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中美貿易戰進入肉博戰,雙方能否在3月1日午夜前達協議,或者出現「有望促成交易」跡象,攸關特朗普總統是否同意習特會及延長停火時限的決定。

部份媒體報道,目前中美諒解備忘錄括號(註:以括號方式標註雙方分歧意見)數量太多,雙方恐難達協議。這樣的推測,以貿易談判實務而言,實為言之過早。

上周在北京進行的第七輪高層貿易會談以無協議落幕,中美同意以「諒解備忘錄」(Memoranda of Understanding,簡稱MOU)的形式,記載達成的任何交易,以及次周(即本周)在華府續行第八輪貿易談判。

中共副總理劉鶴本周將率團來華府,與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E. Lighthizer)及財長史蒂芬‧梅努欽(Steven T. Mnuchin)再次面對面會談。

上一輪談判最大進展:諒解備忘錄

美方主談人萊特希澤15日告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雙方官員這兩天進行了「非常好的談判⋯⋯在非常非常重要的、非常困難的問題上取得了進展。我們還有額外的工作要做,但我們很有希望(達成協議)。」財長梅努欽15日則在推特上表示,進行了「富有成效的會談」。

萊特希澤沒有向習近平說明取得進展的細節。對照白宮最近兩次針對中美貿易會談發佈的聲明,可以發現其在上周的聲明中特別提到了雙方同意MOU。由此推測,萊特希澤所稱的進展,有可能是終於讓中方同意以MOU書面形式記載雙方交易。

萊特希澤為何青睞MOU

萊特希澤一月底在第六輪貿易談判結束後曾向媒體記者表示,中美正在討論呈現雙方最終交易的形式,不論哪種形式都不需要送到國會表決,其中一個可能選項是諒解備忘錄。由此判斷,MOU是萊特希澤希望約束中方未來行動的書面文件。

根據維基百科的說明,諒解備忘錄是一種比「君子協議」更正式的書面文件,係指兩個以上當事方之間達成的一種協議,表達各方的意向以及預期的共同行動方針。MOU的法律拘束力雖然不及正式協議或協定,但是並非全然不具有法律上的拘束力,它可以被理解為「簡單形式的條約」。

萊特希澤希望採取較不具法律約束力的MOU,有其理由,因為本次中美會談並不屬於關稅減讓或進一步市場開放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而是源起於美國對中共展開的301調查,諮商重點主要是中共長期以來的不公貿易行為。

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辦公室(USTR)2017年8月依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款規定,對中共不公貿易展開調查。隔年3月,特朗普總統簽署行政備忘錄,指示相關部門對中共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強制技術轉讓等不公平貿易行為採取反制措施,包括提高部份中國商品關稅。美國在決定採取反制措施後,依據301調查規定,提供涉案的中共政府進行雙邊諮商的機會,雙方於去年5月開始第一輪談判。

諒解備忘錄括號數量多 雙方難達協議?

部份中文媒體引述《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依知情人士的透露,中美談判官員在第七輪談判中僅「機械式地」將各自提出的清單合併在諒解備忘錄中,並以括號方式標註雙方分歧意見。從括號的數量巨大暗示,雙方仍存在「廣泛分歧」,意味著要達成實際的、全面的諒解仍有困難。

按照貿易談判實務,依目前MOU括號數量斷定雙方「無望」達成協議,恐言之過早。

「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總裁克雷格‧艾倫(Craig Allen)認為,中美第六輪會談雙方同意以MOU形式記載雙方交易是一個「重大進展」,勾勒了談判的最終輪廓,將是「向前邁進的一大步」,並稱其可能促成特朗普總統推遲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期限。

艾倫此言,或許代表了美國業界的心聲。自去年5月中美展開第一輪會談以來,雙方進展有限,中方否認美國的指控,不願意承諾改變其長期以來的不公貿易行為,試圖以加購美國商品緩解這場由其引發的貿易戰。

上周第七輪談判,中方總算同意以MOU形式呈現雙方約定事項,對美國談判官員及關注談判進展的美國業者來說,這是一個重要進展。然而,如白宮聲明所言,接下來要做的事還很多。

按照兩國或多國貿易協商或談判慣例,不論是各方合意的MOU或協定草案,在初始階段,多半是以括號方式標註各方意見分歧、有待進一步協商的議題。隨著時間的推進,各方將逐步縮小分歧,減少括號數量,僅留下需要高層解決的棘手問題,由貿易部長或者領袖做最後的拍板。

中美在本周的第八輪會談,如果能夠大幅度地減少MOU中的括號數量,特朗普總統才有可能考慮與習主席會面,以及推遲停火時限一些時間。

召開習特會時機 特朗普想法始終如一

去年12月,習特會達成90天暫時停火共識,美方同意延遲今年1月1日提高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10%懲罰性關稅到25%的行動。

中方即使爭取到90天的緩刑期,對於美方要求的產業政策結構改革等核心議題,中共領導層依然強調「不該改的,不能改」。一月底,雙方主談人在習特會後的首次面對面會談,劉鶴帶來的只有兩項重要提議:繼續向美方畫出「加購產品」大餅,承諾加買500噸美國大豆;以及2月底在海南舉行習特會。中方此舉意圖甚明,以拖延戰術爭取美方再次推遲停火時限。

在此情況下,特朗普總統1月31日在接見劉鶴時表示,這是很艱難的談判,美方希望達成全面性的協議,解決所有的中美貿易問題,最終將會有些議題留待習特會討論,可能需要召開一次或兩次習特會。目前90天暫時停火時限依然有效,是否在2月底前召開習特會,需視談判進展而定。

特朗普當天的回應非常明確,中方若想要舉行習特會,應該要展現誠意,對美方關切的核心事項提出可行且可驗證的具體方案,僅留十分棘手的問題,由習特會定奪。

中方答應MOU,接下來中美貿易談判的重點為,北京是否願意在習特會前縮小括號數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