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自由亞洲電台近日報道,遭中共羈押逾3年多的瑞典籍香港書商桂民海的女兒安吉拉(Angela Gui)透露,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Anna Lindstedt)在今年1月中旬聯繫她,並安排她與兩名「中國商人」見面,期間發生了不同尋常的事情。

1月24日,雙方見面後,「中國商人」向安吉拉提出很多奇怪的問題,包括個人信息以及要求她提供所知關於父親的事情,因為林戴安在場,安吉拉一直以為是瑞典外交部發起的會面。期間,「中國商人」對她施壓,要求其對媒體噤聲,以換取父親的減刑。蹊蹺的是,參與會面的林戴安對這種條件交換表示同意。當安吉拉不堪壓力向其指出「商人」正試圖控制她時,林戴安的反應卻很反常,她表示很遺憾她這樣想,甚至以「中國(中共)可能會懲罰瑞典」為由希望她配合。

期間,安吉拉含糊同意了對方的安排,並尋機離開了斯德哥爾摩。一周後安吉拉打電話給瑞典外交部,才發現整個部裏無人知曉此事。2月14日,瑞典外交部回應稱,林戴安在事件中行為不當,已將其召回國進行調查,同時任命一名臨時代辦接替其職責。

作為理應保護本國公民的瑞典大使,林戴安卻安排並陪同據信是有中共國安身份的「中國商人」與瑞典公民見面,並附和他們的言論,而且其所為居然連整個瑞典外交部都不知道,這豈不是咄咄怪事?

這不禁令人想到1月份因替被加拿大拘捕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發聲而丟官的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

1月22日,麥家廉在一個只有部份華人媒體出席的新聞會上,評論孟晚舟一案時稱,引渡孟晚舟去美國對加拿大來說不是一個愉快的結果,並具體提出孟的律師可以從三個方面為她辯護。這段話明顯有違加拿大的立場,即:讓司法系統做出獨立、公正的處理。在批評聲中,麥家廉選擇了道歉。

但道歉次日,麥家廉卻在溫哥華一家中餐館舉行的一個午餐活動中說,如果美國撤銷針對孟晚舟的引渡請求,會「對加拿大非常好」。麥家廉的言論再次引發了各界的批評。當天晚上,加拿大總理杜魯多要求其辭職。

據大紀元隨後的報道,「在加拿大為中共發聲」的麥家廉背後有一個與中共關係密切的中國人,名叫曲濤,現為2016年成立的加中關係理事會的共同創始人及執行會長。早年他曾到加拿大留學,多年來,參加創立過數個親共華人社區組織,也擔任一些親共社團的管理要職。他還積極參與了一些中共支持的行動。

報道指,中共利用加拿大華人組織的一個重要目的是影響加拿大政府。曲濤曾幫助過麥家廉之前的多次競選,曲濤本人在2003年競選萬錦市議員時,時任加拿大國防部長的麥家廉在他的籌款宴會上當演講嘉賓。

此外,2000年開始擔任加拿大國會議員的麥家廉,後來成了中領館相關活動的常客,是接受中共最多贊助的國會議員之一。2008年至2015年間,他接受由中共政府或親共團體提供的超過73,000加元的旅行贊助。大紀元在中領館網站上還找到了近50個麥家廉作為國會議員及特別嘉賓參加過的中領館相關活動,很多是歡迎或歡送中領館負責人的活動。中國僑網、YouTube等在線記錄顯示,麥家廉在加拿大及中國與中共各級僑辦官員會面。

中國人都知道一句話「吃人家嘴短」,拿了中共好處的麥家廉緣何替中共站台也就不難理解了。那麼,2016年任瑞典駐華大使的林戴安又出於何種原因為中共站台呢?背後恐怕同樣不簡單。或許不久後瑞典官方或媒體會給出一個說法。但至少對於林戴安本人而言,如果黑幕被揭開,其職業外交官的生涯大概會就此終結。

如果比照西方國家近些年來公佈的中共對海外的滲透內幕,尤其是對西方國家政要的收買,對於各國、國際組織、特別是西方國家駐華外交官被「染紅」或被「拉下水」,也在意料之中。這樣的行為早在蘇聯時期就已經存在,而中共學習「老大哥」是更上一層樓。

麥家廉辭職後,加拿大《多倫多星報》報道中引述了曾作為記者和歷史學家在中國工作和生活15年的《外交政策》雜誌編輯帕爾默(James Palmer)的分析。帕爾默稱,中共《環時》力挺麥家廉進一步證實,中共認為麥家廉有價值,被成功拉攏,完全成了自己人。而在這方面,中共有一套成熟的手段。慣常做法是根據其政治目的,有針對性地物色一些人,然後根據事先設計好的圈套,分析掌控其心理,投其所好,利用其虛榮心,給這些人製造一種錯覺,讓他們覺得自己很特殊,然後不露痕跡地引導他們按中共的意思說話辦事。

在北京,中共通過這一套操控外國使館官員和商界精英,引導駐華大使們按其意思,發表一些看起來像是代表邦交友好的演講和說辭,屢試不爽。這種伎倆,不是甚麼意識形態或經濟上的妥協,而是一種人心收買和操控。

對此,墨西哥前駐華大使瓜哈爾多(Jorge Guajardo)深有同感。瓜哈爾多透露,當年他駐華期間,中共也用同樣手段拉攏他。他還稱,西方國家駐華大使一到任,對中共官場一點也不了解。慢慢地就有人在他們耳邊吹風,說中共哪個高官覺得他們很特殊,要見他們,然後不斷加強這種思想,讓他們覺得自己很特殊,是中共的特殊朋友,只有他們才有特權進入和了解中共內部政治圈子。

他說,中共用這種方法拉攏外國外交官員,讓他們在國際社會上為其說話站台,尤其是中共與大使所在國之間發生分歧或爭端時,中共就會拿他們當棋子用。此時,就會有人整天在大使耳邊吹風,說大家都是朋友、惺惺相惜才這麼說,他的國家做的不對,云云,最後大使也覺得真是這麼回事了。在瓜哈爾多看來,中共這種做法太怪異。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David Mulroney)也證實了瓜哈爾多的說法。他說,中共最擅長拉攏和收買人心,包括外國資深外交官,讓他們也覺得,世界上最大的事就是和中共搞好關係,但其背後真正意圖是,無論中共做了甚麼見不得人的事,他們都不要說話或有甚麼行動。

顯而易見,中共的伎倆再次佐證了其對西方的滲透不遺餘力。而面對麥家廉和林戴安的前車之鑑,各國政府、尤其是西方國家政府,在選派駐華大使和其他外交官時,一定要提前給他們打預防針,以防止中共的滲透,否則他們最終自覺或不自覺地成為了中共的犧牲品,也損害了派出國國家和國民的利益。#