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銳曾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消息稱中共20日將按「正部級」待遇為李銳辦追悼會。李銳女兒李南央發聲明重申,作為女兒不參加這種中共安排的儀式。友人表示,李南央是李銳的精神傳人,她比李銳走得更遠,就是徹底跟這個黨決裂。

自由派大佬、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前秘書李銳於上周六(16日)清晨在北京逝世,享年101歲。家屬消息指,中組部商定將於周三(20日)早上在八寶山按正部級待遇為李銳舉行告別儀式。

北京獨立新聞工作者高瑜18日在推特轉發李南央最新的聲明,同時披露自己已被國保上崗,阻止她到李銳家中祭奠及參加八寶山追悼會。

李南央的最新聲明說,「將李銳套入『正部級』規格的悼詞格式、花圈大小和出席領導的級別,家人接受這種安排,作為女兒不參加這種中共安排的儀式,是要向世人告知我父親真正的意願,還他清白。」

聲明還說,「李銳是一個人,不是中共正部級幹部,是一個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還在拚死宣講常識的勇敢的人。」

李銳女兒李南央聲明。(高瑜推特)
李銳女兒李南央聲明。(高瑜推特)

李南央早前也曾發表聲明表示,李銳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為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來進行追悼,其意願是死後「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

李南央還在聲明中表示,自己知道父親絕對不能接受將他定位為一個共產黨的正部級幹部,亦相信父親在天有靈,一定會對那面蓋著染滿人民鮮血的黨旗慟哭長嘯。

一位不願具名的李銳前部下也對自由亞洲電台透露,他將與李南央共進退,不會參加追思儀式。「我尊重他這個遺願,我老首長的遺願、忘年交的遺願。」

「李南央是李銳的精神傳人」

李南央不去參加父親葬禮引發一些議論。同李銳熟悉的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她(李南央)是李銳的精神傳人,就是跟這個黨徹底割裂了,她比李銳走得更遠,就徹底跟這個黨決裂。」

馮崇義說:「李銳的口述回憶錄被中共沒收已經六、七年了,他們上告,中共一直不開庭。在精神世界裏頭她跟這個黨徹底決裂了,如果共產黨去給她的父親做喪禮,這是按照她的話講是最大的污辱。所以她當然不會參加,因為她非常反對她的繼母要去做這樣的事情。」

馮崇義說,李銳的意思其實也很明白,他曾表明「不進八寶山、不蓋黨旗、不開追悼會」。只是他沒有用真正像遺囑那樣的東西留下來,他沒有做這一步。

馮崇義還說,他們兩年前就為李銳舉行了葬禮,「因為李銳過了百歲,中國過了百歲之後做這個生忌,就是喜人做喜事,就是還活著我們就給他寫詩、寫輓聯、寫悼詞都有,收集了上百號人的,那個書已經去年出版了。就是由李銳的女兒來主持的。」

李銳是中共黨內自由派大佬,因講真話在多次政治運動歷經磨難。其主張憲政民主、黨內民主改革,其著作《廬山會議實錄》和關於毛澤東的著作都是不可多得的中共史料。

去世引發的爭議 

但在其去世後,在異見人士圈出現一些爭議,認為李銳仍保持黨員身份、正部級待遇,得到高水平的醫療條件。中共左派喉舌《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就在社交媒體上,稱李銳不僅享受中共高級官員離休待遇,而且也獲得反體制和西方力量的支持,是中國「最不寂寞」的老人。

但外界對李銳的讚揚還是佔主導。原《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說,李銳一生不盲從,有獨立看法,是堅強的硬骨頭。

北京異見作家高瑜表示,李銳的離開是中國的一大損失,因為中共黨內敢講真話的人越來越少。如果沒有李銳這一代人,可能中國就更悲催了。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發推稱:「李銳不畏強權,不遺餘力。他為饑民呼號,為學生呼號,為長江呼號,為憲政呼號。 他都沒有成功。他是齎志以歿的。 他的主張,沒有人駁得倒。他是被權力的紅旗壓倒的。以事功論,他是失敗者;可是,以品格論,他是完人!無怪乎他不需要甚麼東西覆蓋遺體,無怪乎他說紅色是不好的顏色。」

對於這些爭議,馮崇義對大紀元表示:爭議很大就是海外還有很多激進的人,就說中共黨內的人都不行,黨內沒有自由派、沒有民主派,都是壞人。

馮崇義認為,改變這個政權需要一個合力,只要他要改變這個政權、他要擁抱憲政民主,他都是民主的朋友、都是民主的同盟軍。現在很多人去揪他這樣那樣的事情說你還是黨的人啦、你還住高幹病房啦,這都是一個制度性的事情,你不能用這種東西要求。

「他是在精神上跟這個黨早就分道揚鑣,而且是在跟我們私下人講話裏頭一直是講『他們那個黨』,其實就是他們已經在精神上跟思想上已經是分庭抗禮了。」

生前,李銳曾尖銳批評前黨魁毛澤東所犯的錯誤為國家和人民帶來深重災難,曾將楊開慧罵毛澤東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的言論對外公開。

馮崇義說,「李銳是非常徹底的,他掌控很多內部材料,楊開慧說毛澤東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就是李銳傳播出來的。他對這個專制帝王思想、對這個獨裁專制是恨之入骨的。」

馮崇義認為,李銳是在那個地位上用他的影響帶動黨內的一批人來談反對專制、反對現在的一黨專政。「不同地位做不同事,你不要去指責別人。」

馮崇義說,因為很多共產黨的人不承認這個黨,這批人年輕的時候相當於受騙上當,認為共產黨是代表自由民主的,國民黨是腐敗的。結果他進去以後發現共產黨要比國民黨要腐敗得多,所以他從理念上、從他自身的經歷,當年追求民主是真誠的,然後他進去以後受騙了,到晚年跟這個黨決裂又回到自己的童真嘛,這個事是沒有甚麼好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