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不良貸款率飆升,2018年以來,十多家農村商業銀行信用評級或展望被下調。除經濟下行外,銀行管理混亂、貸款亂象頻出,有的地方民眾將銀行稱為「詐保集團」。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簡稱大公國際)2月14日發佈的評估報告顯示,2018年,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商業銀行不良貸款水平整體有所上升,不同類型的商業銀行資產質量出現分化;預計2019年,宏觀經濟仍然面臨較大不確定性,銀行業資產質量仍存在下行壓力。

據統計,截至2018年9月末,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7%、1.70%、1.67%和4.23%。

2018年,已有12家農村商業銀行主體信用評級或展望被下調。進入2019年,中誠信國際1月28日發佈評級報告顯示,安徽桐城農商行不良率高達12.25%,信用評級被下調至A。

存貸款業務始終是商業銀行的最主要業務。在貸款難以清收的情況下,農商行壞帳的「蓋子」也被揭開。除一些小微企業經營困難導致壞帳、逾期率大幅增加外,農商行造假貸款案層出不窮。

知情人王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在山東,人們給農商銀行起名叫「詐保集團」,指銀行專門詐騙擔保人。他舉例說,「銀行的工作人員,找些朋友來做擔保人,說好是貸個3、5萬,但在辦理過程中,卻變成了大額度貸款,就是偷樑換柱。全都是這種模式。不光如此,還自貸自用,自己貸了款自己用。」

如,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中國民生銀行青島分行的員工鄒某,自2014年8月31日至2015年9月25日,通過青島農商即墨通濟支行等多家銀行,共向銀行貸款7筆合計本金997.9萬。借款人跑路後,銀行將擔保人告上法庭。

中國民生銀行青島分行的員工鄒某,通過青島農商即墨通濟支行等多家銀行,共向銀行貸款7筆合計本金997.9萬。
中國民生銀行青島分行的員工鄒某,通過青島農商即墨通濟支行等多家銀行,共向銀行貸款7筆合計本金997.9萬。

「誰擔保誰倒楣,詐擔保人。」他說。根據原告為青島農商行的5份判決書顯示,法院全部判決擔保人承擔擔保債務,而其判案的法官也是同一個人。

知情人透露,鄒某一個人貸了900多萬,涉及多個案子,他不只通過一家銀行貸款,其中農商行的貸款較多。其辦理貸款全部用的是假材料,身份證、結婚證、資產全是假的。

王先生說,「銀行管理混亂,不管你員工怎麼撈、怎麼騙,反正帳上能有錢就行了。銀行要上市,能拉了款項就算是錢,不管你詐保不詐保。法院只執行擔保人,不去抓貸款人,都是這種情況。」

另據介紹,農商行的網點很多,不光針對農村。「在農村、郊區被騙保情況更多、更慘,有的根本不知道貸款這回事,就背上債務了,這種事很多。」他說。

農商行信貸亂象頻出 死人貸款16萬

近年來,農商行系統亂象頻繁曝光。去年6月,《券商中國》曾報道,山東鄒平農商行檯子支行行長夥同其他農商行員工,利用銀行的信譽,在櫃檯交付存款人的竟是假存單,其共計偽造存單43張、金額近3億元(29,894萬元),案發時尚有1.6億元沒有追回。

湖南的沅江市農村商業銀行客戶經理劉某某利用職務之便,2年時間借用、冒用他人名義私自製作貸款資料,挪用了617.7萬元用於個人養殖項目,嚴重虧損後自首,造成巨額不良貸款。

2018年2月,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志強,被指控貪污超過92億元。甘肅省某城商行人士對《券商中國》表示,雷志強案件暴露出92億元的壞帳,「直接把甘肅省內銀行業的不良率拉高到了3.51%」。

據《北青深一度》2月2日報道,近年來,山東冠縣縣城多個鄉鎮,大量村民莫名地背上貸款。張尹莊村村民立案申請書顯示,涉案受害人數達400人,預估涉案金額8,000萬元。

在趙固村有500多戶人家(1,700多人口),近年來有超過300戶每人都背上10多萬的貸款,甚至出現死人被貸款的荒唐事兒。

一張法院傳票顯示,2015年,村民梁某在山東聊城潤昌農商行貸款(改制前為山東省冠縣農村信用社)16萬。但梁某的丈夫說,「我老婆2011年就去世了,怎麼可能去貸款?」

經查,原潤昌農商行梁堂分行行長張慶文,利用「五戶聯保」政策(一種小額貸款業務的擔保模式,即五戶以上業戶組成貸款聯保小組),找來村民的身份證辦理貸款,「一張身份證能多貸一萬」。

網民評論稱,「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都被內部人給套走了,一群碩鼠!」「GDP甚麼的都是騙鬼的」;「人在墳中坐,債從天上來」。

農商行IPO被兩度叫停 評級接連下調

隨著國有大行、股份制銀行已相繼登陸A股市場,近幾年城商行、農商行等地方銀行也排隊等待A股上市。

《證券日報》報道,青島農商行於今年2月初拿到了上市批文。2016年10月份,青島農商行向證監會遞交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s 首次公開招股,簡稱IPO)申請,但去年7月份的首發上會被臨時取消。同時被取消上會審核的還有瑞豐農商行。

據陸媒披露,證監會要求青島農商行說明逾期貸款率和不良率變動趨勢存在差異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逾期貸款未劃分為不良貸款的情況。

《投資有道》曾在2018年2月連發2篇文章,曝光該行業務倚重房地產貸款和金融投資、風險控制水平低下、債務訴訟海量爆發,平均一天要打四場官司等問題。

大公國際的展望報告指出,信用質量預計2019年,部份農村商業銀行因資產質量下降或面臨評級下調風險。

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貸款率持續雙升,截至2018年9月末,全國農村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為5,534億元,同比增長70.91%;不良貸款率為4.23%,同比上升1.28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