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派大佬李銳去世後,女兒李南央說,父親生前曾表示,他死後不葬在八寶山;李南央還表示,她反對在父親遺體上蓋上沾滿人民鮮血的黨旗,因為那是對父親最後的侮辱。

李銳於2月16日上午8點32分在北京去世,終年101歲。作為部級官員的他生前多次受到中共的迫害。李銳1958年至1959年曾任中共水利部副部長、毛澤東的工業秘書;文化大革命後,曾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國家能源委員會副主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中央委員、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美國之音報道說,中共政府已經通知李銳家人,李銳的葬禮將按照正部級規格在八寶山舉行。

李銳的女兒、目前旅居美國的女兒李南央對美國之音說,她不能接受把她父親作為共產黨官員對待。她說,那不是真正的李銳:「我不能接受那沾滿了人民鮮血的旗蓋在我父親的遺體上。那是對他的最後的侮辱。」

李南央說,她父親在1989年六四時曾在北京木樨地的一座樓房裏親眼目睹了共產黨屠殺人民的過程。

她說,父親生前就曾表示,身後不去八寶山。父親說,八寶山的人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八寶山的人。

李南央說,如果父親在天有靈,他一定會揭去蓋在他身上的那面旗。

李銳多次受迫害

李銳是中共自由派的一位代表性人物。他在中共的多次運動中,如整風運動、廬山會議批彭德懷運動、文化大革命、鎮壓六四民運,多次遭到中共的黨內迫害。

其中,在中共延安的整風運動中,李銳被延安保安處關押一年多;在文化大革命中,被關押近8年。但延安整風運動對李銳本人及家庭而言,都是雙重打擊。

李銳被關後 妻子被中共高官奪走

時任《解放日報》評論編輯李銳,在1943年4月1日的「搶救運動」中突然被逮捕,他常常受到刑訊逼供,不讓睡覺、不讓眨眼睛等;他的妻子范元甄也被中共中央政治研究室(政研室)政治組組長鄧力群奪走。

李銳被捕後,鄧力群以幫助「搶救」范元甄為名,把政研室的員工范元甄「搶救」到了床上,當時他倆的事可謂搞得滿城風雨。博古曾專門找范元甄談話,要求她千萬不要把她同鄧力群的事告訴李銳,以免再度打擊他。

但范元甄還是向李銳說了她與鄧力群的事。李銳在政治前途與家庭破裂的雙重打擊下,曾大病一場,並被送到醫院搶救。

李銳1944年6月被放出來後,在多人的勸說及范元甄主動要求下,與范復婚。但李銳1959年被打成是「彭德懷團夥成員」,被開除黨籍、送往北大荒勞改後,范元甄再次與李銳離婚。

中共1966年文化大革命後,李銳再次被關押8年,直到1979年才平反。隨後,范元甄再次提出與李銳復婚,但遭到李銳的拒絕和女兒李南央的反對。范元甄2008年病亡,終年87歲。

李銳曾反思 多次批中共黨魁

李銳1979年曾出訪巴西和美國,李銳在日記中寫到,在美國他第一次去了超級市場,看到超市裏「應有盡有,方便之至」;他認為「資本主義更符合人類發展的規律」。

中共1989年又出動坦克和裝甲車鎮壓愛國學生運動後,李銳曾對女兒李南央說:「這個黨沒有味道了,這個國家沒有味道了。你如果有機會,帶著女兒一起離開吧。」

李銳還曾說,中共暴力奪得政權,仍以暴力執政是絕不可行的;中國必須儘快改變極權制度。

他還曾向外透露,毛澤東的妻子楊開慧在遺書中曾稱毛澤東是「生活流氓,政治流氓」,其原因是楊開慧發現毛澤東強姦了她的堂妹。

李銳也曾罵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心胸狹窄,「江澤民當了總書記以後,就不認識我這個人了,碰了面也不打招呼。」

李銳曾回憶,有一年的十一,在天安門城樓上,江澤民從他面前走過,看到他理都不理。「這種嘴臉,黨內我見多了。」

李銳還作詩批評江澤民:「慣於作秀」。這首詩是這樣寫的:諺雲得意便忘形,彈唱吹拉從不停。可怕話癆難治也,慣於作秀顯高明。該詩收集在李銳《龍膽紫集》裏。

李銳說:「我對這個人(江澤民)的結論就是這首詩。」

女兒評父親仍有不足

李銳還多次建議中國實現憲政,建議成立憲法法院,制定「保護公民利益法」、「監督法」等;呼籲給「六四事件」參與人士平反等。

李銳晚年曾多次說過,「人生在世,任何人都要受這四種限制:時代、知識、思想能力、個人品德。」

在李南央看來,父親也不例外,不是一個完人。父親對共產黨能夠有那樣的反思已經很不容易,但他身在中共體制內,深受「黨文化的烙印」,李南央在父親去世後對BBC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