶奶一個人孤立起來,不讓她發聲。」

86歲老人再度被軟禁

去年12月7日,就在黃琦案開庭前三天,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女士,在北京西站警衛室被內江政府人員帶回,將其軟禁在內江一座生態園區內,與外界完全隔絕,直到1月22日才將她釋放回家。

蒲文清患有冠心病、高血壓、糖尿病等多種嚴重疾病,在軟禁期間多次發病,導致心律衰竭,目前,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

自2016年11月26日,黃琦被刑拘後,兩年多來,蒲文清拖著高齡病體,多次上京反映情況,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支持和國際社會的關注。德國默克爾總理,曾寫信給蒲文清,表達重視和關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