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湖南女子監獄,劉賽軍被穿上「約束衣」,吊在走廊的窗戶上,在一個死角,旁邊的窗戶用床單遮著,前面用櫃子擋著,不讓錄像頭拍到,犯人稱之為「包廂」。她被吊得全身浮腫、呼吸困難,屎尿拉在身上。

在北京女子監獄,獄警和犯人把龔瑞平的上身和下身用「約束帶」綁成幾乎成一字平行狀,然後一人坐在她的背上。如同筋斷骨折般疼痛,「啊!」她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自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為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施用了上百種酷刑手段來折磨他們,其中之一的就是「約束衣」。

據稱「約束衣」原本專門用於精神病人身上,此衣由細帆布製作,從人的前身套進去,在後背結帶,衣袖長出手臂約25厘米,衣袖上有帶。被施刑後,人的肩、肘、腕處會筋斷骨裂,雙臂會殘廢。若用刑時間長,人的背骨會全部斷裂,人甚至會被活活痛死。

《明慧網》報道,2003年4月,中共「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辦公室及其操縱下的司法部在河北省召開全國現場會議,強行推廣河北及山西勞教所所謂的「轉化法輪功經驗」,即施用「約束衣」酷刑(代號『春雷行動』)」,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自此在全國勞教系統,中共對法輪功學員廣泛實施「約束衣」酷刑。

中科院博士揭露妻子被致死真相

現身居美國的原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博士耿颯,2015年7月,向迫害法輪功元兇江澤民提起了控告,並向海外媒體揭露他的妻子管戈被河南省十八里河勞教所施用「約束衣」酷刑折磨的事實真相。

在「610」向全國推廣「約束衣」酷刑的兩個月後 ,他的妻子於2003年6月4日遭此酷刑迫害致死。

被中共酷刑「約束衣」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管戈(明慧網)
被中共酷刑「約束衣」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管戈(明慧網)

耿颯說,據目擊者描述,獄警將「約束衣」給法輪功學員穿上,將他們的手臂拉到背後,然後雙臂交叉綁住,再將雙臂過頭,從肩上拉到胸前,再綁住雙腳。把手和腳綁在一起,騰空吊在鐵窗上。

不僅如此,獄警還在法輪功學員的耳朵裏塞上耳機,不停地播放誣衊法輪功的惡毒文章,還用布塞進他們的嘴裏。

耿颯寫道:「妻子遺體被火化以後,他們就給了我一張紙條,說是死亡證明,但是上面的死亡原因寫的是『自縊』。上面的家屬簽字就不是我的,也不是我妻子家屬的。就這樣,他們就算把這個事情結束了。我當時心裏非常非常痛苦,很無助。這就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迫害政策:『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就火化』。」
除她妻子外,在河南省十八里河勞教所受此酷刑被迫害致死的還有孫士梅、張雅麗、張保菊法輪功學員等。

法輪功學員張雅麗。(明慧網)
法輪功學員張雅麗。(明慧網)

耿颯還向海外媒體披露更多細節,見以下影片。

優秀警察:整夜痛苦難眠

陸智勇,原四川省阿壩州黑水縣公安局森林警察,曾被評為「最佳優秀警察」,並被黑水縣公安局定為副局長後備人選。

有一次在執行任務時,一輛盜運木材的汽車疾馳而至,其他警察趕忙閃開,而他卻挺身站到了馬路中間。司機被震住了,匆忙踩死剎車。面對他的勇敢和正氣,司機說:「服了,像你這樣勇敢的人,我真的服了,以後我再也不敢幹這樣的事了。」

就這樣一個正氣浩然的警察,因為修煉法輪功,卻被中共綁架在勞教所遭受殘酷迫害。

在被非法關押在新華勞教所時,警察給他灌毒食、輸毒液,同時還對他施用「約束衣」酷刑。他自述道。

「警、犯使用的方法讓受害人有生不如死的感覺。穿上『約束衣』,被綁在床上,全身動不了,沒有多久,全身肌肉發麻、痠痛、心發慌難受,四肢顫抖,整夜痛苦難眠。第二天,臉冒出油汗,身體明顯消瘦。

「他們連續幾天這樣綁著我,加之插到胃裏的管子發出異味在體內的折磨,那種痛苦真是難以忍受,每天還強行給我輸三千毫升液。總之,天底下沒有共產邪黨幹不出來的惡毒事,只有人們想不到的。」

他穿了半年「約束衣」

李進科,當年37歲,唐河縣人民醫院職工,2003年2月,第二次被送進勞教三所,被非法勞教三年。

因為他在多種場合下高喊「法輪功好」、「法輪大法好」,被獄警施以長時間毒打、上繩,電棍電擊,還將電棍插到他嘴裏猛電,使他身心遭到極大摧殘。

從2003年4月開始,李進科被獄警施以「約束衣」酷刑,直到10月份,半年之久,天天戴此刑具。每到夜晚,他撕心裂肺的叫聲迴盪在勞教所的上空。由於長期遭受此折磨,那時他的體重只剩下七八十斤。

「約束帶」

和「約束衣」類似的刑法是「約束帶」。龔瑞平,50多歲,教師,北京市平谷區劉家店鎮劉家店村人。她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開除工作,曾被冤判四年,遭非法勞教兩次,被關洗腦班三次,被送精神病院一次,期間遭受種種酷刑,九死一生。

她在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期間,遭受「約束帶」折磨。

獄警陳靜和兩個服刑的女犯人把她關進一間破舊的屋子裏,用「約束帶」把她全身捆綁起來,使她的胳膊、腿都動不了。她們使勁把她按在地上,把她的頭和上身凶狠地用勁往下壓,使上身和下身幾乎成「一」字平行狀。

一個人又趁機騎在她的後背上,難忍的劇痛如同筋斷骨折,她忍不住「啊」的一聲慘叫,眼淚流了出來。她兩條腿的筋被損傷,腿一動,就劇痛難忍。此刑法的殘酷性如同「約束帶」和壓床板的綜合,見示意圖。

「約束帶」解開後,施暴者並沒有住手,獄警陳靜用手提起她的右腿用力一甩,又一次使她劇痛難忍,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啊!啊!啊!」

她戴刑具「坐板」半個月

北京法輪功學員田長英。(明慧網)
北京法輪功學員田長英。(明慧網)

2016年1月21日,北京通州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入三處民宅,綁架了17名法輪功學員,田長英是其中的一位。

田長英被關進通州看守所後,不配合警察,高喊「法輪大法好」,獄警就取來手銬、腳鐐,拿來「約束帶」,強行給她穿戴上,讓她「坐板」(長時間坐在板凳上)。

「約束帶」大約10厘米寬,上下兩根,上根約束帶把兩個胳膊牢牢地控制住;下邊那根在腰部,從手銬裏面穿出來,雙手被固定住,不能活動。

獄警罰她戴著刑具坐板,不讓躺下,長達半月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