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人都知道美國出現了嚴重的政治與社會問題,但問題緣何而生,卻見仁見智。媒體的傾向性報道與社交媒體上的同溫層聚合,加劇了認識的分裂,各方拿出來的解決方案也很不一樣,在美國喧囂了好幾個月的「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細節曝光之後,不少人才意識到這是個在美國快速實現社會主義的瘋狂計劃,只是外包裝用了「綠色」而已。

曾被美國左媒熱捧的「綠色新政」

名噪一時的民主黨議員、社會主義者亞歷山大·奧凱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簡稱AOC)自2018年11月當選為紐約市14選區的眾議員之後,她大力鼓吹的「綠色新政」成為美國各大媒體盛讚狂捧的目標,眾多「進步派」人士包括若干正式宣布參加2020年總統競選的民主黨人在發布競選宣言時,都不忘讚美這個「綠色新政」,有的評論甚至將其與美國歷史上影響世界的登月、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

不少追隨者顧名思義,認為這是AOC提出的一套治理全球暖化的方案,美國作家、社會活動家拿俄米·克萊恩(Naomi Klein)就在一篇評論中指出,如果民主黨能夠在2020年大選中贏下白宮並立即推行綠色新政,將大大有利於世界實現「巴黎協定」提出的高階目標——至本世紀末將地球升溫控制在比前工業化時代高1.5°C之內。

《大西洋月刊》比這位作家望題生義的評論略顯冷靜,意識到是個更龐大的社會計劃。該刊在2018年12月5日發表Robinson Meyer的一篇評論,認為「綠色新政」作為一攬子經濟刺激政策,要比經濟學家們常常談論的徵收碳稅更能夠贏得大眾的心。其中的「就業保障」政策還會產生一種同奧巴馬成功推行的全民醫保一樣的效應,「在一種權利深入人心之後,它就不能被輕易剝奪」。

美國各大媒體都爭先恐後地邀請AOC推介她的綠色新政,她那大而化之的社會主義宏圖,讓不少聽眾之為之激動。

綠色新政是匹社會主義的特洛伊木馬

2月8日,由保守派創建的能源宣導組織Power the Future發表一篇博文,指出「綠色新政」的實質:當AOC公佈了包含細節的解決方案,且她的辦公室2月7日發表了一系列論題概述其目標後,暴露了「綠色新政」其實是一匹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與解決全球暖化沒有多大關係,該計劃只是以理想的環境政策作為幌子,憑藉綠色偽裝把社會主義帶入美國。

下面是「Power the Future」對「綠色新政」的要點概括:

1、迫使政府成為唯一的支付者,接管全美國的醫療保健。

2、為那些不願意工作的人提供免費資金。

3、保證提供政府工作。

4、重建或改造美國的每個家庭。

5、給每個人提供免費住所。

6、淘汰傳統汽車。

7、消除航空旅行。

8、禁養奶牛(或至少研發不「放屁」的奶牛)

不少評論就以上內容發表看法:AOC等社會主義者的努力根本不是為了拯救環境,其真正目標是通過社會主義權力來擴大政府權力,根本不管其結果是摧毀美國。

來自南卡羅來納州的資深參議員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將綠色新政稱之為「恐怖統治(Reign Of Terror)計劃」。

與AOC同屬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南茜·波洛西(Nancy Pelosi)回答記者提問時,毫不隱藏她對這個計劃的不屑:「這只是我們收到的許多建議中的一個。綠色夢想,或者你隨便稱它是什麼,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新聞與進步(The News&Advance)嘲笑說,「綠色新經銷商擁抱幻想」(The Green New Dealers Embrace Fantasies),將deal(合同)加個尾碼「er」變成dealer(經銷商)。Fox News乾脆調侃,AOC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派去潛伏在民主黨的間諜,目的就是讓民主黨在2020年總統大選中敗北。

這個計劃之譫妄,從以下細節可見一斑:

美國號稱「車輪上的國家」(環保主義者稱為「浮在汽油上」的國家),飛機早就被稱為「空中巴士」,AOC的綠色新政要取消汽車、航空,等於讓美國經濟癱瘓。

AOC稱推行她的社會主義藍圖只需要40萬億美元(這個數字不確實,因為桑德斯的全民醫保就需要32.6萬億)。不少相信社會主義的青年希望了解AOC的40萬億美元將從哪裡獲得,結果未獲隻字回覆。以下是美國2017年的幾個重要經濟資料:GDP總量是19.39萬億 ,美國的財政收入是3.25萬億,美元財政赤字占GDP比重為3.5%,積欠國債超過21萬億。由此可見,AOC的社會主義藍圖完全是紙上畫餅。

美國社會的巨大裂縫

如此荒唐的建議,為何會出現在美國?2011年,美國發生了「佔領華爾街運動」,佔領者提出的口號是「我們是那99%」,強調1%富豪與99%社會成員間的對立。2013年,美國著名記者赫德里克·史密斯(Hedrick Smith)就出版了他那本名著《誰偷走了美國夢:從中產到新窮人》(Who Stole the American Dream),在這本書中,作者對「兩個美國」這一現象進行了CT式全掃瞄,調查經濟與政治間的相互作用,並以此來揭示權力和財富的轉變如何導致了中產階級美國夢的解體。這本書有個重要的結論:「美國正從罅隙處裂開——並非種族或民族的罅隙,而是階級。」

以下是作者列舉的財富集中的資料:2002年至2007年,佔美國人口1%、總計300萬人的超級富豪們,佔據了國民總收入的2/3;其餘99%的美國人總計3.1億人,只佔到總收入的1/3。2010年是金融危機後經濟復甦的第一年,1%的尖端人群,拿下了美國國民總收入的93%。

美國財富集中於少數人手中,得到另外兩個資料支援,一是世界銀行估計:美國的堅尼系數在2016年達到0.415%的最高值。2015年,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發佈題為「美國中產階層衰退」的報告,2015年,美國成年人中,中等收入人數為1.208億,低收入和高收入群體的總數為1.213億,中產階層人口比例首次低於一半。

美國近年崛起的保守派新聞網站Breitbart News於2月12日發文指出:各類激進主義,例如極端主義、種族主義、反猶太主義、性別歧視、社會主義等正威脅重掌國會眾議院權柄的民主黨左派——我覺得其實不只是民主黨這家百年政治老店受到威脅,而是美國正受到威脅。

這一威脅不僅產生於巨大的階級裂溝,還產生於美國正在形成的一種按膚色(族裔)取得特權的新身份政治——這點容本人以後撰寫專文分析,本文只談社會主義對美國造成的威脅: 2018年11月, 位於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發佈一項調查。根據調查,52%的美國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超過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的40%的人。2018年7月3日,《紐約時報》曾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中引述一項調查,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這些人是民主黨內的極端進步主義者。

2000 年美國政治學家李普賽特(Seymour Lipset)在他那本著名的《It Didn’t Happen Here:Why Socialism Failed in the United States》,探討書名所示的問題「社會主義為何在美國失敗了?」從驕傲宣稱社會主義在美國失敗,到瘋狂的綠色新政受到民主黨人與左派媒體追捧,其間相差不到20年,其間原因除了貧富差距擴大、美國不再是「機會之國」這個社會因素之外,還有一點:這些年當中,由於左派佔據大學講台、壟斷學術領域,這種意識形態教育的結果是讓美國的社會主義者快速增長。#

(文章轉自台灣《上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